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战兵王 > 第八十六章 狗咬狗
  “我与宋双上校打交道是好年前了,当初对他可以说很了解,不过有很多事一时想不起來,”顿了顿,庞劲东继续说了下去:“我看着那栋房子,听着你说的话,突然想起宋双上校有放鸽子的习惯,”

  史忱眉头皱了起來:“放鸽子,”

  “很难具体解释清楚,单就眼下这件事而言,宋双上校在发动每一次大规模恐怖袭击之前,都会先派几个人潜入目标地区,这几个人虽然同样隐秘,但是多少会留下一点痕迹,所以只要用心调查就会被发现,”

  庞劲东说到这里,史忱多少有些明白了:“这几个人的作用实际上是转移视线的,为那些真正负责发动恐怖袭击的人提供了掩护,”

  “对,但还不仅如此,”

  史忱意识到庞劲东在今天可以让自己学到很多东西,急忙追问道:“还有什么作用,”

  “宋双上校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比如武装抢劫银行、贩毒和走私,,是不愿意让自己组织暴露出來的,这个老家伙虽然坏事做绝,但经常很注意维护自己组织的光辉形象,先期派出的这些带有些许红色高棉痕迹的人如果被盯上,就说明整个组织已经暴露,至少遭到怀疑了,那么宋双上校会立即调整自己的计划,”

  “这就是起到投石问路的作用,”

  “对,”庞劲东点点头,说:“这是在动手之前的作用,而在动手之后,这些人很可能成为嫌疑犯,进而被盯上甚至抓捕,再次起到了掩护了组织核心力量撤离的作用,在关键的时候,这些人还会用來杀伤敌对势力,起到一定程度的震慑作用,就像咱们现在遇到的,”

  “这么说起來……”史忱沉默了片刻,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分析:“这些用來放鸽子的是用來被牺牲掉的,而真正发动恐怖袭击的都是红色高棉的核心,”

  “对,”庞劲东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无遗憾的说:“这些人用來放鸽子的人刚入境的时候,沒有被国家安全部门注意到,否则就不会有一连串的恐怖袭击了,至少也要拖后一段时间才会发生,”

  “国家安全部门这一次失职了……”史忱不愿意过多的责怪什么人,所以说到这里就打住了,转而继续起刚才的分析:“这些鸽子租下了这个民居,实际上并不是当作据点,而是暗中观察是否遭到袭击,”

  庞劲东看了看史忱,轻声说了一句:“你抓到那个俘虏的时候,就已经惊动了这些鸽子,于是设下了这个埋伏,”

  史忱沒有想到,责任说來说去竟然还是自己的,顿感非常尴尬:“我哪里能知道这些……”

  庞劲东笑着摆了摆手:“这不能怪你,也算不上是错误,只能说宋双上校太狡猾了,”

  史忱尴尬的笑了笑,岔开话題问:“那个俘虏沒有做任何事,也沒有接到明确的命令,才让你推断是鸽子的,”

  “对,”庞劲东点点头,告诉史忱:“因为鸽子只是用來吸引注意的,所以不会被交办任何重要的任务,”

  其实庞劲东之所以能做出这个准确的判断,还有一个不能对史忱说出來的原因,那就是那个恐怖分子被偷了的钱夹之后,回去之后肯定会向宋双上校报告,进而引起警觉,

  “哎,”史忱长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宋双上校现在彻底被惊动了,想要抓到就更难了,”

  庞劲东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这倒未见的……”

  “什么,”史忱一听还有希望,急忙问:“怎么讲,”

  “对付无论怎样狡猾的人,只要掌握了他的行事方法和思维方式,同样可以当作是瓮中之鳖,”

  史忱对庞劲东的这个论断是非常认同的,正要继续追问下去,一个突击队员跑來报告:“战场清理结果出來了,”

  史忱点点头:“快说,”

  “我方重伤三人,轻伤五人;敌方阵亡六人,沒有俘虏,沒有伤员……”

  史忱听到这句话马上,一张脸顿时哭丧起來,心中暗暗叫苦,

  庞劲东看出了史忱的心思,宽慰道:“这沒有什么,”

  “还沒有什么,”史忱低下那张苦瓜脸,沉重地说:“一直被视为反恐精英的雪豹突击队,第一次与红色高棉交手就落了这么一个结果……”

  史忱的心情现在还沒有低落到极点,后來被证实的一件事情让他感到更加郁闷,那就是除了庞劲东干掉的几个之外,其余武装分子全死于自行引爆的炸弹,竟然沒有一个是被雪豹突击队击毙的,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寓意深长的问:“你來说说,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究竟是可以随时用來投入反恐的军队和警察多呢,还是恐怖分子多呢,”

  史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是军警多了,”

  “既然如此,恐怖分子还能接连制造事件,造成严重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你说这又是为什么呢,”史忱闻言愣住了,沒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題,庞劲东于是继续说了下去:“即令军力强盛无匹,拥有最发达的情报网络、以及非常丰富的反恐经验和技术的国,多年前也遭受了一连串的袭击,震动了整个世界,”

  这些话让史忱有些宽心了:“这倒是……”

  “恐怖分子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们可以说已经很幸运了,”庞劲东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缓缓的对史忱说:“其实从某种程度上,宋双上校是一个非常值得敬佩的人,可惜却追随了一个错误的信仰,”

  (……)

  “知道了,”手下报告了“鸽子”全部覆灭之后,宋双上校只是淡淡的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挥手示意手下们全部出去,平静的面孔上沒有任何表情,

  当一个骨干成员报告证件被偷走的时候,宋双上校就已经预感会发生这件事,

  偷窃在这个国家是很常见,常见到了警察已经懒得管了,小偷们要的只是现金,证件之类通常是随手丢弃,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