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一十四章、告诉你一个秘密 !
  小梦母胎单身,长到现在还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看到狗血言情剧会感动的热泪盈眶,看到路边有人求婚会叫喊的声嘶力竭,就算是有人拥抱也会小脸潮红激动的不能自已,就好像被拥抱的姑娘是她本人一样……她相信爱情,也在期待自己的白马王子脚踏七彩祥云或者玛莎拉蒂来娶她。

  郭旭冉倒是恋爱经验丰富,换过不少任「渣男」。也正是因为经验丰富,所以对爱情这种事情看的很淡,她可以因为男人帅气而喜欢,因为才华而喜欢,因为身份地位而喜欢,因为对她好而喜欢。这不是对爱情要求低了,而是对生活看的更加清晰了。

  一直以来,郭旭冉都像是大姐姐一样的照顾着小梦,也引导着小梦的生活观和爱情观。

  因为她总觉得小梦还活在童话里,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是难以生存的。

  她很担心!

  “有情饮水饱?那也得带水才能喝啊。”小梦着急的说道:“溪姐的保温杯还在我这里呢。早知道我就陪他们一起去爬山了,至少也应该让他们带上保温杯。总不能喝山泉水吧?溪姐感冒还没好,喝不了凉的东西。”

  郭旭冉忍不住想要去敲小梦的脑袋了,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那么一个比喻,又不需要一定要喝水。”

  “不喝水的话,要喝什么?吃什么?难道谈恋爱肚子就不知道饿了?”

  郭旭冉翻了个白眼,说道:“算了算了,我说不过你。你还没有谈过恋爱,哪里知道恋爱男女的心情?反正你现在不要去打电话骚扰他们就好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要是惹得溪姐生气了,看她回来怎么收拾你。”

  “那好吧。”小梦想起溪姐的「凶猛」,赶紧打消了给溪姐打电话喊她回来吃饭的冲动。以前她做错了事情,溪姐就逼自己和她一起做运动,做那些复杂的瑜伽动作,她每一次做起来都觉得生不如死……

  在她看来,吃饭是世间第一重要的事情。为什么别人都觉得这件事情一点儿也不重要呢?

  小梦抓起桌子上的手机,说道:“我看会小说。”

  郭旭冉见到自己劝阻了小梦,再次将视线放在电脑桌面上去了。她要把所有报道过溪姐的新闻稿件都搜集起来,整理成文档之后发送给王韶和溪姐,然后由她们对这些事情进行评估,对媒体的立场和粉丝的心情有一个清晰的了解,做到心中有数。

  越是统计,越是心惊。

  风雨欲来!

  晚饭的时候,孔溪和陈述没有回来。八点的时候没有回来,九点的时候没有回来,十点钟的时候还没有回来。

  小梦总算是把一本爱情小说的最新更新看完,摘掉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一眼时间,惊呼出声,说道:“啊,十点多了,溪姐怎么还没有回来?”

  小冉正躺在床上敷面膜,听了小梦的话后,出声问道:“你有给她发信息了吗?”

  “发了,信息没回。”小梦说道。

  “你几点发的?”

  “六点。我们出门吃饭的时候,我问溪姐要不要回来吃晚饭,溪姐没有回我。我想着可能就是你说的有情饮水饱,所以就没敢再打扰他们了。”

  小冉一把扯掉脸上的面膜,急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后来你就再也没有溪姐联系了?”

  虽然小梦和小冉都是孔溪的助理,是她最贴心的小跟班,但是,她们俩负责的工作是完全不同的。小梦是生活助理,负责孔溪的衣食住行机票酒店食物预订奶茶购买等所有生活上的琐事,而小冉是工作助理,要负责孔溪的行程安排工作对接商务提醒以及每天对网络上的各种信息和新闻进行搜集整理归纳总结等等。

  所以,小冉也不是不可以主动和孔溪联系,但是,这种事情大部份都应该是由小梦去联系……

  没想到这丫头神经大条,六点钟发了一条信息没有回复,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溪姐还没有回来。

  “是啊。”小梦点了点头,说道:“不是你说不要让我和溪姐联系吗?万一她生气又要让我和她一起做瑜伽怎么办?”

  “我是说你那个时候不要联系,但是也没说你直到现在也不能联系啊。”小冉从床上跳了起来,说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山上又黑又冷,连路都看不清楚。不对,是山上根本就没有路。溪姐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带手电筒?没有带吧,他们走在山路上是非常危险的。”

  “再说,这么冷的天了,他们还在山上做什么……”小冉一把抢过小梦的手机,说道:“我看你是几点给溪姐发信息的。”

  “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六点钟的时候发的。”

  “四个多小时过去了,溪姐一直没有回复。”小冉看着手机上面的对话框,脸色大变,说道:“溪姐他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是不是……”小梦脸色惨白,瞳孔胀大,好像在说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说道:“遇到了狼?我听做饭的大婶说山上有狼。他们晚上还能够听到狼叫的声音。”

  “狼有什么可怕的,和一条狗差不多。有陈总监在,他肯定能够保护好溪姐的。”郭旭冉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道:“我先给溪姐打通电话。”

  郭旭冉拨了孔溪的电话,话筒里面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再拨,仍然是这个声音传来。

  “你有陈总监的手机号码吗?”郭旭冉出声问道。

  “有的。我这就打电话过去。”小梦赶紧找到陈述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同样的,话筒里面也是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联系不上孔溪,也联系不上和孔溪在一起的陈述,两个小姑娘有点儿崩溃。

  小梦说道:“会不会他们俩的手机同时没电了?”

  “有可能。”小冉点头:“联系不上,那不是更让人着急嘛。”

  “现在怎么办?”小梦问道,一般有什么紧急情况的时候,都会由郭旭冉这个姐姐来拿主意,而她负责执行。

  “我们现在去找导演。”郭旭冉说道。“咱们俩出去找已经不现实了,山太大了,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走。必须要剧组派出更多的人去找人才行。”

  小梦一把拉住小冉,小声说道:“溪姐是和陈总监一起出去的,万一……”

  小梦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郭旭冉已经听明白了。

  是的,孔溪的身份不同寻常,若是普通人丢失,自然第一时间派遣大量的人手出去寻找就好了。可是,孔溪是艺人身份,而且还是和一个年轻的男人一起出去的,走进了深山老林里面去……这件事情一旦传开,怕是整个剧组都要炸开锅了,有关溪姐各种各样的不利传闻也会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再说,万一溪姐和陈述并没有遇到危险,他们只是……只是游的兴起忘记回来或者因为什么事情耽搁稍晚一些回来,他们俩人把事情闹这么大,惊动整个剧组,那个时候溪姐会怎么看他们?溪姐明天还怎么见人?

  那不是把溪姐给往火上烤吗?

  郭旭冉咬了咬牙,说道:“都这个时候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溪姐要怪,就让她怪我吧。”

  “不,怪我。”小梦还是很讲义气的,立即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说道:“就说是我跑去找导演请他帮忙找人的。”

  “现在不是分摊责任的时候,先把溪姐找回来再说。走,我们去找郭导。”

  小梦和郭旭冉跑去找郭建湘的时候,郭建湘正在屋子里陪艺人以及剧组的工作人员喝酒,男主角谭建锋也在。剧组大多数都在偏僻荒凉的区域拍戏,所以喝酒便成了剧组的一个「优良传统」。导演、艺人以及工作人员辛苦了一天,晚上喝杯酒放松一下,第二天才能有精力继续投入到这繁重的工作当中。

  看到小梦和郭旭冉跑过来,郭建湘笑着问道:“你们俩怎么找来了?你们溪姐可不在我这里。”

  小梦看着郭旭冉,眼泪汪汪的说道:“郭导,溪姐不见了。”

  “不见了?”郭建湘笑着说道:“怎么会不见了呢?你们有没有在村子四周找找?她可能晚上吃多了出去溜弯去了,她倒是很会保持身材……收工的时候,让她晚上过来喝酒她都拒绝了,说自己有事要做。”

  “郭导,我们溪姐真的不见了。”郭旭冉担心小梦表达的不清楚,出声说道:“溪姐下班之后就和陈总监一起去爬山了,晚饭没有回来吃,手机关机联系不上,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果然,如郭旭冉所料想的那般,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深山老林,孤男寡女,深夜未归……

  在座的大多数都是圈子里的老油条了,每个人都呆过不少剧组,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有看到。

  只是,老板消失,像小梦小冉这样跑过来大声求救的还真是少见啊……

  郭建湘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看着小梦和郭旭冉满脸焦急的模样,心里沉沉的叹息。他实在难以理解,为何孔溪要带这样两个小姑娘在身边,太年轻了,经不住事啊。

  被她们俩跑到人前这么一嚷嚷,孔溪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郭建湘是很喜欢孔溪这个艺人的,即敬重她的人品,也钦佩她的演技,也存着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合作的心思。

  若是在自己的剧组出现这样的「桃色」事故,以后见面彼此尴尬,哪里还有为友或者合作的机会?

  当然,现在想要让她们「噤声」已经是不可能了,毕竟,周围这些人都是人精,看他们的脸色就已经知道他们的心思了。

  这个时候,索性把话说的明白一些更好。

  于是,郭建湘站了起来,说道:“或许,他们一会就回来了呢?要是小溪一个人在外面,怕是有什么危险。不过,有陈编剧在旁边保护着,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我们联系不上溪姐,实在是把人给急坏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不会有事的。”郭建湘出声安慰,看着小梦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说道:“等到十一点钟他们还没有回来,我们再出去找找,好不好?”

  “可是……”

  “没有可是。”郭建湘态度强硬的说道。孔溪和陈述一起失踪的事情,现在只有在他屋子里喝酒的几个人知道,但是一旦准备出去找人,那剧组的几百号人就都知道了。“就这么办吧。”

  这是对孔溪最好的处理办法,也是最能保护这两个傻丫头的解决方式。倘若孔溪当真因为此事深陷泥潭,就算她想把这两个小助理保下来,怕是公司也容不下她们了。

  怎么就不知道提前给自己打通电话或者发条信息呢?那样自己也可以先把事情给按下来。

  “你们俩坐下来等着。”郭建湘指了指小梦和小冉,发布命令。

  小梦和小冉对视一眼,不敢忤逆导演的话,只能乖乖跑到角落里面去坐着。

  郭建湘安抚住这两个「招事」的小丫头之后,又重新坐了回来,端起酒杯对周围众人说道:“大家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烂在肚子里。”

  说完,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大家纷纷举杯,也跟着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等到一杯烈酒灌进肚子里,话题已经转移到了别处,就仿佛小梦和小冉根本就没有来过一般,而他们也根本就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

  又冷又饿,满心焦虑。

  这就是陈述和孔溪此时此刻的状态。

  原本他们俩还非常沉得住气,心里想着,只要到了饭点的时候,小梦和小冉发现人没回去,定然会第一时间和他们联系,然后告诉剧组派人出来寻找。

  只要剧组派人出来,沿着他们走过的路上山,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就能够找到自己掉落的坑洞。

  当然,就算找不到也没有关系,只要他们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就第一时间大喊大叫出声提醒……

  所以,他们俩说了很多话,唱了很多歌,甚至还没羞没噪的亲吻了好几次……

  可是,等着等着,他们就发现情况不是那么对劲儿了。

  他们从五点钟等到六点的时候,没有人上来。

  要知道,六点钟是剧组开饭的时候,要么本人去临时饭堂吃饭,要么让助理去拿饭盒回来。

  这是一次关键时刻,小梦和小冉就算神经再大条,也应该想到「溪姐和陈总监应该要回来吃饭」了。

  可是,并没有人上来。

  那个时候陈述还在安慰孔溪,说不要担心,就算她们俩发现咱们没有回去,也没办法和我们联系啊,毕竟,我的手机没电了,你的手机也没有信号……

  等到七点钟的时候,陈述安慰孔溪说:没事的没事的,就算他们现在派人上山来找,那也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够爬到咱们跌落的位置。毕竟,咱们走上来都耗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是不是?

  等到八点钟的时候,陈述安慰孔溪说:快来了,我感觉的到,他们快要找过来了。我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音了。你相信我,我的感觉一般不会错的。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上我。不然的话,怎么偏偏是你捡到了我的鞋跟呢?

  等到九点钟的时候,陈述安慰孔溪说:他们一定是找错方向了,等到他们在别的地方找不着,一定会朝着正确的方向找来的。

  等到十点钟的时候,陈述对孔溪说道:要不,我再给你唱首歌吧?你是想听刘德华的还是郭富城的?

  十点半的时候,陈述和孔溪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山间寒气重,更何况是在这阴暗朝湿的坑洞里面。一股股寒气由四面八方朝着骨头缝隙里面钻,就像是要把血液也给冻成冰柱似的。

  陈述和孔溪是下午出门,孔溪的身上穿了一条深黄色的风衣,陈述的则是一条浅灰色的羊毛外套。他们原本想着到山上来走一走,等到饭点前就赶回去。怎么着也没想到会遭遇这一处?

  身上的衣服难以保暖,屁股底下的岩石又冰又硬,坐了几个小时还没办法把它们给捂热。

  陈述冷,孔溪更冷。

  孔溪原本就怕冷,更要命的是她的感冒还完全好透,现在正是畏寒怕冷的时刻。先是陈述躺倒在她的怀里,等到陈述的身体稍微舒服一些,便把她整个身体都拉到自己的怀里抱着。

  “陈述,我好饿。”孔溪趴在陈述的怀里,声音无力的说道。

  “我也饿。”陈述苦笑不已,说道:“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咱们就回去了。回去让厨房给咱们做香喷喷的大米饭和熬得出油的羊骨汤。再配上他们自己腌制的小酸菜,一口气可以吃上好几碗。”

  中午吃的那么点儿东西,在爬山的路上就已经消耗完了。这两个吃货已经五个多小时没有进食了。

  当身体感受到寒冷时,就会自主的燃烧脂肪来御寒。陈述和孔溪都是瘦高个,哪有那么多的脂肪可以燃烧啊?

  在这一刻,他们多羡慕那些胖子啊。

  越冷越饿,越饿就越冷。

  听到陈述描述的美食,孔溪的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埋怨的说道:“不许说了。”

  陈述抱紧孔溪,说道:“好。我不说了。一会儿等着吃就好了。”

  “陈述,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孔溪出声问道。

  “怎么可能?”陈述大笑出声,想要用自己的笑容来给予孔溪一些安慰,说道:“人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还能够活三五天呢。之前我看过一个报道,说是印度的瑜伽师能够在干燥的沙漠环境中一个月不吃不喝。人的体能是无限的。说不定几分钟之后,他们就来接咱们回去了。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我的意思是说……”孔溪声音轻幽,却饱含深情:“如果当真要死的话,和你死在一起也挺不错的。”

  “那可不成。”陈述生气的说道:“咱们俩要是不在了,孩子以后怎么办?”

  “孩子?哪里有孩子?”孔溪问道。

  “所以我们更要活下来。”陈述出声说道:“你想想,假如咱们的孩子颜值随你,智商随我,无论走到哪里,谁不得夸一句「这孩子他爸真帅」,是不是?”

  “不要脸。”孔溪笑着说道。“陈述,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找了你好久好久。”

  “我也是。”陈述说道:“有些人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等待另外一个人的出现。我来,就是为了等你。”

  “……”

  “咦,你哭了?”陈述说道。是不是自己说的话太感性了,让孔溪感动的哭了?

  唉,流泪也容易消耗身体的热量,自己还是尽可能的收敛一些吧。这个小女人也太多愁善感了一些。

  “我没有。”孔溪咬牙切齿的模样。这个白痴,我和你说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情好不好?你把我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十七八岁情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啊?

  虽然这些话确实挺好听。

  陈述抬起头来,又有一滴冰冷的水滴落在他的额头:“糟糕,下雨了。”

  “……”

  随着陈述一声惊呼,俩人都有种陷入绝望的感觉。

  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下过一场雨了,空山新雨后的美景实在是美不胜收。可是,下午的时候明明已经出过太阳啊,为何现在又要下雨?

  原本已经冰凉刺骨,现在再来一场冻雨,这还要不要让人活啊?

  “帮忙把我的外套脱下来。”陈述说道。

  “不行。”陈述瞬间明白陈述要做什么,说道:“不能脱。脱了会把你冻坏的。”

  她从陈述怀里爬起来,把随着他们一起掉落的那些树枝给抱了过来,说道:“我们用这些树叶绑在一起,放在头顶挡雨。”

  说干就干,孔溪扯了一段老藤,把那些分散开来的枯枝枝和树叶绑在一起,变成一个简陋又巨大的垫子。

  然后,他们俩人的身体再次依偎在一起,四只手高高的举起那个草垫。

  哗啦啦-----

  刚刚忙活完这一切,豆大的雨水便倾盆而下。

  ------

  所有人都坐在屋子里等待着,席散了,酒也醒了。

  等到满头满脸都是雨水跑得气喘吁吁的小梦推开院子小门,看到众人期待的眼神,她眼眶一红,再次哭泣出声,说道:“溪姐还没有回来。陈总监也没有回来。”

  啪!

  郭建湘推开桌子站了起来。

  他的脸色铁青,说道:“不能再等了。杨磊,你把剧组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编排成三个小组,分别朝着东边,南边、北边搜索。”

  西边是下山的山道,既然孔溪和陈述去爬山,自然不可能朝着山脚下面走去。

  “好的导演。”杨磊迅速跳了起来,说道:“我这就安排人手。导演放心,我们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里把溪姐带回来。”

  郭建湘看看那密集的雨线以及那黑乎乎的群山,嘱咐着说道:“让大家都穿上雨衣,带上雨伞。下雨路滑,穿球鞋和运动鞋,多穿衣服注意保暖。让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导演放心,我会交代大家伙的。”

  等到杨磊冒雨跑了出去,郭建湘脸色阴沉的看向在场众人,说道:“孔溪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看来确实是遇到了一些意外……我们也不要在这里等下去了,都出去找找吧,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我陪导演一起去。”谭剑锋起身说道。

  “一起去,我回去穿条衣服。”

  “我也去。我那边有手电筒,一会儿带上给大家照明。”

  ------

  郭建湘转身看向小冉和小梦,说道:“你们俩个回去等着,小溪回来要及时和大家联系。”

  “导演,我们也出去找溪姐。”小梦说道。

  “不行。”郭建湘直接就拒绝了。“这次只许男人上山找人,所有女人都在家里呆着。”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