笔趣阁 > 红色莫斯科 > 第573章 四道防线(下)
  在战士的带领下,索科夫很快来到了别雷和万尼亚停留的位置。

  看到索科夫过来,别雷表情严肃地对他说:“旅长同志,谢列达尉所率领的坦克车组,和我们失去了联系。”

  索科夫知道连谢列达尉在内的三个坦克车组,和二十几名战士,作为先头部队在前面开路。此刻听到他们失去了联系,不由着急地问:“有没有派人去寻找他们?”

  “找了,”万尼亚点点头,回答说:“只发现了二十几名战士的尸体,看样子是在德军轰炸牺牲的。没有发现任何坦克的残骸,想必谢列达尉他们去了别的地方,只不过暂时无法和我们取得联系。”

  “时间紧迫,谢列达尉的事情,我们暂时放在一边。”索科夫抬手看了看表:“我们要立即组织进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德军的防御阵地。”

  索科夫说完后,见别雷皱着眉头,表情凝重地想着什么,便好地问:“别雷校,有什么问题吗?”

  “旅长同志,”别雷回答说:“目前还有半数的步兵没有赶去,如果我们以这点兵力仓促发起进攻,恐怕很难成功。”

  “是啊,旅长同志。”对别雷的这种说法,万尼亚表示了支持:“我觉得我们还是等等,等所有的部队都赶到之后,再向敌人发起进攻也不迟。”

  “没时间了,进攻必须马展开。”为了打消两人的顾虑,索科夫继续说道:“我已经问过古里耶夫将军,对面阵地敌人的兵力有限,也没有什么反坦克武器。我的意思,是先用装甲营实施突击,步兵随后跟进。”

  “算敌人没有什么反坦克武器,”别雷顾虑重重地说:“一旦他们发现我们的坦克没有步兵掩护,他们可以用炸药包或集束手榴弹,来炸毁我们的坦克。”

  “让瓦连拉尉的球型坦克在前面开路,采用楔形突击。”索科夫等别雷一说完,便毫不犹豫地说:“球型坦克火力猛、速度快,而且敌人的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对它也没有什么用处,用它来带队突击,我想应该可以轻易地突破敌人的阵地。”

  “旅长同志,我们的兵力有限。”万尼亚小心翼翼地提醒索科夫:“如果突破敌人的防线后,要留下兵力进行防御的话,我们向前突击的力量会变得更加薄弱。”

  “大尉同志,这一点你可以放心。”索科夫对万尼亚说道:“我待会儿去和古里耶夫将军商量,一旦我们突破了敌人的防御阵地后,由他的部队来接替防御。”

  看到索科夫已经把该考虑的问题,都考虑到了,别雷和万尼亚便不再说什么,答应了一声,便转身回各自的部队,去做进攻前的最后准备了。

  五分钟之后,瓦连拉尉所指挥的坦克车组,驾驶着球型坦克从索科夫的身旁驶过。虽说索科夫的心里明白,是自己在外面怎么嚷嚷,待在坦克里的瓦连拉他们是根本听不见的。但坦克从他身边驶过时,他还是挥舞着手里的突击步枪,声嘶力竭地喊道:“前进,瓦连拉!去碾碎德国人的防线,干掉你看到的每一个德国人。前进,瓦连拉!”

  当待在观察所里的古里耶夫,看到带着一群T-34坦克朝前冲的球型坦克,眼珠子差点掉地,他吃惊地问道:“我的帝啊,前面圆形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啊?”

  然而他的话说完后,观察所里却没有人接话,因为所有人都不认识这是东西。这种不久前还处于绝对保密的装备,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时,都把他们惊呆了。

  球型坦克的行驶速度很快,特别是瓦连拉尉急于建立功勋,因此坦克的行驶速度很快,不一会儿把其它的T-34坦克远远地摔在了后面。

  坚守在阵地的德军,看到一辆怪的坦克出现在视野里时,也被惊呆了,他们和近卫师的战士一样,谁也不知道这种圆球形的东西,到底是苏军的什么新式装备?不过阵地的德军指挥官,看到球型坦克和其它的T-34之间已经拉开了距离,便立即组织士兵,携带着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爬出了战壕,试探炸毁这辆怪的苏军坦克。

  球型坦克的视野很开阔,车内的坦克兵们看到敌人从战壕里爬出,便猜到对方是想来炸坦克的,便用并列机枪对他们进行扫射,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打倒。

  好不容易有士兵冒着生命危险,冲到了球型坦克的旁边,但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所携带的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根本无法放到这种坦克的车身,更别说炸毁它了。在他们犯愁之时,远远跟在后面的几辆T-34停了下来,炮口瞄准球型坦克开了炮。这些坦克所使用的是榴弹,落地爆炸后,横飞的弹片最多只能打得球型坦克的装甲叮当作响,但炸点附近的德国兵,则被炸得血肉横飞。

  一名双腿被并列机枪打断的德国兵,强忍着疼痛趴在球型坦克前进的道路,看球型坦克距离还有十几米时,猛地拉燃了炸药包的导火索,试图与这辆稀古怪的坦克同归于尽。

  “轰”的一声巨响,跟在后面的坦克车组,看到球型坦克被腾起的烟雾所遮着,心里都不禁咯噔一下,本能地想道:难道球型坦克这样完蛋了?

  然而硝烟散去,他们看到球型坦克还是速度不减地朝着敌人的阵地冲去,车的机枪哒哒哒地打个不停,不断将那些爬出战壕的德国兵打倒。战壕里的一挺MG34机枪,朝球型坦克不断地倾斜着子弹,但丝毫不能减缓球型坦克的前进速度。

  面对如此执着的德军机枪手,坦克里的炮手调整炮口方向,瞄准了他们,只一炮命了目标,把机枪炸成了零件,正副机枪射手和弹药手都被炸得四分五裂。

  面对如此刀枪不入的坦克,阵地的敌人胆寒了,不等自己的长官下令,他们纷纷沿着交通壕朝后面的阵地跑去。而军官面对士兵们的逃跑,也出人意料地没有阻止,相反去加入他们一同朝后面跑去。当球型坦克冲到战壕前停下时,战壕里除了尸体外,已经看不到一个活着的德国兵。

  古里耶夫见索科夫的坦克部队,陆续地冲到敌人的战壕前停下,正在冲向敌人的阵地的步兵,也没有遭到炮火的拦截,不禁吃惊地说:“真是活见鬼,德国人的阵地这么被友军拿下来了?”

  “将军同志,”索科夫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需要您的帮助。”

  看到德军的抵抗,如同儿戏般地被摧毁,古里耶夫的心情特别好,听到索科夫的请求后,大大咧咧地说:“校同志,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是这样的,将军同志。”索科夫用手指着远处刚结束战斗的方向,对古里耶夫说:“我手里的兵力有限,我希望能由您的部队去接替防御。”

  “没问题,我马派一个营去接替你们的防御。”古里耶夫说完这话之后,有些好地问:“索科夫校,我觉得很怪,为什么你们在进攻时,德军没有对你们进行炮击或轰炸?”

  “将军同志,这其实很简单。”索科夫轻描淡写地说:“敌机没有轰炸我们,可能是他们携带的弹药用光了,此刻正好返回去补充燃料和弹药。至于说到为什么没有遭到拦截,我估计是我们的坦克推进速度太快,快得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从而使他们没有时间通知炮兵,对我们进行拦阻射击。”

  “你说得有道理。”听完索科夫的分析后,古里耶夫点了点头,随后又问:“校同志,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如今距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索科夫回答说:“我打算继续向前推进,争取在天黑前到达奥尔洛夫卡。”

  如果索科夫是一个小时前说这番话,肯定会被古里耶夫认为是在吹牛,但经过方才的那一仗,古里耶夫觉得索科夫的部队,完全有实力在天黑之前,连续突破德军的四道方向,尽快地到达奥尔洛夫卡。

  古里耶夫出于关心,特意又问了一句:“索科夫校,你们的人好像少了点。你看,是否需要我派部队去协助你们进攻?”

  虽说索科夫的手里兵力严重不足,但对于古里耶夫的提议,他却婉转地予以了拒绝:“将军同志,谢谢您的好意。我的部队有自己的一套战术,假如和陌生部队配合的话,恐怕会影响到战斗力。不过,您可以派出一支携带有电台的小分队,跟随我们一同行动。一旦我们占领了某个德军的阵地,您可以派部队前去接替防御,免得再把德国人夺回去。”

  自己的提议遭到了索科夫的拒绝,古里耶夫的脸色很不好看。想发作吧,但对方说得又貌似很有道理,自己损失了两千多人都没有拿下的阵地,他们几乎毫无损失成功了。在他心里郁闷不已的时候,却听到索科夫后面的话,顿时脸又有了笑容,连忙回答说:“好吧,索科夫校,我马准备一个联络小组,随你们一同行动。同时近卫第120团将跟随在你们的后面,随时接替那些被你们占领地区的防御。”

  索科夫离开指挥部,坐了停在不远处的装甲车。坐在车等得有些不耐烦的雅科夫,见到索科夫出现,还特意朝他的身后看了看,好地问:“米沙,古里耶夫将军没有给你派部队吗?”

  “他提出要给我派部队,但是被我拒绝了。”索科夫一坐下,吩咐司机:“开车!”

  装甲车启动之后,雅科夫怪地问:“米沙,你如今手下三十来辆坦克,和五百多名战士,用这样的兵力,要想突破德军的四道防线,简直是自杀。古里耶夫将军既然愿意派部队给你,这是好事啊,你为什么要拒绝?”

  “我们的部队有步坦协同作战的经验,而近卫师可能在这方面的经验较欠缺。”索科夫向雅科夫解释说:“如果我贸然接受近卫师的部队,表面看起来人数是增加了,但由于双方所使用的是不同的战术,到时不光战斗力无法得到提升,甚至还有可能起到反作用。”

  对于索科夫的这种说法,雅科夫沉思了许久,终于点头赞同地说:“没错。别看你的人少,但战斗力却是古里耶夫将军的部队无法相的。你们在几乎毫无伤亡的情况下,突破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而近卫师则在这道防线前,损失了两千多人。让两支不同作战风格的部队联合作战,真的有可能会起反效果。”

  雅科夫虽说赞同了索科夫的说法,不过兵力不足,始终还是令他担忧的问题:“可是你手下的兵力有限,若是每占领一到防线,留下一部分兵力把守的话,到最后我们能投入进攻的力量会越来越薄弱的。”

  “我已经和古里耶夫将军说好了,”索科夫回答说:“他会派出一个联络小组,随同我们行动。一旦我们占领了德军的阵地,他们会通知附近的部队,来接替那些阵地的防御。”

  “如果是这样,那太好了。”雅科夫点着头说:“我们攻克敌人的阵地后,可以继续向前推进,而坚守这些阵地的任务,由近卫师的同志来负责。”

  “报务员!”索科夫扭头冲着报务员说道:“立即和别雷校取得联系,问问球型坦克在战斗有没有损伤,能否参与接下来的战斗。”

  “联系别雷校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雅科夫提醒索科夫说:“既然我们已经突破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你是不是应该发电报给崔可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如果雅科夫不提醒,索科夫还真没想到给崔可夫报喜。他连忙对报务员补充说:“先给司令员发报,把我们突破德军防线的事情告诉他。然后再和别雷校取得联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