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联盟之佣兵系统 > 第八百六十三章 全员集结(第二更)
  没有什么敢与不敢。

  李牧此时此刻的行为就是要告诉韩国队这边,我就站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tp,有本事来打断我,来杀我。

  faker的妖姬回到了原位。

  他的E技能锁链还剩下四秒钟的冷却时间。

  这个CD在平时算不得什么,但在当前这种局面下却成为了最尴尬的状况。

  他们只能选择打断李牧。

  但这个CD却让打断也成为了遥不可及的梦想。

  至于杀掉船长?

  别逗了。

  faker甚至不确定自己全技能的状况下一套伤害全交能不能把这个船长的血怒效果给打出来。

  至于mata的塔姆早就已经跑没影儿了。

  “小心,他们船长tp了。”

  faker无奈之下只能开口提醒:“不知道tp到了哪里。”

  恐怖的氛围又一次降临在了安掌门身上。

  现在安掌门藏在上路的三角草丛里面感觉有点慌。

  是啊。

  你们特么的都不知道在哪?我能知道吗?

  铿。

  安掌门一枚真眼落在了大龙坑内。

  他时间算的很精准。

  此时大龙的血量还剩下三千左右。

  而安掌门的身上还有一枚真眼。

  作为顶尖的职业战队,在游戏到达后期时只要还有格子,每人携带两枚真眼出门几乎是标配。

  安掌门用扫描扫过自己所在的这个草丛,是没有视野的。

  但让他很慌乱的是,船长明明tp过来了,但自己却没有看到他出现在大龙坑内。

  也就是说……

  砰!

  一枚桶子轰然在安掌门的脚下炸裂。

  桶子碎裂时,船长的身影也就到了。

  猪皮应声破碎,船长紧随其后的烈火刀法刺啦一声在猪妹的身上划拉出了一个口子。

  猪妹的血量开始下降。

  安掌门第一时间没有交Q逃跑。

  因为他没有闪现,交掉Q的话,这个大龙就几乎不可能再拿到了。

  所以他只能用R限制李牧一下。

  这个R倒是命中了,但船长秒解的橘子却像是没有遭受到一丁点儿控制一般。

  李牧甩手在猪妹脚下再放出一个桶子,在到达13级之后,船长桶子血条下降的速度已经到了非常可观的地步。

  安掌门有意想A掉桶子,奈何自己的普攻弹道速度是无法和船长姘美的,而且作为鼻祖级别的船长玩家,李牧对自己桶子的血量和引爆时机的把控也到达了近乎于大师级的地步。

  轰!

  又一枚桶子轰炸。

  击杀了金克斯的船长身上本来就有红buff。

  桶子的减速效果,和红buff的减速效果两者叠加之下,猪妹看上去竟有几分走不动的趋势。

  烈火刀法配巨九刀法两种刀法混合在一起,猪妹的血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跌。

  安掌门Q技能冲了出去。

  他没得选择了。

  船长的爆发太高,导致他哪怕是开了石像鬼板甲,血量还是像大动脉被割裂了一般,止不住的哗哗流淌。

  然而,他Q技能落点的位置,又出现了一枚桶子。

  上一枚桶子的减速效果尚未结束,新的一枚桶子却又一次引爆开来。

  猪妹身上遭受到的重击减速效果几乎没停止过!

  “好惨一男的。”

  “我滴个孩唷,这韩国大兄弟,我开始心疼他了。”

  “你说说安掌门以前玩豹,被faker单杀,现在玩猪,被人追着撵,他对动物都有一种执念啊。”

  “你敢相信吗?猪妹居然被船长活生生的控制死了。”

  emmm。

  看着猪妹倒地,无数观众都觉得酣畅淋漓。

  原本在上一波团战打完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这把CN难了。

  却没成想CN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战术运营,直接换掉了对面三个人头外加一条大龙。

  最关键的是士气打击太严重了啊。

  韩国队在自己处于均势的情况下已经运营的非常不错了,他们的视野布置很完美,自家野区内只要对手想要入侵,就会被各种角度刁钻的眼位在第一时间察觉。

  可CN倒好,他们根本没有进入到野区的打算,而是卡兵线视野一路从线上来了这么一手LYB绝活。

  这谁顶得住啊。

  就算会布置线眼,也基本上都会选择在中布置这种眼位。

  谁特么闲的蛋疼去上下两条线布置线眼啊。

  后台休息室。

  方才眉头已经舒缓开来的Kkoma现在已然是瘫坐在了椅子上。

  要说他们的团战还能不能打……

  是可以的。

  但也只剩下一波团的机会了。

  而且这波龙buff到手之后,CN必定会选择推进。

  面对CN的这波推进,双方的经济差距还会拉开,在没有闪现的情况下,金克斯就算有着队友的保护其实也很难去输出。

  按照Kkoma对当前局势的判断,他们应该能够成功拖延到闪现CD冷却完毕。

  可到时有多大的经济差就不敢确定了。

  “回家,补充装备,然后推进。”

  李牧也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这波成功了。

  不然的话就是蓝色方在大龙附近集结,他们很难去防守的状况。

  “你是真的牛逼老李,我服辣。”

  uzi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神色惊叹。

  但李牧的注意力却不在uzi的话上,他看到uzi的动作后眉头微微一皱。

  按照自己前世的时间线来看,uzi的手伤第一次比较严重的爆发就是在S7赛季的中期。

  当时的RNG甚至用Y4将uzi替换了下去,让uzi一直休息到了夏季赛末期才重新回归比赛舞台。

  可从S5开始,uzi就听李牧的,比较注重锻炼,倒是这段时间筹备WCG,uzi的训练比以前刻苦了许多。

  看这样子,他的伤病……

  在李牧的印象中,uzi在BO5的比赛中前面的三场对局发挥都没问题,会非常出色。

  但到了第四局就会下滑。

  一旦打到第五局,状态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骤减。

  他的体力和伤病已经严重到无法支撑他打满BO5的地步了。

  “这次洲际赛你能上吗?”

  李牧突然轻声说道。

  uzi沉默了一下。

  “够呛吧,不过能拿到这次WCG的冠军,我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说这话时,uzi握紧了鼠标。

  伤病的来袭对他来说,还剩下的每一年的职业生涯都变得无比重要起来。

  洲际赛,是亚洲三个赛区之间的对抗,赛程很短,每支队伍只需要进行三场对局而已,除非决赛打满,否则每个赛区派出去的4支队伍是不可能打第四局的。

  只是三局啊!

  uzi想坚持一下。

  但他又不想因为自己,导致洲际赛前的训练进度跟不上,成为队友们的负累。

  对战席上,CN五人齐齐向中路尚未破掉的一塔逼近。

  方才这事儿,谁也没再提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