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 第3697章 好气又好笑
  这对聂榕来说,肯定和死了差不多的难受。

  不过,他偏瘫了,对聂家倒是好事。

  就凭聂榕那个脾气,早晚踩人会踩在钉子上。

  他偏瘫了,省得给聂家招祸了。

  汽车开到最快,一路疾驰,驶入雕刻时光。

  不等汽车停稳,岳崖儿就开门下车,跑进客厅。

  客厅里,小树苗儿正坐在顾君逐腿上,搂着顾君逐的脖子,趴在顾君逐的胸口,一动不动,乖巧的像是睡着了。

  顾清润给小树苗儿检测了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说小树苗儿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并不是太高,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让小树苗儿多喝点水,多尿几泡尿,再睡上一觉,明天就好了。

  可小树苗儿不肯睡觉。

  连卧室都不肯去。

  顾君逐想抱他去卧室,他哼哼唧唧撒娇,指着沙发,拼命往沙发上挣。

  顾君逐没办法,只能依着他,抱着他在沙发上坐着。

  顾君逐想哄他睡觉,想打横抱着他,他也不乐意,非要挎坐在他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和他面对面坐着。

  坐了那么久了,顾君逐都替他累的慌,他却就是不肯挪地方。

  谁说也不行。

  顾君逐和叶星北轮番上阵都没用。

  看着往日活蹦乱跳的儿子,变得傻乎乎的,往日灵动的大眼睛没了神采,顾君逐心疼又担心。

  哪怕顾清润说了一百遍,他儿子只是醉了,睡一觉,明天就好了,可没亲眼看到他儿子好,他悬着的一颗心就无法放下。

  见到岳崖儿疾步进门,叶星北和她打招呼,“崖儿,你回来了?”

  “嗯,”岳崖儿快步走过去,“小树苗儿没事吧?”

  “清润说没事,”叶星北无奈说:“就是不肯去睡觉,就这么一直坐在顾君逐腿上,谁也不许动,谁也不让摸,愁死了。”

  又愁又担心。

  醉汉她倒是见过不少,可喝醉酒的孩子,她还一个都没见到过。

  看到自己儿子这样,她一颗心揪疼的厉害,心里没着没落的,担忧的不行。

  “没事,我看看。”岳崖儿理解她的心情。

  当妈的,孩子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就忍不住胡思乱想。

  就是关心则乱。

  越重视,越承受不起半点闪失,越患得患失。

  她想给小树苗儿检查,小树苗儿使劲往顾君逐怀里钻,小手用力拍她,不许她碰。

  顾君逐和叶星北使出浑身解数,才安抚下小树苗儿,让他窝在顾君逐怀里,老老实实的让岳崖儿检查。

  岳崖儿给小树苗儿仔细检查了一遍,放下心来,安抚的冲叶星北笑笑,“没事,确实就是喝醉了,睡一晚,每天就没事了。”

  叶星北又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谢天谢地!”

  众口铄金也能用在这种时候。

  顾清润给小树苗儿检查了。

  家里那位儿童医生也给小树苗儿检查了。

  他们两个都说小树苗儿没事,可叶星北还是有些担心。

  现在,岳崖儿也说小树苗儿没事,三个人都说小树苗儿没事,叶星北终于放心了。

  她捏捏小树苗儿的脸蛋儿,又好气又好笑,“让你再贪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