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生相望不相思 > 第九章 毁得一干二净
  那简短三个字,让阎少琨打了个寒颤。

  但那一瞬间的心悸过后,便是更猛烈的怒气。

  “长本事了,敢恨我?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阎少琨贯彻最深处,凶猛疯狂的激撞近乎施虐。

  待这惩罚性的战役结束,阎少琨提起裤子便大步离开。

  “汤瑶,你若再背叛我,我绝对会把你毁得一干二净!”

  他的一句话,给汤瑶的命运定了结局。

  就算死,她也只能是他阎少琨的女人。

  汤瑶胸口一闷,喉间一片气血翻腾,直直喷出了一口乌血……

  阎少琨,我若死了,你会有一丝丝难过吗?

  汤瑶意识昏沉地睡了过去,直到翌日清晨,牢房门外传来了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她才醒了过来。

  “夫人,起来上路吧。”一个声音沙哑的侍卫走了进来。

  汤瑶揉了揉双眼,她现在看什么都是双重影。

  “去哪?”她嘴里还是浓郁的血腥味。

  “你去了就知道。”侍卫没有多说,直接拉着汤瑶便往外走,动作还有些急促。

  汤瑶被这突然的大幅度动作带得又细细咳嗽起来,随后猛地一呛,布满枯草的地上又落下了暗红色的血。

  侍卫有些不耐烦,直接扛起汤瑶便大步走了出去。

  深山断崖。

  汤瑶被重重扔在地上,清晨的岩石地,有着湿漉的青苔印,还有尚未融化的残雪。

  她费力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看清前面裹得严实的人是苏清清。

  “姐姐。”苏清清摘下口罩,面色淡然。

  “苏清清,你儿子不是我杀的。”身着单薄的汤瑶冷得哆嗦,连声音都不利索。

  苏清清闪了闪眼眸,然后轻咳一声:“我知道,可他跟你一样,都在挡我的路。”

  汤瑶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难道那孩子不是阎……”

  “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苏清清挑了挑柳叶眉,看向汤瑶的神情透着一丝审视,“倒是姐姐……

  你想痛不欲生活着,还是痛痛快快死去呢?”

  汤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听苏清清说这种话,情绪丝毫没有起伏。

  “虎毒不食子,你会遭天谴的。”她替那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感到不值。

  “天谴我不感兴趣,但我可是很期待大帅亲手把你推下这断崖呢……”

  苏清清笑盈盈说着,眼眸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可就是那一笑,让汤瑶瞬间毛骨悚然。

  侍卫将苏清清绑在了断崖边,然后脱了身上的侍卫服,露出里面的死囚衣裳。

  汤瑶静静看着他们的举止,心中已经明了。

  不一会儿,一阵急促的马啸声由远及近,神情凶狠的阎少琨只身骑马赶了过来,没有带一个侍从。

  “汤瑶,放了清清!”阎少琨低吼着,拔出了腰间的枪。

  汤瑶扯了扯嘴角,心如死灰。

  这样的情形,她早料到了。

  旁边的死囚沙哑着声音开口:“只要大帅带足了银票,我们主子自然不会伤害苏姨太!”

  阎少琨愤恨地看着汤瑶,七窍都在冒烟。

  “你非要跟我走到这一步吗?”他怒声质问。

  汤瑶微微勾了勾唇角,神情透着一丝凄凉。

  “我和苏清清,你选谁?”她笑着问道,无视他直指自己的黑色枪口。

  “汤瑶,你在家里胡闹我都忍了,但勾搭死囚越狱是要直接处死的,你给我放清醒点!”阎少琨黑沉着脸说道。

  处死?她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

  汤瑶往后退了一步,有种视死如归的释怀感。

  “阎少琨,我不要你了。”她的声音被风吹散,在山谷里传来阵阵回音。

  阎少琨的心毫无防备地狠狠一颤,随即是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结婚那天我们发誓……说要爱彼此到生命最后一秒,我做到了,可你呢?”

  她肺里又翻涌上来一股沉闷感,连着咳出了几口血。

  汤瑶苦涩一笑,用冻红的手抹去唇上的乌血:“我找杜大夫真的是看病,你怎么就不信呢?”

  她没去看阎少琨的脸色,摇摇欲坠朝断崖边的苏清清走去。

  “唔……”苏清清被胶带堵住了嘴,无助看着阎少琨。

  汤瑶弯腰捡起地上的匕首,眼神空洞地看着这个演技超群的女人。

  “如果我说眼前这一切都是她串通死囚自导自演,那孩子也是她亲手……”

  她想拿刀划开苏清清嘴上的胶带,让阎少琨亲口听听这个女人的解释。

  “嘭!!”巨大的枪响,震得林子里的鸟四处乱蹿。

  汤瑶低头看着胸口溢开的血花,凌乱的呼吸在空旷的山间异常清晰。

  “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她闭上眼,整个人直直往后仰,跌落了深不见底的断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