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掘金帝国 > 第591章:墓判官
  我与众人手持制邪驴蹄子。提心防备着进入了石门,手电打向四周一看,这个石室与前面的那座石室大小相同,不同的是石壁上绘了恐怖的石画。石画中描绘的是地狱中刑魂受罪的场景,扒皮地狱、抽筋地狱等十八层地狱的场景。

  看的我们是胆战心惊,颤栗不止。在石室的正前方,也有着刚刚那石室中很相像的石桌。大家看到后想起了刚才的惊悚一幕,都大惊失色。只好小心的走向那个石桌,橙黄色的光环照在桌面上,只有两具刺眼的物品摆在桌面上,是一支毛笔和一本薄本,黄色的薄本上写着“生死薄”

  众人看到了这一幕情景,顿时失色大叫。接着恐怖的石门又再次的关闭,一股不详的恐怖气氛顿时向我们压抑过来。一股大的阴风扑面吹来,石桌前白光一显,一个地狱判官从光中闪现,他从桌子上拿起了判官笔和生死薄。

  我心里咯咯的直跳,这地狱中的判官也能为人守墓!这座墓主人究竟是谁,难不成是阎王爷的前世**不成?

  只见判官一身红色古装,胸前绘有阴间怪兽的画面。就如阳世历朝官服官服上的“十二印章”一样。

  据说从舜时开始,衣裳就有“十二章”之制。就是十二种图案即: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即雉)、藻(水草)、火、粉、米、黼(斧形)、黻(敌危。

  “日”、“月”、“星辰”代表着天。“山”古人认为是登天之道,历代皇帝都要到泰山去封禅,因而这四种图案是皇帝独用的。其它的为各类官员所使用,不过历代的“十二印章”都不尽相同,是种官场上地位的名片。这阴间同阳间很多地方,有着相近的味道,要不然怎么会称为阴阳两世呢?不同的两世管理制度根质上确有别!

  此鬼判官并非长的青面燎牙,但是他一脸的阴森恐悚,满面呈雾白色,阴光在它脸上时隐时显,修长的怪脸曈的圆目,突然一阵让人胆颤的笑声,从他身上发出来,他的嘴并未动一下。声音是从他肚皮里发出来的,判官用的是腹音。

  判官右手持笔,就朝我们指来。只见他笔尖处闪现出道白色的灵光,顿时在他的笔下,幻化出比成人身体略大一号的骷髅,向我们狰狞的扑来。

  这具骷髅双骨脚踩在地上滑着红色的光波,双手做爪样向我们速的扑来。众人敢紧速的躲开,骷髅挨着我的衣缝中扑去,重重的撞到了后面的石壁上。“轰隆”一声巨响,石壁被白骨生生的抓出一个巨大的石坑,石坑上立即冒着缕缕的白烟。

  这具白骨是判官灵气鬼术所化。它竟然质如钢铁,我们掏出手枪,将手中的枪口调转对准白骨,就是一阵的猛射。子打在人骨的上面,光点皑皑确毫作用。白骨“啪”的一声,双爪从石壁中掏出,转身双眼发出红光,又向我们爪来。

  我眼疾手,用枪指打判官。但是子打在他的身上,就像打在了我们自己的影子上一样。他的身体竟然是透明的,子窜过他的身子,射击在了石壁上,发出“崩崩”的几道白点。

  那具白骨调转方向怖叫着就朝老a爪去。老a一个离地展翅,从地面跃到空中,又一个漂亮的空中倒翻,他就翻回到了我的身边,其余的人则躲到了我的身后。

  那具白骨继续狰狞着向我扑来。我大叫了一声:“老a,你们不是鬼也看不到你们吗,它怎么直接向你扑去?”

  老a在一边颤抖着说:“不知道他娘的怎么回事,或许是遇到这鬼头(判官),我们的身体他娘的就不灵了。”

  我拔出睚眦宝刀,用刀砍到了白骨上面。白骨与刀仞上同时发出一片光花,我们都相互往后退了数步,宝刀并不能砍断它的骨头。

  这时候判官又发出一阵的阴笑。只见他袖、笔向我们一挥,又闪出二道灵光,出现了两具人形的白骨。骷髅人脚下滑动着渗光,就向我们扑来。一具骷髅就这么难以对付,现在又多出了两具!

  就在三具白骨并排向我们攻击而来,我们己经被逼到进来时方向的石门前,前面的方向又被骷髅把死,我们己经路可退了。所有的人用子速开火的打向三具扑来的狰狞骷髅人。不过只有子的震耳声和光花闪动的巨亮,并不能阻止骷髅的停止攻击。

  眼看我们即将被三具骷髅暴爪而碎,我敢紧将宝刀插回原位,抽出了桃木剑。我口中默念八大神咒中的“诛鬼符咒”将诛鬼符掏出了一把,就朝三具扑来骷髅撒去。符咒在仰面上空一飘,遇到鬼气立即变闪发白,三具骷髅立即停止前进,而且想调头回转。我己经在剑上用手血绘了杀鬼咒,手持桃木剑一个前空翻,在翻过骷髅头顶之时,顺势用剑刃将两具骷髅的头骨挑落在地,两具白骨顿时散碎倒下,变成一地的骨渣。

  另一具白骨左右两只骨手,像两道老虎钳子似的,四下松开又抓紧,发出“咔嚓,咔嚓”的骨击声响。它狰狞的张着骨嘴向我扑来,我后退两步,看准它的攻势,左右划过两剑,准确的将它的两条骨手砍落,随之一剑又将它的脑袋砍了下来,我的面前立即“哗啦啦”的又多了一地白骨。

  判官此时大怒。他突然由笑转哭,哭腔带血似鸟叫。判官他双手朝天举起,一手举薄一手举笔,从它笔薄上,同时流出两道黑色的亮气,黑气顿时飘向空中,然后窜到了我们的周围。将众人圈圈围住,从地面升窜起数怨气的魂灵,这些鬼灵怨气冲天,从地面源源不断的向空中方向冲去,好像是从地狱中要冲向上天,我们被怨灵所阻,法动。

  接着,就感到周围怨阴杀气正在向我们紧缩,空气都随着这怨气产生了变化波动,好似扭曲似的幻成了黑烟的形状。我大叫着众人千万不可动,不要触碰到这些怨灵,此时就连呆呆,也给吓的身颤抖,不敢动分毫。

  老d确身体发生了颤微,他的一撮发丝飘荡触碰到了附近的黑色怨灵上面。老d,立即发出了一声惨叫,就被数鬼灵环抱着一起冲向了空中,消失在了石顶之中。老a大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我敢紧阻止他们稍动,一定要冷静,人死不能复生,对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这个是奇邪的地狱邪阵,破不了此阵,谁也不能动离开这里。

  老a他们听了我的话,果然冷静了下来。周围腾升的鬼灵,直上向石顶上空升腾的过程中,还对我们发出各种乱爪乱咬的表情动作。但只要我们的身体不触动到它们,暂时就不会有事。这些鬼气怨灵好像现在是固定在我们周围的区域中,不能离开原地。

  此时候,如果有人把握不住内心恐荒。一乱动触碰到这些鬼灵就会中招,同它们一同升天入死。这些黑色幽亮的鬼灵从地面升起窜入石顶就不见了踪影。但是从地面上源源不断的一直窜升出团团的鬼灵,相互连接不留空隙。而地面上有一个环形的黑色光环,光环内好似深不见底的黑洞,这些怨灵就是从黑环中升出来的,它们就好像是从地狱中跑出来的一般。

  那判官站在光圈外围,双脚滑着红色的光波,对着我们阴笑着围着转圈。他好像是饲机观察着我们,看用什么样的方式宰杀我们合适!

  呆呆吓的双手抱头,颤悚着身体,叫着:“哎呀,救命呀!你看那只鬼拿着根笔,正指着我呢。他是不是感到我好玩,要拉我下去喝酒,死鬼的酒我可不敢喝,呜…”

  我此时用尽了脑汁,在脑海中一个劲的像看电影般的,速的过着我之前所有的邪阵,及寻找破解它们的方法。看有关此类邪阵的类型,但终究一所获,就是在那本祖传的古中,也没有发现有任何的记载。

  我没有办法,只好又开了圆光术,与地狱中的阎王爷通灵。阎王倒没有爽约,不过这回它并没有在空间中闪现光术的连接源,而是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了阎王爷的身影,我问他眼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他们界的判官,以及求破解除掉他的方法。

  阎王回答的倒是干脆利索,先说我说话就是放屁。他又说这不是地狱中的判官,而是一个赝品仿制的假货。我们人类不是喜欢干这事吗?打个比方,就如中国仿制外国高端的产品似的,能仿冒的有模有棱的,有的可以假乱真了!只不过这墓主人想的妙,将地狱中的一些事物也仿制出来了。

  而当前的阵法,在地狱中确实存在,叫做万灵缠身。没想到连此阵他们也能仿制的出来,真是假货难防!

  用不了多久,这些冲天的怨灵就会调头回来将我们吞噬。破除此阵的方法,也非常的容易,就是用舌血写道驱灵符咒,用火点上随便烧向附近窜升恶灵的身体,此阵即可破解。

  我想借此向阎王打听,这座大墓究竟是谁的?他怎么能造的出这种穷通天地的诡异灵墓!阎王只说,我不是要找那龙纹徽章吗?等我见到了它就自然而知,其它的他不便多说,说这是天机不可泄露,随后就从我脑海中消失。

  我按着阎王说出的符语,取出一道空符纸,舌尖刚咬过舌血不足,我让呆呆咬舌头他胖舌血也多。呆呆捂着嘴叫道:“唉,不行我刚咬过没了,再咬舌头就掉了。那个,大牙比我还胖,他血多你让他来咬。”

  我气的骂了呆呆道:“妈的,血重要还是命得要”

  他立即回了我一句话:“都重要。”

  我不在给他计绞,只好让大金牙来咬。俺大金牙才没有呆呆那么矫情,立即二话不说用力一咬,额头上都渗出汗来了,从嘴中喷出一小口血。他也是刚咬过舌尖时间不久,血不是很多了,不过写这些符咒也是够的。我占着大金牙吐出的舌血,用手指将符咒写在符纸上,拿出打火机一点,将符火就扔到了我们附近升腾的恶灵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