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牧仙志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开始!
  人影闪烁,一个衣着华贵艳丽的仙官出现在场中间。

  仙官微笑看着道牧,“二位可有甚要求?”

  闻得此言,道牧头微微向左歪,左手还在压刀,右手抬起,对童伯麟招了招手,“道友,趁现在还未开始,你赶快叫同伴一起跟你战斗!”他神情严肃认真,语气诚恳亲和。

  仙官自诩阅人无数,却感觉不出道牧这话是真是。见他哑然失笑,又转头看童伯麟。

  童伯麟淡淡然,“前边废话已够多,太阳都快落山。早点开始,早点结束,莫让其他人久等。”此时的童伯麟跟布道台上的童伯麟,仿佛是两个人。

  仙官呵呵一笑,右手拈花屈指,弹出一火星。火星越来越大,苍巅之上,大如水缸。砰一声巨响,迸发出七彩烟花,比那星海还要绚烂。

  开始!

  话还未落,仙官已经闪烁退回梁祈芸身边。

  童伯麟先动,道牧紧跟,瞬息临至武台正中。童伯麟左手背负在后,右手捏剑指。道牧左手紧攥刀柄,右手捏剑指。

  轰咚,一声震天巨响,天地皆颤。强烈碰撞,暴虐气浪拍打武台结界,结局却并非人们所想象那样。

  剑指对剑指,剑修对牧道。道牧与童伯麟僵持在原地,谁也没能占得一份便宜。

  “你没我想象中那么差劲!”童伯麟左手探出,拳头如流星,只取道牧面门。

  “谢谢夸奖。”道牧谦和微笑,左手探出,五指张开,截住童伯麟的拳头。童伯麟大惊,纤弱的牧道者怎么能够强行硬接他的拳头。

  童伯麟刹那失神,来不及反制。道牧左手反折,童伯麟左手脱臼。

  “啊……”童伯麟才刚喊出一个字,道牧身形一矮,右手紧攥成拳,直勾勾轰在童伯麟腹部,童伯麟躬身如虾。

  紧接着道牧又是一记过肩摔,将童伯麟狠狠摔出百丈之外,还在地上滑行十数丈,方才停下来。

  围观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怎么感觉道牧与童伯麟身份对调过来。

  一个牧道者近战搏斗竟然强过一个剑修。哪怕是牧剑双修,也不可能正面压制一个同境界的剑修,这是常识。

  童伯麟倍感屈辱,一个鲤鱼翻身,脚踏步法,怒啸猛冲。

  童伯麟不出剑,道牧也不拔刀。两人赤手空拳,近身搏斗,比的都是最基础的东西。一拳一脚,无不考验着其本人的身体与意识的契合度,协调性。

  童伯麟毕竟是剑修,而不是横练体修,他的发挥已经是剑修之中,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童伯麟眼力胜鹰,体壮如兕,力大如龙,简简单单的赤手空拳,不是套路,却更像是一套拳法。

  奈何童伯麟遇到的是一朵奇葩,一个不世出之怪胎。

  道牧眼是金乌眼,体是金乌体,力是金乌博龙之力。道牧一拳一脚,直截了当,就是简单粗暴的硬碰硬。

  换做平时,若是讲一个牧道者跟一个剑修赤手空拳,硬碰硬,且还占据上风,一定被骂是个癫子。

  如今,真真实实发生在自己面前,人们也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一个个左顾右盼,却发现其他人跟自己一样,惊讶得久久合不拢嘴。

  噗!

  道牧反身一记腿鞭,将童伯麟抽飞上天,“拔剑吧。”道牧目无波澜,淡漠的声音中,带着难以言明的霸气。

  嗡嗡嗡……

  童伯麟砸在结界上,波光荡漾如潮水,嗡鸣响个不绝。

  “霸鳞!”童伯麟自虚空抓出一把铺满龙鳞的仙剑。

  “玩够了?”童伯麟蹬空坠刺,化作一道金光寒芒,瞬息划开天地。

  锵,决刀出鞘。

  道牧左手捏剑指,剑指背压刀柄出的刀背。

  “小道还未玩够,你呢?”道牧右手奋力挥刀,剑指背抹刀背直至接近刀尖处。

  当昂昂……

  决刀刀刃好似有强绝磁力,不偏不倚将霸鳞剑剑尖格挡。如此精彩碰撞,竟不见天崩地裂,也不见狂暴气浪。

  噫,童伯麟惊骇自己的力量哪里去了。

  说是时那时快,道牧左手食指释放力压的中指,披穿莎皇灾气的中指浑如棒槌,狠狠敲响决刀。

  叮嘤嘤……

  决刀欢吟,天地灵气骤然聚。

  “苍决,反击式!”一股旋风自道牧脚下升起,冲天暴起。

  “这股力量!”童伯麟惊恐万状,这正是自己消失的力量。

  童伯麟乘风借势后退百丈,霸鳞剑闪烁,“霸灭!”话还未落,金光万丈。

  地面砰砰在响,结界嗡鸣不绝。待金光敛灭,只见千疮百孔的地面,以及涟漪未消的结界。

  道牧与童伯麟,一黑芒一金光,在武台上不断碰撞。时而在台面上,时而在半空中,时而紧贴结界。

  在场新人只有一小部分高阶天境以下的,才看不清道牧与童伯麟的精彩对决。其余的人都能够清晰看到道牧与童伯麟的每一个细节。

  新人们既是疑惑,又是大呼过瘾。山主们既是惊讶,又是暗叹看走眼。何止是他们认为自己看走眼,连梁祈芸都认为自己太低估道牧。

  “该不会牧影鼠口中那侄儿真的是道牧,毕竟裁刀与决刀是一对儿……”梁祈芸,回想起过往与道牧相识的种种,心中这个念头再生。“这不就是因果?这不就是缘?”

  可是很快她又被自己给说服,既然道牧能跟那大仙大佛有关系,那就没可能跟牧影鼠有太多瓜葛。更何况道牧身怀金乌血承,与那牧影鼠可谓是水火不容,天生仇敌。

  裁刀一直陈列在织仙宫,梁祈芸从始至终就没有用过。再讲裁刀与决刀是一对,也是一代织女与牛郎的远古传说。

  梁祈芸不放心,又开仙眼,将道牧看个通透,没发现有甚异样,天赋和根骨并非天纵之姿。“道牧年长童伯麟一轮,又有决刀,拥有这样的实力,再正常不过……”

  梁祈芸做梦都不会想得出,道牧身怀挚亲血禁,且还有莎皇灾气主动给道牧藏拙。

  道牧就像是一块闪耀的金子,表面有一层厚厚的泥土,非一般仙眼能够看透。较于老鹊仙,梁祈芸真个就是雏鸟。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