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满 > 第四十三章 无厭
  猛地爬起,方渐离抬起胳膊仔细观察起来。

  “怎么回事?”检查了浑身,发现没有什么特殊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方渐离不由纳闷了。

  低头一看,铜鼎中只剩一本全是空白的书册。

  方渐离神色一动,赶忙从怀中将储物袋拿出,意念探出。

  “什么!”这一看,方渐离惊呆了。

  他袋中的灵石竟然只剩三十多块!

  之前就算他在灵殿换取了那么多的东西,也不过消耗了一百一十多块灵石。

  而现在直接没了一千块?!

  “一千块灵石啊!一千块!”方渐离打开另一个储物袋查看一番,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顿时哀嚎起来。

  这些灵石刚到手,还没捂热,就飞了?

  方渐离眼角直抽,感觉从未如此心痛过。

  “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情绪稍加稳定的方渐离赶紧拿起铜鼎之中的书册翻了起来。

  可此时这本书册早已空白一片,任他翻了半天,都没有任何收获。

  我就不信了,一千块灵石连个水花都翻不出来?!

  方渐离恨恨地想到,重新盘坐而下,闭目在脑海之中仔细搜索起来。

  面前是混沌一片,视野正中是一颗硕大的金色珠子。

  自从极煞本源进入方渐离体内,他便能够模糊内视到脑海之中的情况。

  在方渐离的脑海中,他自然占据完全的主动权,因而只是几次扫视,他便是注意到在混沌之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光球悬浮着。

  “过来!”方渐离意识一引,那黑色光球挣扎了片刻便晃晃悠悠朝他飞来,融入他的意识。

  在铜鼎之中,方渐离身体忽然颤抖一瞬,感觉意识之中多出了一些东西。

  随着意识的查看,方渐离眉头逐渐皱起,直至半柱香之后,缓缓睁开。

  “这东西是无厭妖魂?”方渐离面色难看无比。

  按照脑海之中多出来的一些信息,这书册之中封着的乃是一种名为无厭的妖魂。

  说是妖魂,其实它的本体也是类似这样的存在,无形无质。

  先前一千块灵石,配合铜鼎的帮助,这才将无厭妖魂从书中释放而出。

  若是没有铜鼎的分解成道之能,估计就算掌门来了,都弄不出无厭。

  无厭,贪婪无比,被附身者要不断吞食灵石或者天材地宝,才可避免被无厭妖魂反噬。

  而想要摆脱无厭,只有两个方式,一个达到长生境,使用长生气逼出。

  另一个则是修行太古无厭术,吸收无厭妖魂化为己用。

  这两点也正是让方渐离色变的地方,第一种方法距离他实在太遥远,根本不现实,而且就算按照第一种方式逼出无厭,修为也会大损。

  但第二种方法中所谓的太古无厭术,他更是听都没听说过,也没从哪儿看到过有关太古无厭术的记载。

  所以从这一层面来说,方渐离是彻底对体内的无厭妖魂没辙了。

  正在这时,方渐离心脏一颤,感觉情绪突然莫名的烦躁。

  同时他的皮肤表面道道符画渐渐浮现,就连脸上都是覆盖满了。

  这些符画不断蠕动着,偶尔闪烁出光芒,十分邪异。在符画浮现之后,方渐离便已经感觉到口干舌燥,似乎身体之中缺少了什么,阵阵乏力感从四肢百骸涌现。

  “气血!它竟然在吸收我的气血!”方渐离面色大变,发觉体内的气血正源源不断对着那些符画冲过去。

  气血乃是生存之本,而若是气血竭尽,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方渐离不敢耽搁,赶紧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一块灵石,一口咬住。

  瞬间那些符画疯狂涌向方渐离的面部,灵石如同液体一般化开,顺着方渐离口中融入体内,最后尽数被这些符画吸收。

  “呼!呼!”符画之中传出粗重的喘息之声,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但这还不算完,方渐离仅仅是感觉压力轻了许多,可那些符画仍旧在吞噬着他的气血。

  一咬牙,方渐离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灵石,如法炮制。

  灵石如同融化般进入方渐离口中,无厭妖魂再度吸收这一块灵石,不断蠕动起来,随即重新分散开来,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发出几声兴奋的嘶吼,最后终于是渐渐隐匿在方渐离的皮肤中。

  “无厭附身一个时辰之内必定会引起一次‘狂热’,果然如此。而之后应该都是不定期引发,且一次比一次强。”方渐离大口喘息着,心有余悸。

  一想起这样的情况在之后还会不断出现,他就感到无比胆寒。

  方才仅仅是短暂的时间,他的气血就已经亏损了不少,要想重新恢复,起码需要一天的静修。

  “祖师爷真是坑人!”方渐离忍不住骂道。

  这个祖师爷都留下来的什么东西!

  但一念及此,方渐离又是突然想到什么。

  “莫非那太古无厭术便是祖师爷获得的完美气海开拓之法?”他不由揣测到。

  随即他又苦涩地笑了起来,就算是那又怎样?现在祖师爷都飞升近一万年了,那东西应该早就随着历史的尘埃沉淀了,是要从何寻起?

  这次是真的被铜鼎坑了一次了,真不知铜鼎那个时候瞎起什么反应。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毕竟现在想破脑袋都没用,方渐离摇摇头,从铜鼎中拿起那本空白的书册,一跃而出。

  如今只能暂且将这麻烦放在一边,他决定还是要先干点实际的事情。

  打开洞府禁制,方渐离催动轻身符,朝着灵殿而去。

  时值深夜,鲜有人迹,不消片刻,方渐离便到得灵殿,他匆匆忙忙进了灵殿月俸门,花半块灵石换了几支篆笔和几本抄录专用的书册,这就赶紧回了洞府。

  关闭洞府禁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那本《剑气掌御》,方渐离拿出一支从篆笔,仔细抄录起来。

  他得抓紧将这《剑气掌御》抄录完毕,随即打算去往峥嵘阁赚取灵石。

  没办法,本来发了一笔横财,谁曾想现在又成了穷光蛋,而且还多了一个无厭妖魂,简直就是灾难一般的遭遇。

  所谓祸福相依,方渐离算是体会到了其另一层含义。

  刚刚获得极煞本源,便遭遇到了这飞来横祸,他还能说什么呢?

  ......

  时间快速飞逝。

  五日后,方渐离洞府外。

  他轻身符一起,人已经飞出。

  此时的方渐离满脸疲惫,手中捏着那本《剑气掌御》。

  这几日,他没停歇地抄录着《剑气掌御》,中间自己还顺带领悟一番,精神早已有所疲乏。

  此刻在他的储物袋之中,已经有一本完全抄录好的《剑气掌御》,只待方渐离详细参悟。

  提前将《剑气掌御》交还给灵殿,方渐离又马不停蹄赶往了峥嵘阁。

  这几日宗内的人又多了起来,连带峥嵘阁中的人都变得不少。

  应当是魔猿山那里快要落幕了,方渐离想着。

  他走到最里侧的架子上,看着一排排的木牌,仔细审视着。

  “听说了吗?这次可是有超级大宗的人都去到魔猿山了,到最后还是一无所获。”旁边有一名弟子正和管事弟子议论着,方渐离一顿,心神悄然凝聚。

  “那可是丧门的人,啧啧啧,真没想到那些阴鬼也会对魔猿山的东西感兴趣。好在那些人发现了魔猿山宝物早就被人从空洞之中带走,而且柳长老发下了血誓,不然说不得我宗也得殃及鱼池啊。”那弟子一旁的管事弟子放下手中的木牌,也是有些感叹。

  “可不是,现在丧门的人都在大蜀国搜寻呢,以那些超级大宗弟子的蛮横,整个大蜀国说不得都要闹个鸡飞狗跳了。”

  “这东西少说点,言多必失。”那管事弟子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方渐离,轻声说道。

  却见方渐离面色不变,从架子上取下一个木牌,来到管事弟子身前。

  “斩鬼除怨!你真的要接这个?浔地鬼城,一人的话,可不一定接得下。”管事弟子面色一变,说道。

  这个浔地鬼城乃是当初一个结丹邪修,抓来无数凡人和低阶灵士,专门用来坑杀炼血,提升修为的地方,当时死了起码有十数万人。

  后来虽然结丹邪修被人群起而灭之,但浔地鬼城却留存了下来,成为一个灵修莫近的地方。

  每隔一段时间,浔地鬼城便有鬼象出现,虽说一个凡人的怨气不算什么,可成千上万的怨气集合在一起,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必须非常的小心谨慎。

  总的来说,那种阴森之地,可是很少有人愿意前往。

  “我自会找人同往。”方渐离说道。

  “这...好吧,切记不要强求,浔地鬼城,四十块灵石!这里是两道斩鬼符,每消除一道怨气,便会在斩鬼符中积蓄起一道印记,五十道印记便算完成。”管事弟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木牌拍下,递给了方渐离两张斩鬼符。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管事弟子,管不了那么多,想来这人应当知道知难而退,不会傻乎乎地遇到危险还待在原地。

  方渐离接过斩鬼符,朝管事弟子点点头,转身走出了峥嵘阁。

  咯吱,刚走出峥嵘阁的方渐离缓缓捏紧了拳头,虽然方才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当他听到‘丧门’二字时,内心还是忍不住狠狠颤抖了一瞬。

  时隔数年再度听到这两个字,方渐离心中并不平静。

  只是他明白现在的自己实力根本不够,就算去了也只是送死。

  唯有忍耐,唯有快速强大自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