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谍影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奔走营救(求双月票)
  宁志恒的电报发往重庆,很快传递到局座的手中,刚刚从统帅部汇报完工作的局座,正是心情大好,可一看到这份电文,脸色一沉,顿时就没有了笑容。

  今天向委座的汇报中,自己还特意为岳生和万木林请功,委座对此事高度赞扬,还要重奖有功之人。

  可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万木林竟然就被七十六号给抓捕了?七十六号的动作怎么这么快?怎么会发生这样的疏漏?这让局座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其实以局座的为人行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情报工作危险而残酷,牺牲是在所难免,他并不在意这些。

  可万木林却是不同,他是岳生的大管家,也是最得力的助手,还是岳生的姑表弟,当初岳生穷困落难之时,是万木林伸出援手救了他,最后还辅佐岳生多年,可以说,万木林对岳生而言,早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兄弟和主仆。

  局座和岳生一向关系密切,对于万木林和岳生的关系是极为了解的,所以万木林这枚棋子是绝不可以轻易抛弃。

  而且岳生这些年来,为局座出力极多,甚至是倾囊相助,可最后不得不逃离经营多年的上海,远赴香港藏身,局座一直是心有愧疚,这一次的行动,又是他出面委托岳生,如今大功告成,做事的万木林却被捕,如果真的袖手旁观,坐视万木林不管,岳生那边也是绝对交代不过去的。

  所以局座决定尽力营救万木林,可是军统局在上海方面的力量有限,宁志恒甚至明言自己无力援救,局座虽然心中恼怒,可是他也知道宁志恒的秉性,这个年轻人在大局面前是绝不会退缩和迟疑的。

  毕竟万木林做下的案子太大,在日本人高度重视下,就算是宁志恒,也不敢轻易犯险,不然导致上海情报科出现任何损失,都是局座不愿意看到的。

  老实说,如果让局座在上海情报科和万木林之间选择的话,局座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上海情报科,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所以既然宁志恒明言无力援救,局座也不好强求,再说,这一次的营救行动,他打小算盘,做事不地道,让黄贤正和宁志恒都极为不满,如今再让宁志恒去擦屁股,他也实在张不开嘴,现在看来只能另想办法。

  至于上海站,局座也是马上否决掉了,上海站刚刚重新组建,第一批的行动人员刚刚到位,给他们配备的情报人员还没进入上海,就算是进展顺利,那也只有行动能力,而没有情报能力,况且这件事情,只能智取不能用强,所以上海站在这件事情上帮不上半点忙,也被局座抛开一旁。

  局座思虑再三,马上向香港的岳生发报,通知了万木林被捕的事情,并和岳生紧急协商营救万木林的事宜。

  岳生一接到电文,顿时急的眼睛都红了,万木林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出来。

  于是短短的一天里,重庆和香港之间的电波频繁交织发送,终于经过多次商议,定下了营救措施。

  军统这边实在是不宜出面,而岳生当初在上海盘踞多年,和各方面的政府要员,高官显贵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交情,是有名的交游广阔。

  于是双方商定,军统局申请了一批资金,局座甚至自己也拿出了一笔巨款,再由岳生出面,收买疏通关节,试图营救万木林。

  就在当天下午,岳生的另一名助手司光远坐上了开往上海的客轮,紧急赶往上海,开始了营救万木林的工作。

  司光远一到上海直接拜访了新政府的头号大员,王填海的左右手,时任伪政府财政部长,警政部部长,特工委员会委员的周福山。

  因为岳生之前和周福山的关系也不错,周福山还是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主管上司,找他应该是最为合适的。

  可是让司光远失望的是,周福山听说是岳生的特使,开始还是笑脸相迎,可最后一听是为了捞万木林,而且是从七十六号特工总部李志群的手里捞人,当时就直接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司光远并不清楚周福山和李志群之间的恩怨,这件事情如果在两个月前还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时至今日,周福山和李志**恶已深,彼此之间多有仇怨,周福山又怎么可能出面自讨没趣。

  司光远看到周福山推辞,心中焦急,于是再三请求,最后周福山干脆直接告知事情的原委,他们这些官场老手,怎么可能把事做绝,他到底不愿意得罪岳生,于是最后指点司光远,让他去找时任伪政府中央党部副秘书长任曼山。

  周福山向司光远仔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