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殊色 > 第八百四十二章 转手
  第八百四十二章转手

  最终周婆子也没逃脱被惩罚的命运,香枝儿也没怎么着她,只是撸了她的差事,以及账面上出差错的数目,如数给补了回来,对于这样的惩罚,其实算是极轻的了,会如此处置,自然也是为了给老夫人留些面子,毕竟她都开口为这周婆子求情了,若是还从严处置,不免显得她太不将长辈放在眼中,也显得太不近人情。

  然而,这样的处置,却并不得老夫人的心,她要达到的目的并没有达到,而周婆子受惩转罚无疑是雪上加霜,严重打击了她在府的威信,也着实让她没有颜面。

  这样的结果,也着实让老夫人气闷了好些天,她自以为仗着身份,这府中还没有人敢不给她面子的,只要她出面,就没有成不了的事,可偏偏就有这么一个愣头青,直冲冲的撞上来,条理分明,有理有据,怼得她无言以对,老实说,这样的局面,她顺风顺水活了几十年,还真是头一回遇到,即便是当年不可一世的吴氏,仗着出身高与她作对,迫于长幼尊卑,也没在她手里讨到多少好处的,而如今一把年纪,做老祖宗的人了,竟还能阴沟里翻船。

  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偏这事儿它就是发生了。

  老夫人心中的郁闷,那是谁也无法体会的。

  “你说说这陶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老夫人闷气了好几天,才缓过劲来,问着身边的袁妈妈。

  这袁妈妈跟在她身边也是有几十年的老人了,是个见识不凡的人,寻常有什么事儿,也多是与她商量着,不过自她不理事之后,其实府中也没什么大事,多是在陪着她一天闲拉家常,说些趣话儿逗乐子。

  “二少奶奶自然是个能干嘛利索的,要没点本事,国公爷也不会二话不说,直接将管家权交到她手中了,你想想国公爷那人,向来知人善用,二少奶奶这般的,定是入了他的眼。”袁妈妈想了想说道。

  老夫人听着这话,不由思索了起来,对陶氏的了解流于表面,但对于自己的儿子,她还是知之甚深的,到这会儿,她也不得不承认,国公爷的眼光确实精准,陶氏将家管得半点没出岔子,可见这人确实是有些本事的。

  但是,她仍是有些想不通的地方,这陶氏即便是有些本事的人,可出身摆在那里,在娘家又能学到些什么,而国公府这样的府第,她又是凭什么本事,能管得毫无差错的?

  国公府都能管得下来,那么这后宅之事,对于她来说,那就是毫无难度了。

  若这是自己亲近之人,换成小秦氏,或是新入门的刘氏,她定然都会欢喜,可是偏偏是陶氏,她就欢喜不起来了,虽同是孙媳,可亲疏有别,她更看重的还是刘氏。

  看重刘氏自然是因为燕慎,燕慎是与她血脉最近的孙子,也是她最疼爱的孙子,以后这国公府的世子之位,国公之位,都将落在他的身上,而这后宅之事,自然也得刘氏来担当,原本在小秦氏手上,也没有差错,可惜那却是个不中用的,生生将手中的权力给弄没了。

  想起小秦氏,她这心里就火冒三丈,当了十多年的国公夫人的人,居然还是这么提不起来,最后还要劳烦她来收烂摊子,偏她这还出师不利,踢到铁板了,扫了颜面,失了威严,后续的事儿,只怕会更不顺利。

  “你说得在理,别人可以不相信,不过国公爷却是不会差的,他看好的人,定然与众不同,唉,这说起来,也是安哥儿那孩子有运道,流落在外,也能娶上这样一个妻子,似冥冥中注定一般。”老夫人长叹一声。

  对于香枝儿的能力,要是换个立场,老夫人也是会大加赞赏的,但偏偏这人是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的,与自己作对的人,她又怎么会对她报以好脸色。

  别说好脸色了,这般不给她面子,这陶氏已是让她厌恶上了,原本因出身不高,她就不太喜欢,如今与她作对,那就更不会有喜欢的理由了。

  “瞧着二少奶奶,如今颇有些锐不可挡之势,老夫人你是想……”袁妈妈话说一半留一半的。

  不过老夫人却是听得明白她的意思,扯着嘴角笑了一声:“什么锐不可挡,这女人啊,在后宅之中横行无忌,那也是因为外面的男人之故,男人得势,自然在后宅中就能抬得起头来,若男人没用,自也只能夹起尾巴做人了,安哥儿谋了个好差事,她这尾巴也就翘起来了,可也不想想,一个御前侍卫算什么呢?”

  袁妈妈听着,不由微皱了下眉头,问道:“难道老夫人你是想,将二公子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这怕是有些不太容易,毕竟听闻二公子颇得皇上看重,前些日子还赏了些东西,可见恩宠。

  “你想哪儿去了,怎么说那也是我的孙子,何至于将他拉下来,他能出息,自也是国公府的门面,我倒是盼着他越高升越好呢,又岂会在背后使坏的,将人踩下去,也并非是拖后腿,还可以抬高一下慎哥儿的地位嘛,如此刘氏便也能水涨船高,将陶氏压一头不是。”老夫人不轻不重的说道。

  “若是三公子能高升,这倒也是个法子。”袁妈妈笑着说道,心下略思索了一番道:“要说咱们三公子,也是极为出息的,想京中这般多的公子当中,咱们三公子那也是数得上名号的人物,说起来,这也多得益于老夫人你往日的教导呢。”

  “我一个老婆子能教他什么,还是他聪明肯上进,是个能干的孩子……”说起燕慎来,老夫人也是一脸的欣慰。

  “三公子在军中,若要往上升一升,倒也容易得很,比起二公子好边,倒是更容易一些。”袁妈妈道了一声。

  老夫人神色舒缓道:“可不就是如此,要不怎么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军中是咱们国公府的势力,他吃些苦头历练出来,以后国公爷一句话,他便能统率三军,可不是一个侍卫能比拟的,什么御前侍卫,也就是说起来好听罢了,真要不小心惹恼了宫中贵人,吃苦头还在后头呢。”

  因着香枝儿不给她面子,对于周承泽,老夫人也越发不待见起来,原本也是不怎么喜欢,如今却是越发的不喜欢,若再捅点什么事儿出来,她差不多都要厌了这对夫妻了。

  “那这事儿,老夫人是要找国公爷说说吗,三公子毕竟是放在国公爷眼皮子底下的,没有国公爷的认同,谁也动不了他如今的位置,再说,这么大事,不与国公爷说一声,私下动了,国公爷也会有意见的。”袁妈妈提醒了一声。

  国公爷的脾气可不怎么好,行事也很讲原则,他若是不乐意的事,即便是亲娘他也能不理会,那性子约摸是像了老国公,老夫人即便是老夫人,那也是无法扭转国公爷的决定的。

  提起这个,老夫人不免就轻皱了下眉头,她这老夫人,还当真不是个能随心所欲的老夫人,至少那个做国公的儿子,就不会事事顺着她,平常可有可无的一些事儿,他倒也不在乎,由着她来,但他若不同意的事儿,还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再与他说说吧,怎么说慎哥儿,也是他当成继承人培养的,总不能让他被人压一头,以后都抬不起头来。”老夫人喃喃道,但明显说起这话来,却少了些底气。

  袁妈妈笑了笑,倒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那二少奶奶那边,老夫人是怎么打算的?”这个却是要问清楚了,明白主子的意思,她们这些下人,才好拿捏态度不是。

  老夫人闻言,不由一声长叹,用句粗俗点的话来说,她此番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原本也没将一个小门小户出身的丫头看在眼里,觉得凭她那点本事,也不能掀起什么风浪,可偏偏人家还真是块硬骨头,让她出手都没有拿下来,她可是后宅之中身份最高的老夫人呢!

  “我这已是跌了个跟头,却是不好再出面与她周旋的,这事儿还是交给刘氏吧,不是说大户人家教养出来的孩子,比小门小户的强多了嘛,那就让她自个把管家权拿回来吧!”她已是丢了一次脸,若再丢一次,那她还真是没脸在这后宅立足了。

  年轻人丢丢脸倒也无所谓,哪儿跌倒哪儿站起来,反倒还能增添些越挫越勇的锐气来,可不像她老人家,脸面可是丢不起的,丢一次少一次,真要颜面扫地,她这老夫人做得还有什么意思了。

  要说起来,连个后辈都没拿捏住,她也不能不感叹一声,当真是技不如人,想她当年在后宅使的那点手段,到如今年轻人身上,却是毫无可取之处,她却是并不承认不如人的,只不过是因为她多年不管事,所以太过生疏的原故。

  “老夫人说得在理,这本就是年轻人的事,何故来劳烦咱们老夫人出面的,说起来,老夫人都荣养好些年了,可不得好生养着,哪里能操这些心的,身子骨养好那才是正事呢,多活些年成,以后还能帮着曾孙子说媳妇呢!”袁妈妈窥着她的脸色,说笑了一句。

  老夫人将事儿交脱出去,正觉得一身轻松呢,不想听到她这么一句,顿时便逗笑了,指着袁妈妈道:“帮着曾孙子说媳妇,那还得多少年呢,真活到那岁数,都成老妖精了。”话是这么说着,心里却也很希望能活到那般高寿的。

  “什么老妖精,彭祖都活八百岁呢,老夫人多活些年程,又算什么。”袁妈妈很明白她的心态,自是挑好听的来说。

  人老了嘛,最在乎的,就是自己能不能活得长寿,老夫人平常连生病都忌讳的人,自然比一般人还奢望能长寿些呢。

  “哈哈哈,我看你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传说中的人物,哪里能当真,不过听着这话,却也让人高兴,连着多日来的闷气,也都消散得七七八八了。

  “这笑一笑十年少,老夫人就该多笑笑才是。”袁妈妈继续说道。

  “一张脸都成老树皮疙瘩了,还十年少,哎呀,你这张嘴啊,真是越来越会说了。”老夫人笑着说道。

  袁妈妈窥着她的神情,劝慰道:“这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夫人听奴婢一句劝,府里的事儿,咱们少理会,年轻的人事儿,也别参和,由着他们去吧,是龙啊总会化龙,是虫啊那就只会是虫,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有些事儿吧,你却是不懂,我也有我的难处,需知,有些事儿若是开了头,却是收不住尾的。”老夫人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敛了下去,语声似感叹般的说道。

  袁妈妈露出不解的神色:“老夫人……”

  “你这人向来正直也忠厚,有些事你不懂,不过你也不需要懂。”老夫人眼神略显得阴沉了几分。

  袁妈妈颇为不解,也不知哪句话没说对,竟让老夫人露出这样的神色来,心下也是疑惑不已,要说她跟在老夫人身边,也有几十年了,老夫人有什么事还能瞒着她不成,心下略思量了一下,顿时想起来,曾经有一段时间,老夫人却是颇为冷落她,当时却是另一个婆子总凑到老夫人跟前,只是时日也不算长,后来那婆子便消失不见了。

  被老夫人冷落,日子可不好过,所以当时的情形,即便是过去许多年,她都还能有印象呢,瞧着老夫人这神情,约摸觉得,怕是那段时间内,当真是发生了些什么事吧,她这心里不免也生出些隐忧来。

  说起来,老夫人待她也是极好的,几十来下来,主仆间情谊深厚,若真有什么事……

  不过片刻间,她便也释然了,老夫人这样的身份,即便有什么事儿,那定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老夫人解决不好,不还有国公爷在嘛,在她看来,就没有什么事儿,是能难得住国公爷的。

  “老夫人说得是,奴婢这人嘛,虽识得几个字,却并不曾读过几本书,说起来,倒底还是没什么见识。”

  “你这话说得我不爱听,在我看来,你即便没读过几本书,也比咱们府中一些读过书的人还要强上几分呢,你可是我身边的人,断不可太小瞧了自己。”否认自己,可不就是否认她这个主子,老夫人对此很不赞同。

  “老夫人这可就太瞧得起奴婢了。”

  “什么瞧得起瞧不起的,反正我身边,也就你们这几个老家伙陪着了。”老夫人叹气道,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能始终如一陪在身边的也就那么几个,越是能一起走到最后的,越是珍贵。

  “老夫人说这些干嘛!”袁妈妈听着这些话,心下也有些不感叹。

  “好了,不说了,让人把刘氏给叫过来吧,我叮嘱她几句,到底是年轻人,不提点几句,估计心思都还不放在这上头来呢。”刘氏进府这些日子,她也略了解了几分对方的性情,书香人家的姑娘,斯文知礼,也当真是好教养,比起武将家的直来直往的脾气,当真是好太多了。

  只不过这才过门的新媳妇,估计还矜持着呢,对于府中大权,竟没表现出太多的野心来,也若不提点一句,怕是就这么混着过日子了。

  想慎哥儿在外面打拼,后宅之人,却是这么放任的性子,那可不成,怎么也得帮着自家夫婿出份力不是,总归,她那一副坦然处之的态度,老夫人就看不过眼。

  原本她是想着自己将管家权拿回来,再顺利的交到刘氏手中,让小秦氏在一旁帮扶着,即便是生疏了些,那也定然出不了任何差错,可事与愿违,她这里出师不利,还折损了颜面,那这些事儿就只能刘氏自个来了。

  她能帮刘氏的,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后续的,也就只有靠她自己努力,都说书香门第的教养好,她也想看看刘氏的手段,毕竟这人可是小秦氏千挑万选出来的,她对付不了香枝儿,自然也就将这份期盼寄于刘氏身上,只盼着刘氏得力些,将香枝儿一举打压下去,以后后宅之中,便还是她们的天下,这对慎哥儿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三少奶奶如今正新婚,心思定然只在三少爷上头,没想到别的,那也是常理。”袁妈妈想了想,说了一句。

  “我知道,正因为此,我才没有责怪她,先前慎哥儿还在府里,我也就没起别的心思,只如今婚休日已过,慎哥儿也回了营中,她这夫君不在身旁的,倒是正该找点事来做,打发时间才是。”

  这般打发时间,也就只咱们国公府独一份了,袁妈妈心想着,应了一声:“老夫人说得是,老奴这就去请三少奶奶,想来她如今显来无事,分散一下注意力也好,省得新婚就与夫君分开,这心里东想西想,怕还不痛快呢。”

  “可不就是这个理,我也就是这个意思。”老夫人赞同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