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绅士的素养与哲学的文明 > 第二章只是远方已远的远方
  “亲,系统尚未激活,请稍后重试哟。以下是岛文翻译:amp;%¥#”

  李元昊百无聊赖又在意识海里狂按那个开启按钮,而后依旧传来的是萝御凤子那悦耳的女声。

  当然最主要李元昊是想听一下萝御凤子的岛国原音,能够回想一下旧时关于青涩年华的回忆。

  呃,能把昔日打手枪的行为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也就只有李某昊了。

  而哲学系统嘛,李元昊曾经按过一次就没再按了,毕竟那是比利王的原声:

  “法鱿,系统尚未激活,别试了,再试等下法鱿!以下是英文翻译:ifyoucannotspeakenglish.only,sorry.andf**kyou.”

  打扰了。

  ……

  “江流儿。”

  “老头,都说了几万遍了。小子我改名叫李元昊很久了!”李元昊觉得有必要再给老头普及一下,不是每个江边捡到的孤儿都要叫江流儿的好吧。

  “好的,江流儿。”李老头咧嘴笑道。

  “……江流儿就江流儿吧,你开心就好。”拗不过倔强的老李,李元昊了解如果在这件事上和老头说道估计会像某首歌唱得那样:三天三夜,三更半夜。

  “江流儿呀,你以后想做些什么呢?”

  “还来?这问题你问了十几年了老头。”李元昊皱了皱眉。

  “最后一次了。”老头淡然的笑道。

  “寻一桃源,偏安一隅,静坐庭院,闲看落花。”李元昊说完赶忙用手护住自己的头。

  “哈哈哈哈。”

  “乖乖,老头你今天没毛病?”看着笑得正开心的老头,李元昊却是满脸不可置信,这答案说了十几年,按照往常这老头的拐杖已经敲到头上了。

  “能把混吃等死说得这么有意境,也就只有你小子了。”不理会李元昊,老头仿佛在自说自话。“以往觉得你小子没有志向,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念头通达,你小子追求的东西其实也挺难的。”

  “你今天床头的药吃了吗?”李元昊下意识补充道。

  “去找你的桃源吧。只是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答应我,江流儿!”

  看着难得严肃的老头子,李元昊点头向老头示意。

  “所以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老头我要死了。”老头说得极为平淡,就像只是在述说着一件生活中的小事。

  李元昊此时整个人都愣住,脸上的表情也都僵住了。

  “你没骗我吧。这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老头什么时候骗过你?”而后老头似是想到十几年来自己的老顽童式“劣迹”,脸不觉红了红。“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江流儿,我死了你要记得去追寻你的身世,你的家乡可是在青国。”

  “嗯。”

  “江流儿,让你帮我的那件事,你去找瑟丽雅,她会告诉你的。”

  “嗯。”

  “江流儿,老头最后再说两件事。”

  “嗯。”

  “屋后的地窖下有些防身的宝贝,这个大陆可远没有你想的太平,拿着些总能护你个周全的。还有这房子你留着呗,没找到你的桃源时,可以回来歇歇脚……”话音刚落,老头两眼一闭,便再无声息。

  尘烟落幕,无法避免不是。

  “你这老骗子,不是说好帮我挑媳妇的吗?”

  沉默了良久,李元昊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而后把自己床底藏着的,原本打算让老头惊喜的拐杖给拿了出来,放在了老头的身旁。

  “您老去的地方有些远,这拐杖还是带着呗。”

  ……

  “所以小鬼头,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首先得把老头交给我的事情给办妥吧,然后可能会去一趟青国。瑟丽雅,你呢?”

  瑟丽雅便是老头“养”的那条母蜥蜴,李元昊口里所谓的母蜥蜴其实就是这个世界的龙。

  “他说想葬在龙之溪谷,喏,在那个方向。”瑟丽雅用爪子指着药王谷的南方。“我会送他过去,而后陪他几年。”

  “远吗?”

  “对于你们人类来说,算是远方吧。而且凭你的实力现在也去不到那里。”

  “是吗?那,老头就交给你了。”叹了口气,李元昊也将那拐杖一并放在瑟丽雅背上临时搭好的简易席子。

  “放心,对了,老头给你的信在我洞里的榻席下,还有两件算是我留给你的东西,对你应该很有用,至于怎么用我也一并让他写在信里了。再见,小鬼头。”

  “再见。”

  “啊污……”李元昊旁边的大黄也似是在跟瑟丽雅道别。

  ——

  ——

  “江流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老头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对于我的死,请你不要追究,其实在还没收留你之前,老头我其实就已经受了重伤,早就命不久矣。全因我年轻时候种下的恶果所致,全是报应。

  只是在江边捡到你时,老头却是觉得你大概是神赐予我的礼物。事实上,也因为有你小子,老头才多活了十几年。或许这是神明给我的恩赐吧,但是,该来的始终会来的,到时请你不要太伤心,权当老头去了远方吧,很远的远方。

  事实上我这辈子最放不下的也就只有两件事。第一件就是你江流儿,你的未来老头不能参与了,很遗憾。

  而第二件事,我希望你能帮我,只是可能会把你陷入万劫不复,但是冥冥中,我觉得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完成,不管如何,老头我留下一些宝物相信能够在关键时刻帮到你的。

  我想你帮我拯救那可怜的孩子!那被称为‘银发恶魔’的孩子……”

  李元昊手上拿着那封老头的绝笔信,坐在老头平时喜欢坐的摇椅上,呆望着天空。

  而那蠢萌的大黄却是在追逐着那与它嬉戏的蝴蝶。

  在最后一次收拾完简陋的小木屋,李元昊却是将那门关上又打开,如此往复了十几遍。倒是把那大黄看得一愣一愣的。

  终于李元昊似是下定了决心,眼睛一闭,狠狠地关上了那门,头也不回,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小木屋。

  ——

  呐,药王谷,我也要走了呢。

  你说去哪里?

  那边,云的那端,远方已远的远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