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少帅 > 第3862章 战
  “弯弓射大雕,西北望,射天狼!

  一壶清酒在楚天和蒋胜利的轻描淡写中很快告尽,女体盛身上的寿司和鱼片也落入两人口中,只剩下几个关键部位没有动筷,蒋胜利喝下最后一滴酒时,叹息一声:“当年的峥嵘都已逝去。”

  “老一辈的,都在我们的回忆里,而你们的,才刚刚开始。”

  蒋胜利把精致酒杯放在桌子上,或许是起了难得的酒兴,叱咤风云的老人对楚天大声笑道:“少帅,无论一个星期后的结果会怎样,我想我们今生都怕不会再见面了,我会渐渐从舞台落幕。”

  “而你却开始波澜壮阔。”

  楚天摇摇古色古香残存可怜的酒壶,给蒋胜利和自己各倒上半杯,继而就把它丢在榻榻米上,啪一声清脆,酒壶落了一个粉碎,桌子上的纯真少女首度一震,但很快又恢复了自始至终的平静。

  举起半杯酒,楚天眼神真挚地开口:“任何一个老人都值得我们晚辈尊敬,不仅是因为他们的生活阅历与智慧,更是因为这些老人都代表着人生,都代表着太多太多历史故事和璀璨的智慧。”

  “所以这半杯酒,楚天敬蒋先生。”

  楚天仰头,干杯。

  蒋胜利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一饮而尽,如果不是立场和背景不同,两人一定可以成为忘年之交,如非欧阳姐弟先后死在楚天手上,蒋胜利也会不惜代价策反楚天,可惜这世界最没有的就是假设。

  彻底放下酒杯后,一名蒋氏保镖就上前一步,在老人耳朵轻轻嘀咕几句,白发苍苍面容枯瘦而坚毅的老人望着楚天道:“少帅,整个东瀛有九成九的人不敢动你,但我们今天碰上零点一成。”

  “外面已经来了近百人,看样子像是要我们的命。”

  楚天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神情没有太多起伏:“这零点一成,如果不是敬宫亲王那疯子的余孽,那就是根本不知我真实身份的人,照目前形势来看,后者似乎多一点,毕竟亲王在冷宫。”

  “那少帅亮亮身份?”

  蒋胜利捏起纯真少女眼睛上的一片薄荷,意味深长的向楚天发问,后者毫不犹豫的摇头,声线平缓:“不急!来了东瀛不杀几个人渣,岂不是辜负了我这一踏?等我杀个痛快再亮身份不迟。”

  被拿掉薄荷叶的少女露出亮丽的睫毛,只是她并没有张开明亮的眼睛,蒋胜利又捏起另一只眼的薄荷,合并塞入嘴里咀嚼:“少帅用意不止杀个痛快吧?你是想要他们卷入天藏大师的诏令?”

  楚天哈哈大笑起来:“蒋先生想多了。”

  “少帅手段有点阴暗,不过我相当欣赏!”

  蒋胜利很玩味的抛出这话,接着望向几近裸.体的少女:“泱泱中华,礼仪之邦,只是面对教而不化的蛮夷,必须采取暴戾血腥的手段才能让他们散去杀戮祸心,十年报仇太晚,只争朝夕。”

  “蒋先生说得好!”

  楚天脸上掠过一丝笑意,手中筷子在指间灵活闪动:“阴暗手段、无耻行径只是相对来说,一旦拉长了时间,那就不会有什么痕迹甚至会变得顺其自然,当今,还有多少人会仇恨八国联军?”

  “还有多少人知道旅顺大屠杀?怕是已经很少了。”

  楚天叹息一声:“烧杀抢夺的瑰宝,也已经能合法拍卖。”

  在一抹憋屈和苦楚之中,楚天算是能够体会周龙剑的无奈和阴狠,面对畜生,唯有用屠刀让它屈服和顺从,所谓仁义道德感化就是妄想,楚天露出苦笑,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向周龙剑的阴暗发展。

  蒋胜利轻轻一笑:“没错!时间确实是把杀猪刀。”

  在他的笑声中,楚天手中的酒杯啪的碎裂,他修长的双指夹起一片锋利碎片,没有任何征兆,他轻轻掠向纯真少女的咽喉,后者身躯瞬间僵直,随即整个人倒飞出去,身上寿司骤然消失不见。

  楚天没有半点惊慌,手指一弹,东瀛女子再度向侧一闪,同时手中亮出一支小刀,叮!金铁交鸣之声在房间里响起,两道寒光闪烁的亮点一触及离,楚天嘴角勾起一抹赞许:“身手真不错。”

  蒋胜利也点点头:“怪不得能忍着不动。”

  东瀛女子眼里的寒冷愈加狂暴,她心知自己恐怕很难活着走出门,在东瀛男子和爱子他们惨死时,她就清楚楚天和蒋胜利会杀了她,只是当两人没有立刻动手杀她,她最终按捺住冲出去的念头。

  希望这段时间有奇迹出现。

  可惜自家主子像是没发生房内异常,半个小时都没派人过来,直到最后楚天和蒋胜利交谈完毕,才获知外面有援兵包围,这让她生出一丝希望,所以楚天一动手,她就不顾赤.裸躲了出去。

  “可惜终究要死,蒋先生,让给你了。”

  楚天笑声醇厚,很有礼貌的向蒋胜利开口,后者淡淡一笑,手指曲起一挥,独臂男子骤然一摆飞刀,刀身反射出房间光芒晃过东瀛女子的眼睛,裸.体少女骤然举刀挡在眼前,同时身体暴退。

  刀光一闪,一抹鲜血溅起。

  东瀛女子贴墙站稳,却发现小腹一阵火辣辣的灼热感,她低头一看,小腹处一道两三寸长的伤口正在溢着血丝,显然是刚才躲避时被飞刀所伤,雪白的身子晕开一片血红,楚天再度拍手笑道:“果然例不虚发啊。”

  接着,他向蒋胜利伸出手:“蒋先生,咱们出去吧。”

  蒋胜利轻轻点头,在楚天的搀扶中颤巍巍站起,盘腿久坐确实伤腿,随后就挪挪腿脚跟楚天出门,五名保镖和风无情分站在两人前后,严密保护着他们杀出去,独臂男子则再度捏起一把飞刀。

  东瀛女子脸色惨白,手中小刀微微颤抖,她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下一秒,她一脚踢飞身边物体砸向独臂男子,随后又射出一刀取其要害,最后趁着赢取的空挡死命扑向隔音木门,张嘴大呼:“他是楚……”

  楚天两字还没说出来,少女身躯就瞬间巨震,一把飞刀刺在她的咽喉,割断了她示警性的字眼,让她竭尽全力拿命换来的喊叫失去实质意义,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独臂男子的飞刀是如此厉害。

  她想要自己死得有点价值,但终究还是让她失望。

  当独臂男子闪出外面时,樱花座的客人已被疏散完毕,四周挤满了杀气腾腾的东瀛男子,一目扫去至少有上百人,这些人穿着各式各样衣服,手里却拿着清一色的砍刀,散发着阵阵慑人杀气。

  “这一架干得莫名其妙,却也相当有意思。”

  蒋胜利望了眼重新戴上黑框眼镜的楚天,眼里闪过一丝淡淡笑意,楚天却一推眼镜,暗道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啊,铃木老头的名字还真不是盖的,瞬间就能召集出这么多人马,看来这一架有得玩。

  “杀吧!”

  蒋胜利似乎想让楚天欠点人情,于是先快半拍吐出一字,蒋氏保镖没有说话,更没有一丝慌乱,显示出了极好的战斗素质,他们自动地把楚天和老蒋围在中间戒备着,也在听候蒋胜利的命令。

  “他?我也是他打的!”。

  庞大人群后面冒出一名缺了不少牙齿的东瀛男子,他一脸愤怒和畏惧的指着楚天,他想不到楚天真来了樱花座,还在这里闹出事情,所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条件反射就出来指证楚天的暴行。

  “上!”“弯弓射大雕,西北望,射天狼!

  一壶清酒在楚天和蒋胜利的轻描淡写中很快告尽,女体盛身上的寿司和鱼片也落入两人口中,只剩下几个关键部位没有动筷,蒋胜利喝下最后一滴酒时,叹息一声:“当年的峥嵘都已逝去。”

  “老一辈的,都在我们的回忆里,而你们的,才刚刚开始。”

  蒋胜利把精致酒杯放在桌子上,或许是起了难得的酒兴,叱咤风云的老人对楚天大声笑道:“少帅,无论一个星期后的结果会怎样,我想我们今生都怕不会再见面了,我会渐渐从舞台落幕。”

  “而你却开始波澜壮阔。”

  楚天摇摇古色古香残存可怜的酒壶,给蒋胜利和自己各倒上半杯,继而就把它丢在榻榻米上,啪一声清脆,酒壶落了一个粉碎,桌子上的纯真少女首度一震,但很快又恢复了自始至终的平静。

  举起半杯酒,楚天眼神真挚地开口:“任何一个老人都值得我们晚辈尊敬,不仅是因为他们的生活阅历与智慧,更是因为这些老人都代表着人生,都代表着太多太多历史故事和璀璨的智慧。”

  “所以这半杯酒,楚天敬蒋先生。”

  楚天仰头,干杯。

  蒋胜利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一饮而尽,如果不是立场和背景不同,两人一定可以成为忘年之交,如非欧阳姐弟先后死在楚天手上,蒋胜利也会不惜代价策反楚天,可惜这世界最没有的就是假设。

  彻底放下酒杯后,一名蒋氏保镖就上前一步,在老人耳朵轻轻嘀咕几句,白发苍苍面容枯瘦而坚毅的老人望着楚天道:“少帅,整个东瀛有九成九的人不敢动你,但我们今天碰上零点一成。”

  “外面已经来了近百人,看样子像是要我们的命。”

  楚天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神情没有太多起伏:“这零点一成,如果不是敬宫亲王那疯子的余孽,那就是根本不知我真实身份的人,照目前形势来看,后者似乎多一点,毕竟亲王在冷宫。”

  “那少帅亮亮身份?”

  蒋胜利捏起纯真少女眼睛上的一片薄荷,意味深长的向楚天发问,后者毫不犹豫的摇头,声线平缓:“不急!来了东瀛不杀几个人渣,岂不是辜负了我这一踏?等我杀个痛快再亮身份不迟。”

  被拿掉薄荷叶的少女露出亮丽的睫毛,只是她并没有张开明亮的眼睛,蒋胜利又捏起另一只眼的薄荷,合并塞入嘴里咀嚼:“少帅用意不止杀个痛快吧?你是想要他们卷入天藏大师的诏令?”

  楚天哈哈大笑起来:“蒋先生想多了。”

  “少帅手段有点阴暗,不过我相当欣赏!”

  蒋胜利很玩味的抛出这话,接着望向几近裸.体的少女:“泱泱中华,礼仪之邦,只是面对教而不化的蛮夷,必须采取暴戾血腥的手段才能让他们散去杀戮祸心,十年报仇太晚,只争朝夕。”

  “蒋先生说得好!”

  楚天脸上掠过一丝笑意,手中筷子在指间灵活闪动:“阴暗手段、无耻行径只是相对来说,一旦拉长了时间,那就不会有什么痕迹甚至会变得顺其自然,当今,还有多少人会仇恨八国联军?”

  “还有多少人知道旅顺大屠杀?怕是已经很少了。”

  楚天叹息一声:“烧杀抢夺的瑰宝,也已经能合法拍卖。”

  在一抹憋屈和苦楚之中,楚天算是能够体会周龙剑的无奈和阴狠,面对畜生,唯有用屠刀让它屈服和顺从,所谓仁义道德感化就是妄想,楚天露出苦笑,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向周龙剑的阴暗发展。

  蒋胜利轻轻一笑:“没错!时间确实是把杀猪刀。”

  在他的笑声中,楚天手中的酒杯啪的碎裂,他修长的双指夹起一片锋利碎片,没有任何征兆,他轻轻掠向纯真少女的咽喉,后者身躯瞬间僵直,随即整个人倒飞出去,身上寿司骤然消失不见。

  楚天没有半点惊慌,手指一弹,东瀛女子再度向侧一闪,同时手中亮出一支小刀,叮!金铁交鸣之声在房间里响起,两道寒光闪烁的亮点一触及离,楚天嘴角勾起一抹赞许:“身手真不错。”

  蒋胜利也点点头:“怪不得能忍着不动。”

  东瀛女子眼里的寒冷愈加狂暴,她心知自己恐怕很难活着走出门,在东瀛男子和爱子他们惨死时,她就清楚楚天和蒋胜利会杀了她,只是当两人没有立刻动手杀她,她最终按捺住冲出去的念头。

  希望这段时间有奇迹出现。

  可惜自家主子像是没发生房内异常,半个小时都没派人过来,直到最后楚天和蒋胜利交谈完毕,才获知外面有援兵包围,这让她生出一丝希望,所以楚天一动手,她就不顾赤.裸躲了出去。

  “可惜终究要死,蒋先生,让给你了。”

  楚天笑声醇厚,很有礼貌的向蒋胜利开口,后者淡淡一笑,手指曲起一挥,独臂男子骤然一摆飞刀,刀身反射出房间光芒晃过东瀛女子的眼睛,裸.体少女骤然举刀挡在眼前,同时身体暴退。

  刀光一闪,一抹鲜血溅起。

  东瀛女子贴墙站稳,却发现小腹一阵火辣辣的灼热感,她低头一看,小腹处一道两三寸长的伤口正在溢着血丝,显然是刚才躲避时被飞刀所伤,雪白的身子晕开一片血红,楚天再度拍手笑道:“果然例不虚发啊。”

  接着,他向蒋胜利伸出手:“蒋先生,咱们出去吧。”

  蒋胜利轻轻点头,在楚天的搀扶中颤巍巍站起,盘腿久坐确实伤腿,随后就挪挪腿脚跟楚天出门,五名保镖和风无情分站在两人前后,严密保护着他们杀出去,独臂男子则再度捏起一把飞刀。

  东瀛女子脸色惨白,手中小刀微微颤抖,她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下一秒,她一脚踢飞身边物体砸向独臂男子,随后又射出一刀取其要害,最后趁着赢取的空挡死命扑向隔音木门,张嘴大呼:“他是楚……”

  楚天两字还没说出来,少女身躯就瞬间巨震,一把飞刀刺在她的咽喉,割断了她示警性的字眼,让她竭尽全力拿命换来的喊叫失去实质意义,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独臂男子的飞刀是如此厉害。

  她想要自己死得有点价值,但终究还是让她失望。

  当独臂男子闪出外面时,樱花座的客人已被疏散完毕,四周挤满了杀气腾腾的东瀛男子,一目扫去至少有上百人,这些人穿着各式各样衣服,手里却拿着清一色的砍刀,散发着阵阵慑人杀气。

  “这一架干得莫名其妙,却也相当有意思。”

  蒋胜利望了眼重新戴上黑框眼镜的楚天,眼里闪过一丝淡淡笑意,楚天却一推眼镜,暗道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啊,铃木老头的名字还真不是盖的,瞬间就能召集出这么多人马,看来这一架有得玩。

  “杀吧!”

  蒋胜利似乎想让楚天欠点人情,于是先快半拍吐出一字,蒋氏保镖没有说话,更没有一丝慌乱,显示出了极好的战斗素质,他们自动地把楚天和老蒋围在中间戒备着,也在听候蒋胜利的命令。

  “他?我也是他打的!”。

  庞大人群后面冒出一名缺了不少牙齿的东瀛男子,他一脸愤怒和畏惧的指着楚天,他想不到楚天真来了樱花座,还在这里闹出事情,所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条件反射就出来指证楚天的暴行。

  “上!”

  (https://.biqugex./book_467/48072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