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生不羡 > 第10章:我那家子
  老板看看江漠北身上穿着的白色短袖,还是为难的点点头,将钥匙递给了江漠北,打了哈欠关上门睡去了。

  江漠北跑到纪南羡身边的时候,纪南羡像个鸵鸟,将自己的头,缩在江漠北大大的衣服里,有几分说不出的可爱。

  纪南羡怕冷,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发生的,但就是像一个个铁链将自己束缚。

  “走了。”江漠北看看纪南羡,她果然听话的,步子都没有挪动一步,又不是那个和自己顶嘴的纪南羡了。

  纪南羡点点头跟在江漠北的身后。

  快要到十五了,月亮慢慢变圆,光亮带着金色的余晖,将江漠北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夜还是带着冰凉的。

  江漠北的身子高大,投影过来便挡住了纤细的纪南羡,两个人的影子重叠,纪南羡莫名觉得有趣。

  这样的月光,这样的夜色,以及这样畅快的心情,都是她喜欢的。

  江漠北预定的房间是在三楼,推门进去的时候,闻见空气中带着浮灰的气息,有呛人的感觉。

  打开灯,江漠北巡视一圈,对纪南羡开口:“只有一间,将就一晚。”

  纪南羡没有说话,看着门上的标示,走进了洗漱间,这个时候有一个能睡觉的地方,已经足够。

  简陋的洗漱间,只有一个凉水的水龙头,水不大,淅淅沥沥流着。

  纪南羡打开水龙头,用香皂轻轻洗着脸上的血迹,特意避开了额头上包扎的地方。

  现在受伤的额头处才觉得疼痛起来,为什么刚才没有什么感觉?

  头顶的镜子刚刚能看清自己的一张脸,纪南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额头的伤口略微浮肿,莫名带着几分喜感。

  擦干了脸上的水珠,纪南羡次有几分清醒过来。

  “睡吧。”江漠北坐在床上看着走出来的纪南羡,语气不咸不淡。

  江漠北背靠着床头坐着,手里拿着一本破破烂烂的书,大概是别的旅客留下的。

  纪南羡看着整个屋子,也只有一张床能容得下两个人的时候,便没有说话,自顾自走着坐在了床的另一边。

  只有一床被子,江漠北留给了自己,而他身上盖着的,只是一个单薄的小毯子。

  “谢谢。”纪南羡干巴巴的说出了两个字,两个人又都陷入沉默,这样客套的话,纪南羡不常说。

  身上的衣服有些臃肿,纪南羡也没有避讳,背对着江漠北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纪南羡将衣服递过去示意江漠北穿上,那马海毛的衣服,是江漠北走之前套在自己身上的。

  穿上衣服的时候,江漠北闻见了衣服上若有若无的香味,带着浅淡的冷冽,那是纪南羡的味道。

  江漠北的眼睛看着手中的书,从开始到现在,也只是翻了一页。

  “晚安。”江漠北放下手中的书,背对着纪南羡躺下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一个手掌的距离。

  纪南羡睡下去,拉着被子盖上。

  两个人轻轻的呼吸声传来,都没有睡着,在这个静谧的夜晚,月亮有几分撩人,钻进了纪南羡躺着的床上。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月亮。”这样闲适的月亮,纪南羡小声说着,带着恬淡。她的声音是有几分沙哑的,似乎受了凉凉的夜风,却莫名的好听,像清溪流淌。

  “睡不着?”江漠北背对着纪南羡的身子,慢慢转过来,看了一眼缩在被子里的纪南羡。

  “有喜欢的人吗?”纪南羡冷不丁问出了一句话,却让江漠北的身子一怔,带着几分僵硬。

  “恩。”许久之后江漠北轻轻嗯了一声,他夜色中的眸子,异常的明亮清澈,带着丝丝戾气,怎么也挥之不去的阴郁。

  那一声淡淡的回答,让纪南羡的眼神微微闪烁。

  “那你,相信爱情吗?”纪南羡开口发问,只是单纯的询问。

  “信。”江漠北这一次没有犹豫,回答的很干脆。

  “我不信。”纪南羡慢慢说话,声音里却是悠远。

  江漠北平坐着,不知道纪南羡问自己那些话的意思。

  不多时便传来纪南羡均匀的呼吸声,她似乎累了,这一天在时间轴上如此的平淡,在他们交叉的人生际遇中,却不平静。

  他一直没有接话,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深夜中的眼睛再也没有闭上,下意识触摸着左手的地方,才发现带着手表的手臂,此刻干净的什么都没有。

  江漠北幽深的眸子,慢慢阴郁,暗黑的夜色中漆黑的眸子,带着狼的犀利。

  起身出去,江漠北轻轻关上了门,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他找过了他去过医院所有的角落,也跑去问了急诊室包扎伤口的护士,谁都没有见过江漠北口中的手表。

  江漠北捏着自己的眉心,回忆着自己可能将手表放着的地方,步子往纪南羡车子走过去。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似乎弄丢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江漠北的脸色很不好。

  车子里的光线昏暗,江漠北扫视一圈,还是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东西。

  “shit!”江漠北开口,竟是带着几分懊恼的。

  等到江漠北回去,他看见纪南羡身上的被子落在地上。

  纪南羡睡得不踏实,还有认床的毛病,下意识寻找着热源,挪到江漠北身边的时候,小脑袋便往里拱。

  受伤的脑袋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呼吸声也慢慢平稳了。

  纪南羡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江漠北的影子,眼看着自己的身子已经睡在江漠北的地盘上,还是下意识的缩了缩。

  江漠北早早出去了,站在水房里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直到纪南羡推门出来才掐断自己手中猩红的半截烟蒂,扔到地上用脚碾碎,那猩红的光点随后慢慢熄灭,变成了白色。

  他打电话问过了达瓦,客栈的房间里,并没有那只手表。

  江漠北吸着烟,迷雾中他的眸子似乎也慢慢迷失,带着说不出的暗沉。

  纪南羡生物钟一向准时,今天倒是多睡了半个小时。

  “早。”纪南羡又是干巴巴的一句话。

  江漠北漆黑的眸子,不似往常的温润。纪南羡明显感觉今天的江漠北不对。

  江漠北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烟味道,莫名带着蛊惑的味道,那个碾碎烟头的动作,让纪南羡看了很久。

  有些东西是应该丢掉了,江漠北手心握紧,带着几分寒意。

  “走吧。”江漠北拿好了手中的钥匙,下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店主打着哈欠走出来。

  纪南羡自觉走出去,站在小旅馆的阶梯下等着江漠北走出来。

  “小伙子,你那家子可真是俊。”店主的眼睛扫过江漠北身后走下来的纪南羡,是真诚的夸赞。

  “谢谢。”江漠北客气答谢,棱角分明的侧脸并不是那么僵硬。

  也不知道是谢谢店家的客房,还是谢谢店家说的那句话。

  纪南羡透过那门看见了带着微微笑意的江漠北,有几分惊诧。

  “你刚才在笑什么?”纪南羡弯唇问着,今天的太阳极好,连带着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很好。

  “没什么,走吧。”江漠北看着纪南羡好奇的眼神,有几分浅笑。

  纪南羡和江漠北到达医院的时候,格勒已经转到了普通的病房去。

  问过护士才知道,桑吉大叔的小子六斤六两,是个健康的小男孩,包裹着小被子在母亲格勒身边躺着睡着了。

  纪南羡想到了自己吉豆,那个可爱的小孩子,刚开始抱着他的时候,他只有四斤多。

  因为早产好多天,吉豆一直放在保育箱里,过了半个月才脱离危险。

  纪南羡被特别允许走进产房看那小子,特意在洗漱间里洗了好几遍手,才慢慢走进去。

  纪南羡走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格勒慈爱的看着角落里憨憨的小子,她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浅浅的眉毛还看不真切,小小的眼睛像一条细缝,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什么都是小小的,都是肉嘟嘟的。

  “孩子很可爱。”纪南羡不知道说什么,那小宝贝还安静的睡着,并不知道他的妈妈经历了什么。

  格勒笑笑,带着母亲的慈祥笑意。

  纪南羡从房间出来没有看见江漠北的影子,顺着房间寻找的时候,就听见水房里江漠北说话的声音。

  “到哪里了?”江漠北不咸不淡,带着几分严肃。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江漠北便挂断了电话,转身的时候就看见纪南羡看着自己。

  “孩子很可爱。”纪南羡干巴巴的又是这句话,她似乎不善于和别人打交道,想说话也是没有情绪的。

  江漠北看一眼纪南羡,她脸上带着少有掩饰不去的孩子气,有几分柔软。

  “走吧。”江漠北脸上的表情,倒是柔软了不少,这样的纪南羡才更真实一些。

  早上医院的人渐渐多起来,医院挂号取药的地方,慢慢围满了穿着宽大藏袍的人,纪南羡穿梭在人群中,有种找不到方向的感觉。

  江漠北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纪南羡就这样被隔断在人群中,她走不过去。

  纪南羡的手被拎起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戏谑的声音:“走路都不看路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