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故人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

  外面响起了陆弃的脚步声,苏清欢站起身来道:“这人就是经不起唠叨。”

  话音刚落,陆弃推门而入,对苏清欢笑笑:“吃过饭了?”把手里的一包羊角蜜递给白苏。

  苏清欢“嗯”了声,有些诧异地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原本以为要吃到半夜呢。”

  见她要上前,陆弃摆手拒绝,道:“我喝了两杯酒,等我去隔壁沐浴。”

  苏清欢眯起眼睛:“就这么简单?”

  她分明闻到了蔷薇水的味道,而且应该是很金贵那种。

  “席间有歌姬作陪,”陆弃淡淡道,“身上可能沾染了些气味。”

  苏清欢倒不是不信他,只是听到这些还是难免不快,冷哼一声道:“宴无好宴!”

  陆弃见她不悦,便多解释了几句:“敏郡王是个好。色之徒,府里蓄养了几十个歌姬,喜欢用来待客。他以为这样是对我奉若上宾,殊不知,我家有河东狮。”

  “你才是河东狮!”苏清欢骂道,“有没有别人拉扯?”

  陆弃道:“我若是不想,谁能碰到我的衣角?只是上来敬酒,被我拒绝了。可笑的是,敏郡王以为我不喜欢女人,竟然让人叫来了两个小倌儿。”

  “噗——”苏清欢笑了,“长得好看么?”

  陆弃拉下脸:“苏清欢!”

  “行了行了,快去沐浴换衣裳去。”苏清欢嫌弃地道。

  陆弃出去后,白苏宽慰苏清欢道:“夫人,将军只是出去应酬,您别生气。”

  “没生气,”苏清欢不以为意地摆摆手,“但是也得让他知道,我是有脾气的。”

  白苏抿嘴笑。

  “白苏,你去厨房给将军弄碗醒酒汤,这店里厨房做的我怕不干净。”

  “是,等将军回来陪您,奴婢就去。”

  白芷不在,白苏不放心她一个人。

  陆弃沐浴洗漱回来后,白苏才退了出去。

  “阿妩乖不乖?”陆弃挨着苏清欢坐下,伸手爱怜地摸了摸她隆起的腹部,侧头贴在她肚子上,“阿妩,我是阿爹,你听见了动一动。”

  苏清欢笑他:“她能听懂什么!快起来,咱们什么时候启程?我有点着急,想见穆嬷嬷了,也想师傅。”

  “娘,”世子在外面敲门,“您在吗?”

  “锦奴,快进来。”苏清欢在陆弃耳朵上拧了一把道。

  世子进来的时候,就见苏清欢笑盈盈地对他招手,而她身侧正襟危坐的陆弃则一脸不耐烦。

  他知道肯定打扰了他们,但是还是道:“表舅,娘,我在外面逛的时候遇到了司徒清正,他想来求见。”

  苏清欢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下意识地道:“谁?司徒清正要来求见?”

  “嗯。”世子点点头,“现在就在外面等着。”

  苏清欢推了把面无表情的陆弃:“你出去见见?”

  “嗯。”陆弃站起身来,对世子道,“你也来。”

  苏清欢冲世子点点头。

  这一路上,她已经发现陆弃有意识把世子当成大人对待,不管出去办什么事情都带着他。

  但是刚才去敏郡王那里,陆弃却没有带他,想来是已经提前打听到了敏郡王的尿性,知道他会在席间弄些少儿不宜的把戏。

  只是没想到,世子带着侍卫出去溜达的功夫,竟然遇到了司徒清正。

  世子却道:“表舅,司徒清正说,要求见娘。”

  他没好意思说,您就是个搭头……

  陆弃沉了脸,甩袖道:“就知道他无事献殷勤,定是有算计。”

  不知道他家七大姑八大姨谁有病来求医,呵呵。

  “你去看看,”苏清欢开口道,“如果是司徒夫人生病,你就让他带来。要是他父母和妹妹,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

  孕妇最大,恕她对心术不正的人没有丝毫的怜悯。

  陆弃道:“我有数,你好好歇着。锦奴,陪着你娘。”

  等他出去后,苏清欢却道:“锦奴,你出去在外面听听,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世子苦笑:“我表舅的身手,我怕是……”

  苏清欢眼珠子转转:“没事,司徒清正是个文官,只要他不发觉就行。走,咱俩一起去。”

  “好,我陪您。”

  两人蹑手蹑脚地出来,在陆弃会客间外面贴着窗户纸侧耳倾听。

  “秦将军,只要您让夫人救回内子,司徒清正日后任您驱使!”

  司徒清正声音沙哑,带着无尽的疲惫和哀求。

  苏清欢甚至有种茫然,这还是那个当街指责她的刚正不阿的司徒大人吗?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能把他折磨得如此卑微?

  “令夫人怎么了?”陆弃开口问道,“我不用你为我驱使,如果司徒清正卑躬屈膝,也就不再是司徒清正了。”

  司徒清正声音带上了几分颤抖,道:“忽然之间就失声了,我不知道她是中毒了还是被人伤了……”

  他只是带着两个儿子出去拜访大儒,走了不过三个月,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眼睛失去神采,也说不出话来的司徒夫人。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一定是他家人对她做了什么。

  本来他想带着她一起走的,可是临行前母亲生病。他想取消行程,却又舍不得好容易得到的隐世大儒的帖子。

  司徒夫人主动留下侍疾,他想着回乡这么久,家人对她尚可,便答应下来。

  若是他知道会发生之后的事情,他绝不会离开。

  司徒清正说完后跪倒在地,哀求道:“从前多有得罪,只要夫人能够救治内子,将军和夫人如何处置,司徒清正绝无二话!”

  “你起来!”陆弃蹙眉沉声道,“进来!”

  苏清欢推了把世子让他离开,自己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门:“将军,我可以进来吗?”

  陆弃提着司徒清正的肩膀把他提起来,冷声道:“有事说事,你这样我看不起你。今日不提旧事,只论她们女人的交情。”

  说完,他走到门边拉开门,对苏清欢道:“症状都听清楚了?”

  苏清欢点了点头,看向司徒清正道:“司徒……先生,您回去把夫人带来,我替她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