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情公寓生活日记 > 第八十五章 酒瓶
  lisa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断了电话,留下一脸懵逼的曾小贤:“这…他么也行?!”

  这可不行!

  自己刚刚才在安鑫面前夸下海口,说自己怎么怎么牛逼,转过头来却连这么小忙都帮不了,要是让自己那些老同学知道,哪还有脸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啊!

  念及于此,曾小贤把心一横,反正在lisa面前早就把脸丢光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了,随后重重的按下了重拨键。

  一次,没接。

  两次,挂断。

  第三次拨过去之后,不到三秒钟就被接通了,曾小贤脸上一喜,正准备像刚才一般先奉承几句,对面的lisa却是直接发话了:“行了行了,明天下午,咱们在外面约个地方,你把你那朋友带上,就这样,挂了。”

  干净利落!

  很符合lisa的办事风格。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曾小贤兴奋的跳了起来,脸上乐开了花,“year——!”

  一个摇头晃脑进到洗手间来的小黄毛被他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可能是憋急了,骂骂咧咧的挑了个隔间,没有跟他多做纠缠。

  曾小贤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后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余光发现外面没人进来之后,再次做了个胜利的手势,“year!”,声音放得很轻。

  ……

  程明秋喝酒的速度并不快,只因为他不习惯一个人喝闷酒,让他和脂粉抹得这么重的安鑫喝,那还不如杀了他。

  不过他的眼睛可没闲着,正四处观察着酒吧里面的妹子。前几日吕子乔教了他一套辨别“处与非处”的方法,他现在就在实践。

  “哇,这个妹子的腿张得辣么开,肯定不是了!”

  “咦,这个姑娘两腿之间的缝隙挺小,可能是的。卧槽!可惜长得不咋地。”

  心里一番yy,程明秋下意识往对面的安鑫看去,只不过卡座的大理石桌子几乎挡住了他的视线。

  于是视线上移,这——

  程明秋一愣,他看到前不久还同他相处得“挺愉快”的安鑫,此时居然铁青着脸,一脸的恼怒。

  碰巧曾小贤哼着歌蹦蹦跳跳从洗手间回来,程明秋赶紧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小心点。

  “嗯?”曾小贤脸上的开心表情一滞,他不是瞎子,自然看到了铁青着脸的安鑫和一旁猛使眼色的程明秋,“怎…怎么了?”这话问得有些底气不足。

  “曾小贤——!”

  “好啊你!我是真没想到!”安鑫一见正主回来了,火气立马发作,眼睛一瞪,“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明明只是一个没人听的深夜节目小主持,居然还在我面前吹牛有多少多少人脉。你安的什么心?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对我有意思,你可把自己那些花花肠子收好吧,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臭**丝!”语气极尽恶毒。

  程明秋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他都快被这疯女人给气笑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翻脸不是人?

  安鑫说的一番恶毒的话,曾小贤听完只感觉一阵发晕,就像有两把锤子在脑子里敲击一样,头疼欲裂,怔怔的站在原地,没了声响。

  “哗啦——”曾小贤没反应不代表程明秋会不计较,来到这个世界三四个月,算起来和自己关系最久也是最要好的就属曾小贤了,现在哪能眼睁睁看他被人骑在头上拉屎,端起桌上的酒直接泼在了安鑫脸上。

  安鑫表情一变,“啊——!”一道响彻酒吧的尖叫声从她嘴里发出来,要知道,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没有人敢泼她酒,现在居然…

  有几个好事儿的年轻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光一直注视着安鑫这边,似乎想着上来帮忙一番好博取她的芳心了。

  至于酒吧里其他人,见怪不怪了,只瞟了一眼就扭回了头。

  程明秋之前固然懒散,但他至少不怕事儿,一见不远处几个小年轻准备多管闲事,狠狠瞪了一眼。

  那几个小年轻顿时就炸毛了,撸起袖子就准备上来了,啊不对,现在才九月末,短袖,撸不起来。

  那几人做了个撸起袖子的动作,一旁赶来的几个酒保连忙拉住他们安抚,曾小贤他们本来就是酒吧的常客,酒保自然更向着他们些。

  安鑫的尖叫声早就停了下来,他自然注意到了两边的情况,眼见程明秋作死挑衅那几个小年轻,她心里一喜,恨不得那几人将他剥皮抽筋了去。可随即赶来的酒保却断了她的念想,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势单力孤了,身子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程明秋咧嘴一笑,“你一般喜欢用哪只手打字?”样子有些邪恶。

  “嗯?”安鑫目光一凝,这狗东西想做什么?“我凭什么告诉你,你算什么东西?!”她的语气凶狠无比。

  “呵——”

  程明秋发出一声冷笑,随手抄起桌上的空酒瓶,“砰”的一声敲在大理石桌边缘,没破。

  卧槽!心里忍不住大骂了一声,这瓶子质量这么好?程明秋有些无语,自己积累起来的气势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这样不行!

  程明秋再次抡起瓶子砸在桌子边缘。

  砰——

  还是没破。

  坑爹啊?!

  一定是自己的力气用小了,再试一次…

  曾小贤从绝望中恢复过来的时候,程明秋正重复着敲酒瓶的动作,直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最后还是酒保joe看不下去了,为了缓解程明秋的尴尬,从吧台里取了一只空酒瓶,一路小跑着过来递给他,悄悄附在他耳边说了声:“用这个,这个好敲碎。”

  程明秋、曾小贤和安鑫三人看得一愣,这……这酒吧里的酒保不简单啊!居然这么为客人着想!

  不过,这也正好顺了程明秋的心意,一不做二不休,为了扭转刚刚的气氛,发狠就要猛的将酒瓶砸在桌边,只是脑子里忽然想起了joe刚刚的帮助,自己要是在这闹事会不会连累他?

  念及于此,手上的力道也减小了许多,他已经准备放弃砸酒瓶了,只在桌面上轻轻磕了一下。

  “咔嚓——”

  一道悦耳的声音自程明秋手边响起,三人再次一愣,这酒吧的酒瓶这么神奇?想让它碎的,它不碎;不想让它碎的,它偏偏又碎了!

  既然碎了,程明秋也就不纠结过程了,抬起拿着一截碎酒瓶的手,在半空中虚指着安鑫,“呃…我刚刚问你的什么问题?”酒喝得有些晕乎乎,他忘记之前说的话了。

  安鑫高傲的脖子缩了缩,不敢答话,眼眶一红,似乎准备哭出来了。

  曾小贤虽说之前被她一番恶毒的话伤得彻底,但他骨子里就是个老好人,此时一见安鑫要哭,两步上前拉住了程明秋的手:“明……”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