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逆焚天 > 第六百五十八章完全改变
  面对眼前的左风,琥珀真的感到此时的自己有些无言以对。左风的修为在他这里没有隐藏过,他也清楚的知道左风现在是在淬筋期二级,最对也就是二级巅峰的位置。

  这样的武者不要说顿悟,哪怕是感悟的一丝丝皮毛都不应该沾边才对。可是他刚刚所见得到的一切,依然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左风那深邃如包含整个星空的眼眸,似乎包含了宇宙无穷奥秘在其中,这就是感悟,而且是非常高深的感悟。就算是他听闻的康家老祖宗当初感悟的时候,竟然也没有左风这般景象出现,可想而知左风的感悟到底又多么恐怖。

  除此之外,左风在感悟之前和感悟之后,整个人从气质上也似乎陡然发生了巨变。如果说左风之前有点好似一柄出鞘的利刃,那么现在的左风更像是一柄暗藏锋芒的利刃一般,表面看上去好像整个人似乎更加柔弱,但仔细感受却会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左风之前在目光瞬间转换的瞬间,琥珀忽然感觉失去了目标一般。他清楚的看到了左风坐在那里,甚至作为武者连对方的温度和气味都能够感受到。可是在那一瞬间,似乎左风整个消失了一般。

  像琥珀这样的武者,平时都会下意识的将自己周围的所有人锁定,对方的一举一动都不会逃过自己的观察。当然修为越高,感官越敏锐之人,做的将会越彻底。左风差不多可以将周围所有人的变化都不漏一丝的感觉到,而琥珀却只能够将周围的人锁定住,一旦有所行动可以抢占先机,仅此而已。

  琥珀却几乎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如果说曾经有人给他这种感觉,那就是素兰大帅偶尔会有这种气质散发出来。那种缥缈的气质让人捉摸不定,看似坐在那里的一个大活人,但感觉上那处位置却空空荡荡好像什么都没有一般。

  左风气质上的变化之时一瞬间,周围的人虽然感觉这边的情况有点特殊,却也只是随便瞧了瞧而已。只有坐在左风身边的琥珀,一个人察觉到了这边的变化。

  看着琥珀那询问的目光,左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接着看着对方愣愣的举着酒杯,便微笑着端起酒杯和对方轻轻碰了一下,随后一口将之一饮而尽。

  辛辣的酒水入喉,这一次却只是让左风眉头微微一皱而已。说实话,喝过了那忘忧醉之后,这种普通方式酿造好的酒,的确可以用难以下咽来形容。左风喝的实际上并非是酒,而是借着这酒来让自己回忆一下过往。

  没想到的是,自己不仅回忆起了好多过去的往事,同时也让他别有一番感悟和机缘。

  左风身体的改造,到目前还没有看出来任何好处,可是这一番感悟却是让左风感到心中十分清明。好像原本萦绕在心头的迷雾,被一下子清除了一个干净。

  对于武者来说,有的时候会产生迷茫和孤独之感,这些种种负面的情绪,会直接导致修为进步的不稳定。也是因此有的武者会进步很快,有的武者进步很慢,有的武者时快时慢不稳定。

  左风却是时快时慢,除了和自己的种种机遇有关系外,那就是左风的修行之路上也有着一些迷茫。他的本性实际上很善良,不喜欢伤害任何人,哪怕是那些野兽他也不愿意随便杀死。

  可是一路行来,死在左风手中的武者也不在少数,野兽和蛮兽更是有许多被其击杀。这些杀戮虽然给左风积累了不少的战斗经验,同时这种不断的杀戮之中,也让左风再慢慢的发生转变。

  如果左风原本就是一个残忍好杀之辈,这样的生活他反而能够很快适应。可是左风却不是这样的人,他的善良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对他是一种折磨,只不过左风一直以他坚忍的性格去努力适应。

  可是在他的极力掩饰之下,没有人发现左风有着深深的淤结在心里,甚至连他本人都没有发现。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左风的心中的淤结一直得不到处理,最后也许左风的精神会彻底崩溃,当然也有可能彻底入魔,变成一个嗜杀成性的凶人。

  当初藤肖云已经看出了左风的性格弱点,可是他虽然有许多事情想要对左风加以点拨,奈何给他的时间和机会不多,左风还没有真正踏入修行他就已经陨灭。之后左风的修行,几乎都是在独自的摸索中前行。

  左风并不是不想向高人求助,可他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太多,他根本就不敢让别人知道他的秘密。药寻当初虽然也对她有所指导,可那些完全都是在炼药反面而已,对于修行却并没有帮过他太多。

  左风一路走来也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一步的迈向毁灭的深渊,可是风云突变中却忽然有了新的转机。一次死亡的经历,让他的心性发生本质上的改变,这种干煸是由内而外进行的,就好似对他的精神领域以及为人处世的基础进行了一次完全改造。

  他以前也经历过无数次的险死还生,多次在死亡的边缘徘徊过,但那些也紧紧是靠近死亡。无论你多么靠近,当真正死亡来临且扩散全身的时候,那种感觉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左风就在前几个时辰,亲身经历了自己的死亡,在心中默默的跟自己的所有亲人朋友告别,也跟自己做了一个简短的告别。没想到的是,自己又回来了,又一次活生生的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他在来此酒楼吃饭的途中,实际上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但那种感觉是很模糊的,也不知道这契机究竟在哪里,但仿佛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某个位置,只要自己找到了方法便可以轻松触碰到。

  当老帮帮他们准备出一桌酒菜的时候,左风在看到那一壶酒的时候,就立刻好像看到了黑夜中的明灯一般。这酒实际上就是普通的酒,可是这酒却可以成为他突破自我的禁锢的一把钥匙,让自己完成一次发自心底的顿悟和感悟。

  如果不是酒,其他的东西也并非无法实现,只是碰巧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这一壶酒,勾起了他对家人的思念,再次重温了之前那次死亡前的最后一刻。

  几个时辰前那真正宝贵的经历,让此时的左风终于有了突破,精神上的真正突破。琥珀看到左风那深邃的眼眸中蕴含了无穷的智慧和宇宙奥秘,这正是一种整个人完全得到升华的标志。

  对和错,曾经在左风的眼中看的很重,正义与邪恶在左风的观念中也很重要,于此相比生和死反而有些无足轻重。这是左风从小受到的教育,和山村中质朴的生活方式,给他养成了这样的一种观念。

  在那样的山林之中,村与村之间的交往信任很重要,彼此之间依靠着对这些固有观念的坚持,才能够彼此默契的合作。

  可这种观念在面对一些外界的势力时,却表现出了其本身的严重不足。章玉的不择手段和狡猾阴险,混乱之地傀灵门傀重和血狼帮帮主等人的残忍贪婪,等等这些人偏激且实用的行事风格往往在初次面对的时候很容易落在下风。

  可是经过这次的感悟和体味后,左风整个人都发生了改变。如果生命没有了,那么一切的理想和报复都将成为泡影。如果不能够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亲人,那么即使实力再强悍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一刻,左风的气质完全变换,当他将那一杯酒一饮而尽后轻轻放在桌上时,琥珀感到了左风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自己依旧能够准确的把握对方所在的位置。

  可是隐隐之中,这左风却有了些变化,究竟变化在哪里他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吃好了,我们就回去吧,今晚恐怕将会是一个热闹的夜晚。”

  左风微笑着将酒杯倒扣在桌子上,两人之前已经吃饱,现在各自饮过两杯酒,也算得上是酒足饭饱。琥珀微微一愣,虽然不明白左风为何会如此说,但是他相信左风既然如此说了,定然由他的道理,因为左风从不是一个无的放矢之人。

  左风举步来到了那柜台所在的位置,那柜台内的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小兄弟看来是吃好了,房间按照你们的要求已经安排好了,我这就安排伙计带你们二人过去。”

  听对方如此说着,左风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听伙计说,所有花销可以在这里一并结算,那就辛苦老板算算,住宿加上刚刚那一桌酒菜的价钱。”

  这老板也是毫不啰嗦,将记账的本子默默看了两遍后,笑着说道:“一共五枚金币。”

  不得不说这里的收费倒是不低,不过左风心里也早有准备,之前琥珀就曾经说过,在这临山进城内的一切花销都要高出一般的郡城。因为此地孤零零的处在灵药山脉内,一切吃喝物件等都要从外界运进来,所以价格也自然要高一些。

  左风伸手入怀,掏出了五枚金币,此时那伙计已经等在角门位置,左风和琥珀转身就朝着那里走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