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道宗师 > 第六百零九章成功的迈出第一步
  女鬼脸上露出无所谓的神情,或许在她看来,吞噬几个人类中所谓的强者,对她而言,可有可无,人类能够补充给她的规则之力实在有限,既然杜千这么激动,为此布下了禁固,那就算了。要知道,杜千花费的规则之力,远比她们刚才吞噬掉的两人要多得多。

  “随便你,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种想法你最好放弃,为了保住两个世界,我们必须作好放弃一切的准备,除了你我,任何事物生灵,都是可以放弃的。”女鬼沉声说道。

  她比杜千更解邪神,也更清楚这次战争的意义,世界意志必须保存下来,意志与世界是相通的,意志毁灭,代表着世界崩塌,一切努力都将化为乌有。至于人类、灵兽,又或者是其它什么东西,都是可以舍弃的。

  为了将恢复实力,融合为一体,塞纳域已经被她舍弃掉了,这次融合付出的代价,就是塞纳域彻底崩塌,成为时空乱流中的碎片。

  直到此时,杜千才反应过来,意志间的战斗有多么残酷,心念一动,双手挥舞,两道身影被他从塞纳域中强行抓出,来不急看她们脸上的惊恐之色,顺手塞进圣堂域中。

  此时的塞纳域,如同人间地狱,流淌了千万年,哺育了无数塞纳人的河流,象一头发狂的猛兽,河水卷起涛天巨浪,吞噬着两岸无数生灵。用墨石、云石等坚固无比的码头、城镇,瞬间被冲刷的支离破碎,无论是普通的平民,还是修为高深的强者勇士,在这种灾难面前,都同样束手无策,一脸绝望的挣扎着……

  良筱舞双手紧紧的抱着粗大的桅杆,身上绑着两根手腕粗细的缆绳,全身衣裙早已经被河水湿透。若非身边的南台清野,一直守护在身边,就算缆绳绑的再紧,她也早就一命呜呼了。

  船上的船员所剩无几,绝大部分人在洪水冲击的第一瞬间,被卷入怒涛之中,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消失在滚滚洪水之中。

  当时良筱舞刚好在甲板上检查货物的稳固情况,南台清野从来都是寸不步离的守在她身边。第一时间抱着她扯住身边的缆绳,挺过第一个浪头,南台马上用最粗的缆绳,将她绑在桅杆上,面对猛兽般的洪水,南台清野同样绝望,他很清楚,平时看起来坚固无比的桅杆,在这种巨浪之中,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赛纳河很宽,在平日里,他有把握带着良筱舞安全上岸,可这会儿,就算他独自一人,想从船中央走到船头都不可能,更别说带着没有丝毫武力的良筱舞了。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天地之间,除了水雾之外,再也看不到其它的颜色。

  身在船中,连船头和船尾都分不清,巨大的货船,如同小孩子的玩具,被巨浪抛上抛下,甲板上原本稳固无比的货包,被抛向四方,手腕粗的缆绳,象纸扎的一般,寸寸断裂,露出复杂无比的麻线头。

  “小姐,坚持住,我来想办法。”南台清野怒吼着,两人紧挨在一起,他却不得不用尽全力去吼叫,否则在这巨浪之中,良筱舞什么都听不到。他自然不指望小姐的回复,就算她有心,也没这样的能力。

  南台清野知道,自己这么说,只能暂时宽慰一下良筱舞,甚至这种安慰也只是在安慰自己。眼前这一切,代表着巨大的灾难,这种灾难早已经不是人力能够对抗的。他心里明白,别说自己,就算换成一位圣主,结果也不会比他强多少,最多只是早死晚死片刻的差别。

  良筱舞勉强听到了南台的声音,可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可不是那种大门不出的娇小姐,家中的生意,近半掌握在她手中,一年到头,至少有九个月飘在塞纳河上,这种灾难,她挺不过去,南台同样也不行,就算他想独自逃生,都没可能。

  死吧,这样也好,双眼一闭,一切烦恼都消失了。

  猛然间,觉得身体一轻,白茫茫的巨浪消失无踪,身边连一滴水都感觉不到,紧接着眼前一花,大片的绿色出现在眼前。身体落在草地上,清新的空气,带着浓浓的草香,一望无际的草原?

  身边传来一丝落地的声响:“三小姐,你没事吧,这是哪里?”

  南台清野第一时间站稳身形,伸手向腰间摸去,结果自然什么都没摸到,在狂风巨浪之中,别说身上的武器,就连他那一身结实无比的武士服,都成了乞丐装,一条条的勉强遮体。

  良筱舞比他还不堪,身上是长裙更加破败,裙摆已经消失不见,上身勉强挡住胸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