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英雄科的矢量操纵[综] > 90.你的身后是血海尸山(十九)
  就像是之前福泽谕吉承诺过的那样,自从那日来到武装侦探社之后,一方通行这一个周来过得那叫一个的风平浪静。

  没有警察来找他的麻烦,甚至就连各类的媒体上面对于这件事情都没有哪怕是分毫的报道。就好像是那一晚发生的事情甚至都不如一颗石头被丢进了水中,至少后者还可以溅起一个水花,昭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他那天明明是有看见了直升机航拍的……结果居然是半分的消息都没有流露出去吗?

  一方通行敛下眉来。

  横滨的势力,远比他所想象的还要来的更为庞大和复杂。这种欧尔麦特笃定的认为他必须要去警察局备案、接受惩罚的事情居然可以如此轻松的就摆平,而且出手的还只是处于夹缝之中的、那天可是被森鸥外明里暗里嘲讽了一顿的武装侦探社,而非手握大权的港口黑手党。

  一方通行站在窗户旁边,朝着外面黄昏的夕阳伸出手来,像是想要把那一轮逐渐的没入海水之中的太阳抓在自己的手心里。

  “一方——麻烦递一下那边的文件——”

  与谢野晶子坐在桌子前面喊他。

  一方通行“嗯”了一声,拿过了自己手边桌子上面的文件朝着与谢野晶子的方向走了过去,期间路过了正凑在一起玩耍的最后之作和江户川乱步。

  看着最后之作脸上那开心的笑容,一方通行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这里的生活也不赖,不是么?

  甚至于,在横滨的生活比在雄英要来的更为轻松和自在。这里的社会环境也更加的接近于一方通行曾经生活的学园都市的模样。

  虽然这样说很可笑,但是,一方通行的确是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给,晶子。”

  一方通行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她,接着眼睛也不眨的将握紧了拳头狠狠的朝着沙发上的某一坨不明的沙色物体狠狠的砸了下去。

  “啊啊啊啊!以下犯上了以下犯上了!弑师啦弑师啦!“

  某个躺在沙发上的绷带浪费装置发出了凄惨的嚎叫声。

  ……然并卵,整个房子里面的所有人都在各干各的,没有一个人,是的,没有一个人分出哪怕是半点的心思去看一眼那个作死的家伙今天又怎么了。

  “真的没关系吗?”

  良心未泯的中岛敦和新人泉镜花犹犹豫豫的问。

  “不用去管那个笨蛋!”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从镜片上面有光芒一闪而过。

  “反正他的生命力堪比小强,一方也不会真的下狠手的。那个家伙一天不被人揍啊……”

  国木田独步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特别狰狞的笑意。

  “他就皮痒痒!打,打得好!”

  至于最后之作,在她迈着小短腿打算过去的时候,就已经被江户川乱步一把拉住。

  “没关系哦。”

  眯着眼睛的名侦探道。

  “放心吧,太宰那家伙一直都是那样啦。”

  而与此同时,一方通行的声音也从那边传了过来。

  “你待在那边玩你的,不用在意,LastOrder。”

  最后之作“哦”了一声,乖巧的听从了一方通行的话,低下头来和江户川乱步一起继续打游戏机。

  “啊!住手!疼疼疼真的要被打死了!”

  “唔……嗯嗯……不要了,停手啊小A你这是要弑师啊!”

  “神他妈的小A!!”

  一方通行几乎是在咆哮了。

  “你什么时候能把那一个见鬼的名字忘掉?!”

  被他揪着衣领不断摇晃的太宰治整张脸上都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去描述的欠揍的表情。

  “这个名字特别可爱嘛……”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啊?”

  “好啊。”

  不想听到这句话后,太宰治却突然眼前一亮。之前的懒散从他地身上消失不见,那一双鸢色的眸子沉浸下来,居然像是深夜的漆黑。

  “来,杀了我。”

  太宰治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一方通行的手,拉着他的手指按在了自己的脖颈上,闭上了双眼,一副享受的模样。

  “看,你只要稍微用点力气,我就会如你所愿的去死了——”

  一方通行像是甩掉了一块儿烫手的山芋那样收回了自己的手,甚至是蹭蹭蹭的远离了太宰治数步。

  “……你是不是犯病。”

  他收回自己的手来,恶狠狠地瞪了太宰治一眼。

  “没错,他就是犯病。”

  都不等太宰治本人回答什么,国木田独步已经“啪”的一声合上了自己手中用于记录和安排事情的本子,眼镜上不断地闪过寒光。

  “那个家伙就是太闲了才会这样一天到晚没事找事,你拎着他工作去!”

  国木田独步冷笑一声。

  “放心,不听话就揍,留口气就行,与谢野小姐救得回来的。”

  一方通行抬起手来,按住自己的半张脸。

  啊,问题是他不太确定如果这个欠揍的家伙真的是决心想要反抗的话,自己能不能大的过对方……

  如果说太宰治只是“不擅长于体术”的话,那么一方通行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菜鸟弱鸡。

  太宰治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拆台的机会。

  “不行的哦~~~”

  太宰治整个人也像是他话尾的波浪号一样扭动着,宛如一颗裙带菜。

  “小A体术超烂的啦……谁都打不过……”

  “轰隆”。

  巨大的震动声,地板都在微微的颤动着,整个二楼所有人都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只见某个活着就是祸害的家伙整个人以脸朝下臀部朝上的姿势趴在地上,在他的身上以及身边的是被砸过去的沙发。

  罪魁祸首拍了拍自己的手上沾到的灰尘,露出了一个能止小儿啼哭的笑容来。

  “啊,我体术的确很差没有错。”

  “但是靠砸东西也能把你砸死了!”

  趴在地面上的太宰治忧忧郁郁的举起了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小白旗在空中晃了晃,表示自己投降,不参与这种打架斗殴事件。

  他是追求死亡没有凑,但是他还不想用被活生生的砸死这种方式去迎接自己的终局。

  太惨了那样……而且还特别疼……

  即便是死亡也要斤斤计较的男人这样想着。

  “百合子百合子!御坂想要去看电影!御坂御坂兴高采烈地提出了要求。”

  这个时候,最后之作的手中拿着手机兴冲冲的朝着一方通行的方向跑了过来。

  一方通行接下她递过来的手机,一边看一边嘟囔着。

  “你想看什么啊……”

  “这个这个!”最后之作扑到他的怀里面,伸出手来给他指上面呈现的影片信息,“御坂超级想看这个恐怖片的!我们一起去吧!御坂御坂再一次的重复道。”

  “恐怖片……午夜场啊。”

  如果是正常的对待自己家的小孩子的监护人的话,一不会带这么小的孩子去看恐怖片;而不会选择晚上的午夜场这种显然对于小孩子的身体成长十分不利的时间段。

  但是一方通行显然不是那种监护人,所以对于最后之作提出来的要求,他只是扫了一眼就同意了。

  “行啊,我先和老师一起出去处理工作,下午回来带你去看电影。”

  一方通行一边说着,一边瞅了两眼。

  这种一边恭恭敬敬的喊着太宰治老师,但是另一方面却又各种拳打脚踢,你们之间的师生关系是真的迷。

  “嗯?米花市?不在横滨?”

  最后之作仰躺在沙发上,两条小短腿在空中蹬来蹬去。一旁的与谢野晶子叹了口气,帮她拉下来长长的裙摆遮住险些露出来的小胖次。

  无论是这孩子本人还是她的抚养者一方通行都没有什么明确的男女意识和性别意识,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对啊对啊,横滨还要过几天才会上映呢,御坂想早点看到。御坂御坂解释了一下原因。”

  “行吧。”

  一方通行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直接从网络上买电影票,冷不防身后伸出一只手来,眼疾手快的在他付款之前又增加了一张票。

  “你干什么啊。”

  一方通行转过头去,眼神不善的看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沙发上起身了的男人。

  “你们去看电影也带上我啊!”

  太宰治整个人都表现的兴致勃勃。

  “为什么要带上你?”

  一方通行冷笑着想要把多买的那一张属于太宰治的票取消。

  但是他的手都还没有按下去,太宰.戏精.治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啊。”

  他站在才被中岛敦擦干净没多久的光可鉴人的玻璃桌子上,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另一只手伸展在面前,闭上双眼,脸上出现了陶醉的神情,整个人像是在表演着一出舞台剧。

  “你难道都不愿意请你可怜的老师看一场电影吗?难为我这一个周都在辛苦的上上下下帮你跑关系……”

  虽然知道这家伙很有可能只是在信口开河的胡扯,但是他都这样说了,一方通行自己都觉得,如果不按照他说的那样请他看一场电影,简直就像是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一样。

  不就是一场电影票吗!又不是请不起!请你看电影还不行吗,装出那样一副样子给谁看啊!

  一方通行的内心恨得咬牙切齿。不是心疼钱,那点钱他还不放在眼里。主要是太宰治这个人的操作太骚了无法接受。

  “(^U^)ノ~YO!”

  太宰治开心的一拍手,然后转头就朝着另一边的中岛敦和泉镜花喊了一声。

  “敦~小镜花~来来来,我们今晚去看电影~”

  中岛敦咽了咽口水。

  太宰先生。

  你真的是感受不到你面前一方通行的身边那些已经开始张牙舞爪了的诡异黑色雾气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