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情公寓生活日记 > 第九十六章 异样 【修】
  程明秋回到西饼店的时候,公寓里的人只有柳诗若还在,店里的顾客相较于上午倒是略少了一些,但依旧忙得热火朝天。

  “诗若,一菲她们都回去了?”找了个空档,程明秋一把将柳诗若从店里拉了出来。

  柳诗若挣脱开自己被抓住的手腕,翻了个好看的白眼,虽说她对程明秋这个甩手掌柜有着很大的意见,但还是扳着手指细数道:“美嘉说是要回公寓陪关谷画漫画,一菲姐拉着曾老师去帮她搬东西,宛瑜……”

  “宛瑜我知道,展博约她去看电影了。”程明秋笑着打断了柳诗若的话,还冲她猥琐挑了挑眉。

  “哦!”柳诗若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一转身就要进去店里,她隐约听到里面的营业员喊了她许多声,“你别再拉我出来了!”柳诗若停下脚步,扭过头来,活动了活动自己被抓得有些痛的手腕。

  透过柳诗若的指缝,程明秋看到她的手腕有些发红,可能是自己刚刚手上力度没掌握好所造成的,不由得尴尬的挠了挠头,左手在身前挥了挥:“哈哈,下次不会了!对了,我等下要去爱森公寓员工宿舍拿大家的午餐,你要不要找个人跟我一起过去?我怕一个人拿不下。”

  柳诗若脚步不停,跟一对刚从西饼屋里笑嘻嘻走出来的小情侣擦身而过,径直进了店里,似乎没听到程明秋的话一般。

  “你自个儿去!”

  就在程明秋轻笑着摇头准备转身顺着步行街去爱森公寓的时候,从店里悠悠传来一道女声,正是柳诗若无疑了。

  “嘁,自己去就自己去!”程明秋嗤笑了一声,有些赌气的小声嘀咕道。

  他现在觉得柳诗若一点也不可爱了!

  刚挪动了两下脚步,程明秋回忆起之前的一言一行,忽然一拍手掌,想起来了事情的关键:“不对啊!我是老板才对吧?!刚刚为什么要征求她的意见?”

  不行!

  程明秋准备再回去跟柳诗若找回场子,去跟她理论理论。

  “老板,饭好了?”刚转过身,程明秋的前脚还没抬起来,耳边忽然传来这么一句话,他下意识抬头往声源处看去。

  是一个短寸头的青年,穿着久伴西饼屋定做的工作服,看起来格外精神。

  程明秋认识这个人,甚至可以说是印象深刻了。昨天的员工培训上,程明秋才算是正式见过了店里的四个营业员,除了酒保joe的妹妹,其他几人的选聘他都没有插手。

  而这寸头青年就是柳诗若所招的三个营业员之一了,他也是店里前面唯一的一名男性,想不记住都难。

  “对啊,不过还要再等一会儿。”程明秋笑着解释了一下,想想还是员工吃饭要紧,也就把要跟柳诗若找回场子的事情先放在了一边,准备去拿了午餐回来再说。

  刚往前走了几步,程明秋忽然感觉身后的寸头青年也跟了上来,心里不由得有些疑惑,扭头看去瞄了眼,还真是他,脚步一顿,语气有些奇怪:“店里不用你忙活了?你这是…?”

  “柳店长不是说让我跟你一起去宿舍拿午餐的吗?”寸头青年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柳诗若?程明秋脸上表情一滞,结合着她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俨然一副傲娇丫头的模样了,程明秋忽然感觉心里有些异样。

  ……

  市医院急诊科。

  手术室外的灯一直在亮着,医生护士还在里面同死神进行着激烈的搏斗,而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正是赵青雪的父亲,他才刚被送进来没多久。

  当赵青雪火急火燎赶到急诊室外的时候,手术依然在进行着。走廊里空荡荡的,除了自家人,就只有一两个偶尔过路的小护士了。哥哥赵风正一脸木然的呆坐在室外的长椅上,老妈李琴正红着眼眶在走廊里前后踱着步,显示出她此时内心的焦虑。

  “妈…!”赵青雪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她现在有些难以发出声音来,“我爸他——”

  听到女儿熟悉的声音,李琴硬挤出了一个微笑,她可不想女儿太过伤心。只是,她这红着眼眶的微笑让赵青雪更为心痛,眼泪不自觉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一把握住面前女儿的手,李琴伸手抹去了女儿脸上的泪水,心里更是伤心,“没事的,你爸没事的,只是不小心又犯病了而已。”她一直小声念叨着这几句话,不知是安慰自己女儿还是在安慰自己。

  赵风坐着的长椅距离两人不远,自然听到了老妈的话,抬头看了眼老妈和妹妹的位置,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到了这种地步,似乎说什么都没用了。

  赵青雪轻轻拉开老妈的手,示意她站着不要动,自己则走到了哥哥身前,居高临下直直的盯着赵风:“到底怎么回事?”

  不久之前,赵风给赵青雪打的那个电话只是告诉她,老爸心脏病发作,让她赶快去市医院,自己在救护车上正往医院赶去。

  至于其他的一些事情,赵风却是闭口不言,赵青雪担心老爸的情况,在电话里也没多问。现在在急救室外,这件事情就必须当面问清楚了,老爸的病情才刚有好转,这时候又因为什么事情而突发心脏病,病情又得加重,他的身体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李琴也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神情望着自家儿子,她有些后悔留他住在家里了,明知道老头子看到他就会动气。

  “我…”这是赵青雪九月以来跟他说的第三句话,赵风下意识就想要回答,可依旧如刚才一般,憋出来一个字就没了声音,“哎…”他把脑袋往下一沉,重重叹了口气。

  李琴在一旁见了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扯住儿子肩膀处的衬衫:“我不是告诉你我不在的时候不要进你爸房间的吗!你当我说笑是吧?你爸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你是盼他早点死是吧?你把我先盼死吧!”

  李琴一边扯着儿子的衣服,一边对他的所作所为进行着控诉,说话声有些撕心裂肺。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