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之王 > 第177章 此子品行高洁
  “……罗天不知廉耻,以阴险手段,骗取了夏师姑的以身相许。”

  苗风此言,充满歹毒恶意。

  场上霎时死静。

  二代长辈和三代徒孙,大气不敢出,一个个低眉顺眼。

  这件事一旦捅破。

  不仅会得罪超然地位的夏师姑,更将触动潜龙师祖的逆鳞。

  “罗天与冰月,私定终身?你莫要胡言!”

  潜龙居士冷斥道。

  一股庞大气势扑面而来,差点将苗风卷走。

  “师祖!人榜上有叙述,铁证如山!这件事,武府盛会后并非秘密。”

  苗风慌乱取出人榜的刊物。

  潜龙居士冷哼一声,接过人榜册子,看完相关的事迹。

  “真有此事!”

  潜龙居士瞳孔猛缩,透出慑人的寒意。

  骤然间。

  一股山洪海啸般的恐怖威压,弥散整个竹林,鸟兽虫蚁瑟瑟发抖,天地万物一片死寂。

  “唔……”

  在场所有人,如同陷入沼泽,有种不可逆转的窒息感。

  地元境一怒,毁城灭族,轻而易举。

  大陆上,没有任何国家,愿意去得罪地级武者。

  “罗天!你简直是大逆不道!”

  潜龙居士怒发冲冠,面庞隐隐有杀机浮现。

  夏冰月,是他的关门弟子,视若亲生女儿。

  罗天作为徒孙辈,竟然与师姑身份的夏冰月,逾越禁忌,简直无法容忍。

  “罗天!你触犯了师祖的逆鳞,难逃一劫。”

  苗风心底一片阴狠残忍。

  此刻。

  苗江父子,以及潜龙门下众人,怜悯的目光望向罗天。

  “罗天!你与夏师妹,真的私定终身了?”

  林东风声音轻颤,无法置信。

  罗天是他的学生。

  夏冰月是他的师妹。

  二人若是发生那种事,林东风都想打死罗天这个混账了。

  罗天头皮发麻,内心凌乱。

  尽管他和夏冰月早就摊牌了,但二人毕竟发生了关系。

  要是让潜龙居士知道真相,恐怕要生吞了罗天。

  “师尊,这件事,你为何不先质问冰月。”

  一个天籁般的空灵声音传来,打破了场上的死寂和压抑。

  “冰月?难道你想为此子求情?”

  潜龙居士面色一怔。

  他清楚夏冰月的人品,绝不会做出这种有违礼教的事。

  这件事,肯定是罗天动了手段。

  “夏师妹!这件事错不在你!以师妹的绝美出尘,哪个年轻才俊能不动心。”

  苗江一脸殷勤,陪笑道。

  夏冰月没有理会他,与潜龙居士直面相对。

  “当初以身相许,是冰月遵守剑道承诺,单方面提出。那时并不知道,罗天是林师兄的弟子。”

  夏冰月平静叙述道。

  “那就是说,你们还有婚约在身。”

  潜龙居士恨意不解,不善的目光,再次掠过罗天。

  虽然说,不知者无罪。

  但面对如此好事。

  罗天定是死缠乱打,让夏冰月兑现承诺。

  二人甚至可能产生了感情。

  这种有违伦理的私授终身,他定要阻止!

  “不!在皇室秘园里,罗天救过冰月的性命,并主动解除了婚约承诺,让冰月归复自由。”

  夏冰月星眸幽幽,神情复杂。

  什么!

  此言一出,顿时一石头激起千层浪。

  罗天这小子,

  主动解除了婚约承诺?

  在场众人一震,难以置信的望向罗天。

  这等天降仙妻的美妙好事,多少男人梦寐以求,此子竟会拒绝?

  包括潜龙居士,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绝无可能!”

  苗风、宇文玄等三代徒孙,内心嫉恨的发狂,发出竭斯底里的怒吼。

  夏冰月师姑,是他们心中圣洁冰美的女神,心中爱慕,却自惭形秽,更无法逾越辈分的差距。

  而眼下。

  竟有一个少年,主动解除夏冰月许诺的婚约。

  “此事可当真?”

  潜龙居士面色惊奇,以全新的目光打量罗天。

  他了解夏冰月,从来不屑说谎。

  但此事,太不可思议。

  罗天救了夏冰月的命,非但不挟恩图报,还主动成全,让夏冰月恢复自由。

  这简直是圣人般的品德。

  “回师祖,确有此事。”

  罗天答道,心中有一丝感动和愧意。

  夏冰月说的是事实。

  但如此坦白,对未嫁的女子来说,多少会影响清誉。

  “如果不是罗天,冰月无法安然返回。若师尊要处置他,不如连冰月一起处置。”

  夏冰月一脸绝然之色。

  “哈哈!谁说为师要处置他。”

  潜龙居士抚须而笑,望向罗天的目光,充满赞许。

  “此子品行高洁,至诚至善,堪称我潜龙门下的楷模。”

  对于罗天,潜龙居士刮目相看,内心充满感激。

  夏冰月是他的关门弟子,视若掌上明珠。

  罗天救了夏冰月命,何等大恩。

  更让他欣慰的是,罗天主动解除夏冰月的婚约许诺,实乃真正的君子。

  如果不是辈分的约束。

  潜龙居士甚至觉得,罗天和夏冰月很般配,可以做一对神仙眷侣。

  “师尊所言甚是!”

  “罗天实乃良金美玉,情怀高尚,是三代弟子中的翘楚。”

  二代长辈们,纷纷迎合。

  “怎么会这样!”

  苗江父子脸色难堪起来。

  原以为,捅穿这件事,能让罗天万劫不复。

  谁能想到。

  事情有如此反转,罗天被树立为三代弟子的楷模,连师祖都要感激和赞许。

  “完了……”

  苗风面无血色,感受到众多怜悯的目光。

  他第一次污蔑罗天,也就罢了。

  但这次,把污水一起泼到夏师姑身上,连师祖都一起得罪了。

  “你这个孽子!污蔑师长同门,品德败坏!””

  苗江嫉恶如仇,雷霆大喝。

  啪!

  苗江一巴掌,扇到儿子脸上,留下火辣辣的掌印。

  这一幕,让众人愣住了。

  苗风被这一巴掌,打得发懵。

  但很快,他明白了父亲的用意。

  “呜呜……孩儿知错!不该误听谣言,酿成大错。”

  苗风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打死你这个孽子!”

  苗江大义灭亲的模样,取出一根铁棍。

  蓬!啪!啪!

  那铁棍力道十足,打得苗风皮肉绽开,嗷嗷直叫。

  “苗师兄!下手太重了!快住手!”

  “苗风也是误听谣言,不知者无罪。”

  几名二代长辈,纷纷劝诫。

  “哼!”

  潜龙居士面色冷淡。

  但是,见苗江如此痛打儿子,内心的怒意也消退了几分。

  “这苗风父子,好个苦肉计,以退为进。”

  罗天不由咋舌。

  苗江这一顿痛打,下手确实不轻,可以留下大义灭亲的美誉。

  至少。

  不会让苗江这个头号弟子,在潜龙居士心中留下坏印象。

  这样一来。

  错误就落在苗风一个徒孙辈身上。

  那恶毒的污蔑,长辈们会认为是不懂事,再加上一出苦肉戏,更容易得到宽恕谅解。

  “罢了!”

  直到潜龙居士开口,苗江才停下手中的铁棍。

  那苗风确实被打得很惨,做不得假。

  “孽子,还不道歉!”

  苗江呵斥道。

  “是是……”

  苗风颤巍的身子,先是去向夏冰月下跪道歉。

  “林师伯,罗师弟,我错了,不该胡言乱语,出言污蔑你们。”

  苗风又转过来,向林东风和罗天道歉。

  这一次,却没有下跪。

  罗天敏锐捕捉到,苗风眼中一闪而逝的怨恨。

  “孽子!此事暂且作罢!回去再好好整治!”

  苗江又训斥了一顿。

  而后,他又向众人赔笑:“今天是师尊的一百五十年大寿,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影响大家心情。”

  “没错!今天是师尊大寿。”

  此言,得到众人的迎合。

  不一会。

  潜龙门下众人,又回到那竹木屋内。

  呼哗!

  苗江单手一挥,将散落于地的“灵龙古茶”,汇聚在茶壶内。

  而后。

  他将灵龙古茶,亲自送到潜龙居士面前,重新祝寿。

  随着一个个弟子的送礼祝贺。

  潜龙居士脸色渐渐平和,露出一丝欣然。

  “对了,林师兄!你的贺礼呢?”

  苗江诧然问道。

  几位二代同门,纷纷望向林东风。

  在此前。

  潜龙三杰中的苗江和宇文州,出手的贺礼,极其稀罕珍贵。

  其余弟子送上的贺礼,同样价值不菲。

  见众人看来。

  林东风脸色不自然,稍有些尴尬。

  林东风蹉跎了三十年,身家远不如苗江和宇文州这等武道世家的掌舵人。

  而前段时间。

  他购买罗天的药方,包括修复根基所消耗的珍材,显得捉襟见肘。

  可以说。

  林东风是场上最穷的一个。

  准备的礼物,相对苗江和宇文州,堪称寒酸,完全拿不出手。

  “怎么?林师兄难道忘记准备贺礼?”

  苗江哈哈一笑。

  他倒想看看林东风的窘迫,缓解刚才吃亏的忿恨。

  林东风拿出的贺礼,如果太差。

  潜龙居士可能不会介意,但足以让他在同门面前丢脸。

  林东风心头苦涩,正要硬着头皮,上前送寿礼。

  “呵呵,这次的寿礼是由学生代办,导师难道忘记了。”

  一个轻笑声传来。

  却是罗天,站了出来。

  “你……”

  林东风面色一怔,却见罗天向他眨了眨眼。

  “嗯,没错!这次的寿礼,确实是交给弟子操办的。”

  林东风轻咳一声,点头道。

  他确信,罗天的资本肯定在自己之上,毕竟在皇室秘园里有大机遇。

  林东风心中一叹,只有先亏欠这个便宜学生一回了。

  “林师兄,师尊一百五十岁大寿,你这也太儿戏了。”

  苗江等人,不禁摇头。

  有心人倒能看出,罗天这个学生,是在给林东风救场。

  “哼!区区一个人榜天才,又能拿出什么像样的寿礼。”

  苗江父子,心头冷笑。

  更何况,罗天第一次来师门,根本不了解师祖的喜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