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去地府做大佬 > 【170】噩耗
  雨后的千星湖四周,泥土与空气中,都散发着清新与潮湿。关押句龙的帐篷里,亦是如此。

  潮湿的空气让句龙头脑又清醒了几分,他清楚的记得,他的父王共工曾经对他说过,在这冥界芸芸众鬼中,有狼顾之相的魂魄那是万中无一的;就连他父王那丰富的阅历,数千年下来也不过才见过一鬼有此之相,那就是酆都大帝。

  可就在刚刚,他明明看到萧石竹也做出了狼顾之相;对方在肩头不动的情况下,头往后旋转了近一百八十度,脑袋几乎是完全转到背后的。与共工对他描述的狼顾之相,完全相符毫无偏差。

  且据共工说,能做到这个动作的妖魂或是人魂,除了富有城府外,还颇有有帝王之志,且心狠手辣。

  句龙顿时知道了萧石竹不是什么好惹的鬼,而他猜对方把他悄然抓来,应该是要逼他父王投鼠忌器。因此他索性把心一横,故意去激怒萧石竹,企图让对方抓狂后杀死他,这样他就没了要挟共工的作用,反而还能引发共工和共工军们对萧石竹和九幽国的仇恨。

  至于他的父王共工,虽会有丧子之痛,但还有生育能力,在和他娘亲生一个孩子就行;便能在他去世后,弥补无子的空缺。

  能在身陷囹圄之时,不慌不乱,且还有如此清晰的头脑,立马能想出这般毒辣而互相伤害的毒计;可见这小太子果然也不简单。但毕竟他也活了数千年,要是没点城府真对不起他这把岁数。

  “就你也配做诸侯。”想到此,句龙心底最后一丝犹豫烟消云散;他看着已经把右脚缩起,踩在椅面一角上的萧石竹,不等对方开口,便冷冷说到:“就算穿着诸侯王的锦衣冕服,也掩盖不了你的低贱。看看你这坐姿,以及这狼吞虎咽着的饿鬼样,吃的也不过是百文铜板一只的烧鸭;就这气质和品味,也配做冥界的诸侯王?”。

  此言一出,金刚和春云已是大怒,奈何萧石竹让他们别介意,才没有破口大骂;但他们眼中迸射出的凛冽杀气,充分的说明了此时的他们,要没有萧石竹的命令,绝对恨不得立刻上前,把句龙千刀万剐。

  反观萧石竹,他的脸上却一丝惊怒之色都没有,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句龙,继续津津有味的啃着他的鸭腿。

  “鬼奴就是鬼奴。”见萧石竹不上当,句龙又变本加厉,阴阳怪气的道:“听闻你是狗监出身,那就算你穿上了诸侯冕服,也成不了真正的诸侯王。狗东西的你永远都是那个,最低贱的狗监。你一辈子,身上都带着永不磨灭的低贱。”。

  “呵呵哒。”金刚已经听得怒不可遏,右手紧握刀柄,缓缓抽刀;而萧石竹却还是不以为然的淡笑着,在金刚方才抽刀时,及时抬手制止了对方后,微微偏头以饶有兴致的目光看向句龙,同时好奇的问到:“那你说,要什么样的鬼才有这资格做诸侯王啊?”。

  他的脸色,出奇的平静,波澜不惊。

  “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受过的可悲小鬼啊。”一声感叹后萧石竹顿了顿声,先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后,又不急不慢的反问道:“难道是像你一样沦为俘虏,被敌人像绑母猪一样绑在椅子上的鬼吗?”。

  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说得句龙一噎,反驳之言到了嘴边就缩了回去,默然无语起来。

  “句龙啊句龙,你爹没教过你,什么叫成者王侯败者寇吗?”而萧石竹则把鸭腿一抛,站起身来走到句龙身前,抬起他那只油腻腻的右手,轻轻的拍了拍句龙那张自豪与骄傲之色僵住在五官间的脸颊,把自己嘴角一侧微微扬起,接着轻声讥讽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你也敢上战场!所以说,人也好,鬼也好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你这样的鬼就适合做你的老本行,搞搞水利和农业就行了。战场太危险了,不适合你。”。

  “这家伙可是我的大宝贝。”说完以鼻子轻轻的一哼,冷笑一声后转身看着金刚道:“我调一队亲兵给你,帮我把这半人半蛇的家伙看紧了。别让他逃了,也别让他饿死了,更不要让他自残。”。

  “是。”金刚不敢怠慢,赶忙应声到;接着用轻蔑的口吻说道:“自残?他这种喊着金汤勺出生,又锦衣玉食了数千年的小鬼,没那勇气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对句龙的鄙夷。

  萧石竹闻言不再废话,只是微微颌首后,一拂袖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本想激怒对方,却被对方几句话问得无言以对的句龙,眼睁睁的看着计划落空,失落从心底泛起,瞬间顺着他浑身血管流遍他的全身,让他的胸腔填满了窒息感。

  他望着萧石竹离去的背影,有些铁青的脸上尽是渐渐的浮现了怒气,与早已存在于眉宇间的淡淡沮丧交织在一起。

  待萧石竹带着春云和陆吾离去后,金刚看着有点开始气急败坏,猛力挣扎了几下后依旧挣扎不开绳索的句龙,冷笑道:“别费劲了,绑你的绳子上,有我家大王亲自加持的禁制符篆。”。

  此言一出,句龙微微一愣;他借着透过帐篷步照射进来的映日阳光,这才隐约看到绳索上,有不少小小的蝌蚪文,如蛆虫一般顺着绳子,慢慢蠕动着。

  “缚神咒?”句龙脱口惊呼;他认得这种符篆,方才看清时眼中便浮现出惊疑之色。

  这是古神所创的诸多神术中,比较高级的一种符篆术,可以束缚住任何魂魄;只是此术施展起来,需要耗费非常庞大的魂气才能完成。因此冥界诸多魂魄,都无法施展出这招神术。

  但光凭萧石竹能施展此术这点来看,便可知这个小鬼绝不简单。

  句龙就像极了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呆愣中身子微微往下一缩,缓缓瘫软在了椅子上。沮丧,挫败感,顿时填满了他的胸膛......

  暮色从远方天际悄然袭来,在空中无限展开;阴日也收敛起了刺眼的光芒,把此刻天空映照成了血红色,把湖光山色变成了深赭色,也将天地间万物的影子拖长。

  夕阳余晖,洒在了千星湖的清澈湖面上。湖水随着微风而动,泛起阵阵涟漪,使得余晖碎成了无数片光点,随波逐浪起来。

  正宛如无穷无尽的星辰,落在了湖中一般,美不胜收;千星湖也正是因此得名的。

  暮色下笼罩下,千星湖一带泛起了恬静与安逸,却并未持续太久。

  当阴日缓缓东落时,共工军的水师们照例派出巡逻船去巡逻。路过北岸时,水手透过望远镜,无意间看到了萧家军前沿阵地上,不知何时已是竖起了一根巨大旗杆。

  旗杆顶部,挂着一面因为旗面上的大小破洞,使得它看上去颇有沧桑感的军旗,绣在旗面正中处斗大的“萧”字,迎风招展。

  这正是萧家军的军旗。

  至于上面的破洞,多数是在西征黑龙郡时留下的;而萧石竹故意没去补它。

  他要他的士兵看到这些破洞,就想起已牺牲了的战友们,并对他们肃然起敬;也让萧家军的士兵们都记住,萧家军是经历了多少的腥风血雨,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

  当共工国的水手们顺着旗杆再往下看去,就看到了满脸颓废的句龙,被绑在了旗杆脚上。微微垂首着的他,嘴里不知道被塞了什么,好像是抹布又好似是袜子。

  短暂的呆愣后,甲板上炸开了锅。

  没过多久,暮色悄然退去,黑夜降临天地之间;共工大军也如期而至千星湖北岸。

  五十多艘福船,在北岸边分成三列一字排开,如黑暗狂潮一般,猛然涌到了岸边。

  虽强悍的萧家军也让他们忌惮三分,但自己的太子被俘,那可也是大事。要是不能把句龙救回,此地的共工军们有一个算一个,一定也是鬼头不保。

  左右是死的情况下,共工军表现得异常的凶猛。战船尚未靠岸时,便有不少水手步兵从船上跃入湖中,泅渡登岸。

  不一会的功夫,整个岸边就塞满了密密麻麻的共工军。而萧家军的枪炮,早已对准了这些前来送死的敌军和他们的战船。

  有了春云运来的火器补给,加上羽民和讙头民士兵并未去空袭莹竹城,萧家军自然是兵马充足,弹药宽裕。

  且前沿阵地上还有句龙,共工军果然投鼠忌器,自然而然的不敢多用弓弩,生怕误伤了句龙。

  萧家军毫不吝啬的把各式火器,一股脑的发射到了共工军身上。昨夜几次被敌军攻入前沿阵地的不利,再未发生过;共工军被萧家军死死压制在岸边寸步难行,死伤惨重。

  瞬间,千星湖北岸炮声轰隆,火花四起间硝烟弥漫。

  忽地,一个传令兵从远处飞奔而来,在中军阵中的长琴身边站定,对他悄声道:“太子,大王驾崩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