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生不羡 > 第80章:异国的街
  满桌子的人都看着切鲁和纪南羡的动作,带着几分笑意。

  纪南羡倒是微微不舒服,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纪槿看着纪南羡微微惊愕的动作,似乎知道纪南羡迟疑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纪南羡看着碗中放着的饺子,有点微微酸涩。

  那个时候还和孟姨一起包饺子,邀请了楚京墨来家里,本以为所有的事情就那样顺其自然的发生,她会和楚京墨结婚,过着最平淡的生活,时间慢慢走,总有一天会忘了自己从前的经历,也会忘了心里一直住着的那个人。

  关于记忆,关于纪南羡的爱情,都在岁月的尘埃中慢慢葬送掉所有的过去。

  一顿饭吃的很悠闲,纪南羡感觉自己的心情在慢慢平静下来,偶尔的时候会想到江漠北,会想到那个人冷冽的野性,也会想到那个人平淡的温柔。

  “吃完饭让切鲁带你出去走走,今天的天气还不错。”纪槿姑姑看着面色带着淡淡粉色的纪南羡,开心的说着。

  “好。”纪槿姑姑说的慢,切鲁带着浅笑看着纪南羡,眸光流转,似乎装了漫天的星辰。

  没有给纪南羡任何拒绝的机会,等纪南羡吃完饭,纪槿就给纪南羡套上了一个厚厚的衬衫将纪南羡和切鲁送出了门,小班布留在家里和纪槿姑姑一起玩游戏。

  纪南羡看着纪槿的样子,羡慕了许多。

  纪槿姑姑最美的时候,遇见了那个一生都可以托付的人,也遇见了那个可以将她宠成一个小孩的世界。

  切鲁将衣架上挂着纪南羡的棕色围巾拿下来,小心的给纪南羡围上,轻轻拍了拍纪南羡的脑袋。

  “小心点。”纪南羡下楼梯的时候,切鲁皱眉开口看着纪南羡。

  纪南羡心里一热,对着切鲁笑了笑。

  江漠北住在纪南羡心里,他是一个纪南羡需要的男人。

  切鲁站在纪南羡身边,他是一个纪南羡认为绅士的男人。

  这所有的差别,也不过是时间和遇见的关系。

  “小宝宝……还好吗?”切鲁和纪南羡并肩走在一起,像是拉着家常。

  “还好。”纪南羡被围巾遮住了嘴巴,似乎只露出了鼻子和眼睛,说话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几分濡湿。

  “班布小的时候,可没少折磨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后来在班布慢慢长大的时候,我也开始慢慢长大,也就在一夜之间,我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爸爸,知道了肩膀上肩负的东西。”切鲁说的风轻云淡,但是纪南羡知道那些说出来丝毫没有轻重的话,似乎被岁月掩去了许多的重量。

  纪南羡能想象出班布小的时候是怎么折磨切鲁的,她不知道切鲁所说一夜之间变成了爸爸是什么样子。

  一个小孩子的出生,一个小孩子的成长,意味着生命轨迹的诞生。对谁来说,都是那么艰难。就像纪南羡选择留下这个孩子,她知道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自己将要一直走着最艰难的路。

  “班布一直在问我,为什么妈妈不在他身边,不管他多么开朗,多么活泼,他没有妈妈这个事实,似乎就是他心里一直放不下的东西,我知道他的心思。”切鲁是一个很好的倾诉者,而纪南羡也带着娴静的心情听着一个人的诉说。

  这样的感觉很奇妙,当别人说什么的时候,你总是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这是不是慢慢靠近的信号?

  “班布的妈妈,在生下班布以后就离开了,我们没有婚礼,什么都没有,我甚至忘记了她的样子,可是现实就是让你对从前想象的生活屈服,南羡,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你选择留下这个孩子,但是我为你骄傲。”切鲁说的真诚。

  “如果没有那个姑娘的坚持,大概不会有小班布,也不会有我的快乐。”切鲁说到小班布名字的时候,带着满脸的笑意,那种不经意的幸福,让纪南羡笑了起来,气氛在这一瞬间轻松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选择,只是我知道,我这个选择,大概是当时做的最正确的决定。”纪南羡眨眨眼看着切鲁,带着几分沉静,眼神之中都是坚定。

  “我忘记了孩子的爸爸。”纪南羡说着话,不自然的拢着自己耳边的碎发,耳垂红红的。

  切鲁知道纪南羡说了假话,也知道那是纪南羡不愿意提起的人。深深看了一眼纪南羡,切鲁默不作声,她心里的那个人,一定占据了她整个的心。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一直看见的,是她笑着的脸,一直一直。

  切鲁和纪南羡走到了一个热闹的小镇,晚饭之后,所有的人都会选择来小镇的中心,沿着小镇的中心走半个小时就回去睡觉。这样彼此之间有了更多的时间交流,镇子里的人也很热情,镇子里百岁的老人也很多。

  纪南羡和切鲁并肩走着,身边走着的有萌态的小孩子,也有热恋的情侣,纪南羡时不时笑一笑。切鲁遇见了很多熟悉的人,有时候贴脸问候,有时候也会笑着说几句话,这个时候纪南羡也会笑着停下来站在切鲁身边。

  街灯都是闪灼着类似星辰的小灯,一条长长的街似乎看不到尽头,带着神秘,也带着浪漫。

  “这边真热闹。”纪南羡由衷说着,被热闹的气氛感染,笑了起来。

  “有没有在这里过完一生的打算。”切鲁看着纪南羡带水的眸子,轻笑问着。

  “不知道。”纪南羡猛地沉默下去。

  面临选择的时候,纪南羡犹豫了,这里是一个美丽的小镇,也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地方,姑姑在这里,她应该会过得很快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切鲁问自己的时候,纪南羡沉默了。

  当时想到的只是,如果在这里过完一辈子,那这辈子就不会见到江漠北了。

  可是他们之间,明明分手了。

  纪南羡低头走着的时候,围巾一角掉落了下来,正想要系好的时候,却被切鲁抢了先。

  “想些什么?”切鲁将纪南羡掉下来的围巾重新解了系好,眼神温柔。

  纪南羡眸子黯淡了些,惊讶切鲁的动作,抬起头的时候,远处一闪而过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只是定睛去看的时候,纪南羡失了神。

  那是江漠北吗?

  是自己眼花了吧。

  陈嘉言愣神的时候不见了自家老板。

  实在是不理解当时那个对自家老板充满希望的陈嘉言为什么这么绝望,一起和自家老板出的门,可是为什么不见了老板的影子。

  穿梭在人群中,陈嘉言还是没有见到江漠北。

  实在是不解自家老板为什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出差,而且,也没有出差的样子啊。

  像今天这种情况,明明就是散心啊。

  走在这个小镇,陈嘉言满脸的新奇,走走停停看着四周的异国风情,陈嘉言带着笑意。

  陈嘉言知道自家老板为什么带自己来的时候,简直是绝望的,就好像现在,要是不知道老板的性取向,陈嘉言一定会觉得自家老板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老板……我们回去吧。”江漠北临近醉酒的时候,给陈嘉言打了电话,陈嘉言从小镇的大街上疯跑着到了街角一个小酒吧,便看见了衣衫不整的江漠北。

  江漠北喝酒的时候,从来都不说一句话,就像现在,无论陈嘉言说了多少话,江漠北还是无动于衷。

  “老板……该回去了。”陈嘉言看着默不作声一个劲儿灌自己酒的江漠北,实在是有几分无奈。

  江漠北一杯接着一杯酒,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吃错了什么药,为什么会天南海北的到处飞,只是为了知道纪南羡,看见那个男人给纪南羡围上围巾的时候,江漠北所有转备好的话都卡在自己的喉咙里。

  他想告诉纪南羡,如果玩够了就和自己回家。

  可是该死的,为什么纪南羡会对着那个那人笑。

  江漠北没有追上去,他怯懦了。

  他不敢听见纪南羡说她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他怕了。

  自己一个人走在这个没有尽头的街头,江漠北像一个游魂,失去了方向。

  当一个人无比想念一个人的时候,时间就是最长的距离。

  陈嘉言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江漠北,颓废或者说没有生气。

  看一眼江漠北,陈嘉言只能拿出手机和顾子夜说话了。

  “又喝醉了。”陈嘉言看着江漠北,有几分担心,对着电话那边的顾子夜说话,满是无奈。

  想到临行前顾子夜对自己的嘱咐,陈嘉言就觉得辜负了顾子夜。

  “shit!”顾子夜将脑袋从办公桌上抬起来,刚刚结束了一个会议就接到陈嘉言的电话。

  “拖回宾馆,明天的机票给我拖回来。”这不是顾子夜认识的江漠北,顾子夜说话的时候带着无奈,什么时候江漠北也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好。”陈嘉言看着江漠北,到底是答应了下来。

  街头的冷风吹了好久,纪南羡的心情也慢慢好转,只有那一瞬出现在纪南羡眼神中的恍惚,似乎让纪南羡的眸子停滞了很久。

  纪南羡笑笑没有说话,想到路静若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发给自己的短信,心里涩涩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