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情公寓生活日记 > 第六章 跟猪生闷气
  又是一天中午,程明秋从店里巡视回来,心里美滋滋的,装修了大半个月的西饼店终于到了收尾阶段,刚刚准备回来的时候监工拉住他,明确的跟他保证,第二天就能完工。

  程明秋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想着自己写的小说即将大火,实体事业也终于要起步了,忙碌的日子即将来临,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经过公寓大厅的时候,程明秋发现告示栏前面围了挺多人,好奇心驱使他走了过去。

  “一菲,曾老师。”刚走近告示栏的程明秋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两个朋友,笑着打了声招呼。

  曾小贤朝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对着胡一菲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他说话小心点,胡一菲的心情不太好。

  可惜程明秋光顾着看告示,没有注意到他的暗示。

  是的,胡一菲的脸色不太好看。

  很显然告示上的内容让她很不爽。

  一张白色的打印纸上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字,程明秋努力在上面找着重点。

  “猪肉涨价了?”

  这不提还好,一提道猪肉涨价,胡一菲就板着个脸朝电梯口走去。

  曾小贤无奈的扶额,这小子果然没看到自己的暗示。

  眼见程明秋郁闷地看着自己,曾小贤无奈的摊了摊手:“别问我,一提猪肉她就变身了。”

  两人跟着胡一菲进了电梯,里面只有他们三个人。

  胡一菲阴沉着脸,电梯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程明秋和曾小贤两人紧贴着电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胡一菲大开杀戒。

  “怎么办?我好慌!”

  曾小贤在另一边朝程明秋使了个眼色,脸上表情有些奇怪。

  程明秋读懂了他眼色的意思,瞄了眼电梯层数,同样用眼神回复道:“没事儿,还有几层就到了,坚持下去!”

  曾小贤挑了挑眉,疯狂朝胡一菲那边示意。

  这次程明秋就没读懂了,做了个疑问的表情。

  “我说,你俩在我眼皮子底下挤眉弄眼的,真当我瞎呀!”

  卧槽,程明秋这次终于明白了曾小贤挑眉的意思,原来自己早已经被胡一菲注意到了。

  听到胡一菲的话,程明秋和曾小贤立刻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神情,正准备认错,电梯“叮”的一声,到了。

  一菲也没心情理会他们二人,率先出了电梯,程明秋和曾小贤顿时松了口气,犹如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胡一菲先行进了公寓。

  “行了,你回去劝劝,我正好把猪肉涨价的事儿给子乔他俩说说。”小贤拿出钥匙打开了3602的门,还不忘提醒道。

  程明秋嘴角抽了抽,紧接着叹了口气,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劝?到时候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推开公寓的门,展博和宛瑜此时正一脸紧张的坐在沙发上,刚刚一菲板着个脸回来把他俩吓了一跳,还以为天要塌了。

  “明秋哥,我姐(一菲姐)这是跟你闹脾气呢?”一见程明秋跟在胡一菲屁股后面回来,展博和宛瑜异口同声的问道。

  程明秋满头黑线,我敢跟一菲大魔王闹脾气?那我现在可能得躺在医院里了。

  转念一想,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只好简洁的解释道:“她跟猪闹脾气呢。”

  宛瑜用异样的眼神瞄了瞄程明秋,心里想道:“明秋哥这认错态度倒是不错,嗯,希望一菲姐可以原谅他。”

  “曾老师?”展博当然不会跟宛瑜一样肤浅,第一时间想到了那猪可能性最大指的是曾老师。

  “嗯?”程明秋有点奇怪展博的这个回答,“你怎么会想到是曾老师的?”

  “之前啊,我姐跟我聊天的时候一直都说曾老师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是你说的那个猪吗?”展博一脸认真的说道。

  宛瑜似乎也认同了他这个答案,紧张的望着程明秋。

  “哈哈,不是不是,你们误会了!”

  “一菲生气是因为楼下贴的告示上说猪肉涨价了,不是说的曾老师。”

  程明秋连忙摆手,顺便给他们解释了一下,这要是让小贤听到胡一菲在背后这么评价他,还不得气个半死啊,嗯,还好他搬去了隔壁。

  展博和宛瑜听了程明秋的解释,恍然大悟,不过又有些疑惑,不就是猪肉涨价吗?怎么跟丢了工作一样?

  “我去安慰安慰她。”

  展博扔下遥控器,跟两人打了声招呼之后,一溜烟跑去了厨房。

  展博一进厨房就看到胡一菲拿着把菜刀在琢磨,样子有点吓人。

  展博上去一把抢下了菜刀,劝解道:“姐,不就是楼下猪肉涨了吗,咱可以去别人楼下买猪肉啊。”

  展博有些不以为然。

  “你还真是天才。”一菲声音颤抖着,“楼下的告示,全球猪肉都涨价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去火星上买猪肉啊?”

  “没关系啦菲菲。”宛瑜和程明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只要鸡肉牛肉不涨价就可以了,以后我们可以天天吃肯德基嘛。”

  程明秋在旁边翻了个白眼。

  展博却附和道:“或者天天吃牛排套餐也行,我其实无所谓。”

  一菲瞪大了眼睛,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俩真是小祖宗啊:“你俩的肉要是值钱啊,我一定把你们卖了!”

  程明秋心想不好,一菲这火山已经处于爆发边缘了,赶紧出来解围:“一菲,咱们中午在家吃还是出去吃?”

  胡一菲刚要说话,就看到展博和宛瑜两个人也都眼巴巴望着自己,无奈的说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摊上你们三个祖宗!”

  “行吧,今天就给你们露一手。”

  程明秋看到正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的一菲,心里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一菲,你…不会是想自己做饭吧?”

  “对啊!你们不是想在家里吃饭吗?我就勉强给你们露一手了!”

  程明秋是知道一菲料理的恐怖之处的,比之黑暗料理更盛一筹,不由得面色发苦。

  “对啊,老姐,要不…咱们点外卖吧!”展博也尴尬的笑着规劝,看来他是被一菲黑暗料理荼毒最深的。

  宛瑜却不明白这些,以至于没能听出来二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听说久不下厨的胡一菲准备做饭,似乎还挺高兴,甜甜笑道:“哇,菲菲姐要亲自做饭吗?好期待啊!”

  胡一菲横了明秋展博一眼,摸着宛瑜的秀发,笑着说:“快去客厅等着吧,最喜欢宛瑜了。”

  “啊,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装修师傅托我去附近五金店帮他买个大头图钉的,他着急着用,我居然给忘了,你们吃,你们吃,我先出去一下。”一听情况不妙,程明秋赶紧想办法脱身。

  展博一听,那怎么行,说好的有福同享呢,心中念头急转:“等等我,等等我,我还从来没去过你店里看看呢,带上我,我去观摩观摩。”

  程明秋赶紧摆手拒绝:“别,你先留下来吃饭,我店里还没装修好,过几天亲自带你去。”

  “一菲,展博说他饿了,你多做点饭。”临出门的时候程明秋还不忘朝厨房喊一嗓子,然后一溜烟跑了。

  门口的展博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就这样被卖了?

  程明秋一溜烟下了公寓楼,在外面找了家柳州螺狮粉,痛快地解决了午餐。

  至于为什么要坑展博,总不能让宛瑜一个女孩子独享一菲黑暗料理吧?

  他下午是真的有事情要忙,装修最后两天了,自己亲自在店里照顾着比较好。

  店里的招聘事宜也该提上日程了,80平米的西饼店,程明秋合计了一下,准备招两个烘焙裱花师傅,还有两个中工,学徒的话暂时不需要,等稳定下来再招。

  前面的营业员需要三个,水吧也需要一个负责人,店长也是要的,必要的时候自己两边都可以帮忙。

  “嗯?怎么感觉自己后面又要闲下来了。”程明秋心里想道。“不对,我该考虑的不是每个月得开出去多少工资吗?”

  不行不行!

  人手还得精减,不然每个月赚的钱都拿着开工资去了。

  更何况自己还不知道这家西饼店会不会赚钱。

  程明秋自己在心里一合计,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哎,看来得先招一个店长了,营业执照之类的还需要交给他去办,自己果然不适合做这种事。”

  程明秋只能在心里给自己一点安慰了。

  回到公寓的时候,街道两旁已经灯火通明了。

  做了一下午脑力劳动的程明秋有些身心疲惫,无力的掏出钥匙开门,客厅里一片漆黑。

  厨房餐厅里倒是有着微弱的灯光,清晰的音乐声从里面传出来。

  程明秋定睛一看,发现宛瑜和展博正面对面坐在餐桌旁。

  展博似乎还做了些精心打扮,一改往日的呆萌,两人正开心聊着什么。

  只是,音箱里放的居然是一首《哆啦a梦主题曲》。

  程明秋一见,顿时想起了原剧中的剧情,展博这次应该是准备对略有好感的宛瑜表白了。

  宛瑜第一个看到程明秋,站起来喊了他一声。

  展博也手忙脚乱的站起来给他打招呼,似乎很紧张。

  “额…我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程明秋小声问了一句,气氛有些尴尬。

  还没等展博宛瑜回答,他又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大声说道:“哦——!我想起来曾老师说他新买的益达落在厕所了,托我给他找找。”

  “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先去厕所找找。”

  话还没说完,程明秋就拉开门溜出了公寓。

  “明秋哥!”展博在他身后喊了一句。

  “他不是要去厕所帮曾老师找益达吗?怎么出去了?”

  展博挠了挠头,疑惑地望了眼门口,又看了看宛瑜。

  宛瑜朝他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有点看不懂。

  另一头,程明秋庆幸自己跑的快,不然人家辛辛苦苦准备的烛光晚餐就要被自己这个五千瓦的大灯泡破坏掉了,想想就不道德。

  另外,胡一菲此时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偷窥着他们,要是程明秋把事情搞砸了,事后绝对是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他已经想好了,先去3602歇息歇息,然后拉上曾小贤一起去楼下酒吧喝两杯。

  刚准备敲门,发现3602的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反锁上。

  进贼了?

  程明秋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脚步放的很轻。

  一进到客厅,就看到左手边卧室门外贴着一个猥琐大汉在听墙根,大屁股扭来扭去好不诱人。

  不是曾小贤又能是谁?

  ……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