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散修 > 第十章 三大宗门
  刘连发十分惊愕,他没想到一个照面就送了一个手下,而段清之所以能做出那怪异的动作,竟然全是因为卡在树丛中的脚,使得他有第三个借力的地方,上一刻刘连发还在为这点沾沾自喜呢,这一刻气得他顿时一声怪叫,将手中刀倾力下压,只想将段清的整条臂膀都给斩下来。

  段清苦苦支撑着,刀子入肉的感觉相当痛苦,左手死死的撑着地面,才能保证身体不会失去平衡,而之前依赖的树丛现在成了最大的羁绊,他没想到刘连发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重巅峰状态,无论身体强度还是力量都超过他一线,不禁让段清暗暗恼怒自己没有任何天赋,否则早就该发现这一点差异的。

  刘连发暗暗觉察到这样拼力气并不明智,于是开始挥舞长刀,拼命砍向段清,而段清则利用匕首和飞虎爪不断抵挡,叮叮当当火花四溅,尽管一只脚被卡住,仍旧利用双手兵器配合,三十招下来,尽管仍旧处于下风,但距离死亡之路似乎还有很远!

  “老子还真就不信砍不死你…看刀!看刀!”

  刘连发睚眦欲裂,额头青筋暴起,早已瞪得溜圆的死鱼眼一眼就看穿了段清,知道他没有任何天赋,境界又比自己低了一线,却硬生生的坚持了这么久,这可不是靠够狠就行的,难道…是功法?

  修炼功法当然有着严格的划分,从高到低分为:天、地、玄、黄。这四个等级,当然,更多的是不入流的修炼功法,现如今海王星上大多都是不入流的功法。

  黄阶功法,就是至高功法,只存在三大宗门当中。

  按说作为所有子星的母星,那些超级世家或者大修炼门派,都是从这里飞升出去的,功法绝对不会这么寒碜,就算带走了很多高级的,玄阶功法也是有的,只不过都被很大的门派掌握而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据说七八十年前,上层世界突然发了疯,派出数不清的星舰和高手,在一个月之内将所有大门派都屠杀殆尽,几乎所有黄阶以上的功法全被抢走,如今占据三块最适宜生活和修炼之地的三大门派,就是当年的漏网之鱼,据说全都掌握着至少一部黄阶功法。

  但是黄阶功法,最高也只能修炼到金丹期,是个很大的弊端,然而在这个世界,已然成为了主宰般的存在。

  而刘连发修炼的就是黄阶功法,这都得益于冷江,有消息说他是从三大派之中偷跑出来的。

  那么现在看来,这段清所修炼的功法,至少也是黄阶啊!

  刘连发惊讶极了,短暂思索过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感觉段清浑身都是宝啊,看来还真不能干掉他,活捉后拷问功法也不错啊!

  噗的一声轻响,打断了刘连发的思维,顿时看到一截刀尖从胸前透了出来,血液顺着血槽喷涌着,这才意识到现场还有一个人,难道老三连个丫头都对付不了么?

  很显然,刘连发认为第三把刀没有出现在预定位置的原因,是老三去对付之前路过的那女孩了,只是没想到老三是他们三人中死的最早的。

  “啊呀!”一声爆叫,刘连发猛然挥舞长刀,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段清已经闪到了一旁树后,很阴险谨慎的露出一只眼睛看着他,似乎是在等待刘连发自己咽气。

  “啊啊啊…”刘连发气的嗷嗷大叫,就像被捅了一刀的野猪,彻底发疯了,死命追击着段清,一把长刀舞得泼风一般,比他的巅峰时期还要精妙三分,虎虎生风,不过只是追了十来步远,一下子就扑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段清从另一棵树后绕了出来,左手一甩飞虎爪,将长刀抓起,手腕灵活的一甩,使用飞虎抓如臂使指般驱使着长刀砍在刘连发脖颈上,将脑袋剁掉,彻底解除这个后顾之忧,然后拔出背上的匕首,擦了擦,抛给了躲在另一旁的丁雯雯,算是物归原主。

  紧接着,段清就开始在刘连发无头尸体上摸起来,找到一张破旧的符咒,两粒没有标识的丹药,从味道上判断,应该含有大量的止血药材,看的丁雯雯眼睛发亮,不过随后就被段清放进了口袋,没有半点不自然。

  丁雯雯欲言又止,段清起身就走,这丫头跟了这么长时间,就算向导的费用也得出一点,没管她要钱就不错了,两次出手其中也有为她自己的成份,不过段清连看她都懒得看一眼,更别提解释了。

  “在那!”

  “在那里!”

  呼喝声中,有人影狂奔而来,是仇风,身后还跟着两个,正是那两个跑路的,被他半路给截了回来,听到了打斗声,就一并追击过来,当他看到段清肩头有血迹还在流,步履也有血蹒跚。

  “就算是强弩,此时你的弓弦也该要崩断了吧?”即便是仇风的谨慎性格,也知道这是个绝佳机会。

  与刘连发众人不同,仇风是完全悄无声息的加快了速度,铜棍提在身后,猫着腰,光头闪烁着油光,迅捷的仿佛穿山豹,三息之间就狂奔到了战场,根本没看地上的尸体,继续狂奔。

  丁雯雯原本对段清独吞了丹药和符咒颇有微词,毕竟就算段清占据了头功,可自己那一刀也是功不可没啊,无论时机还是角度的掌握,都是恰到好处,不叫好就算了,连丹药都给私吞,太过分了吧?

  不过,随后看到仇风追来,这些琐碎全都抛在脑后,几步就追上了之前不敢跟上的段清,并且超越了过去,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出一抹妩媚,像是得意,又像是在炫耀:“看,我超过你了。”

  段清脚下一错步,一脚踹了出去,正好踹在丁雯雯屁股上,她惊慌的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只见她大概八十多斤的体重,登时弹射起来,划出一道抛物线,越过了几片树丛,落在了另外一边,不见了。

  紧接着,段清闷头狂奔,但是肩头的伤势被剧烈运动撕裂开,疼得他倒吸冷气,速度顿时就有所降低。

  仇风一见更是喜上眉梢,同时扰乱段清心神:“段清,这么多人都没能抓到你,你小子是个人物,我佩服你。不过你想想看,你只是炼气期五重境界,而法器是三大门派也会看中的宝贝,凭你自己的能耐,能保得住吗?”

  段清并不答话,继续努力跑路。

  “你想想看,我说的对不对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