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旅人 > 4.699号公寓(4)
  晚十点,那么还早。

  宗瑛搁下信纸,走回沙发重新拿起薛选青给她的烟,从杂物盒里翻出打火机,在满室的晨光里点燃它。

  楼下的自行车库里响起清脆铃声,随即是开门的声音,保安讲话的声音,又有马路上公交车急刹车的声音。

  宗瑛沉默地坐在沙发里抽烟。

  烟雾缭绕中,她突然抬起袖子闻了闻,又低头嗅了嗅领口。

  涤纶面料的制服衬衫并不透气,所以有一点难以避免的汗味,又有一点现场带来的血腥气,再有就是很常见的药水味道。

  她并不觉得有多么的难闻。

  抽完烟,宗瑛低头卸下衣服上的警号警衔,进浴室洗澡,将衣服全部投入洗衣机。

  打开淋浴开关,骤雨一样的水声瞬间就掩盖了滚筒运转的声音。

  水汽蒸腾,隔壁早起练琴小囡一遍遍地弹DonnaDonna,等她弹到歇时,宗瑛关掉淋浴,世界安静了一瞬,滚筒开始高速脱水。

  她取过毛巾擦干身体,换上干净T恤和家居裤,回厨房拿了药箱,处理好手上伤口,进卧室给手机接上电源,漆黑屏幕上亮起一只LOGO。

  开始充电了,宗瑛想。于是她躺下来,闭眼补眠。

  终于得到舒展的脊柱与肌肉争分夺秒地休息,客厅里的座钟不辞辛劳地将时间往前推,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将日头推到地平线下。

  宗瑛是在手机铃声中醒来的,一个本地的陌生号码,宗瑛没接,任它响到自动挂断。

  她躺在床上,天已经黑了,窗帘没拉,城市夜色被狭窄的十六格窗切割成数块,昏昏的光投入室内,明暗交错。

  宗瑛翻个身,重新拿起手机,右上角显示电量为100%,满了。

  手机的电量可以从0回归100,那么人呢?

  宗瑛将近一整个白天没有进食,饿在所难免,于是拿起电话叫外卖,等饭送来的当口,她查了刚才那个陌生号码——

  从搜索结果来看,这应该是位麻烦的媒体从业者,宗瑛把他丢进了黑名单。

  食物来得很快,这是属于城市的便利。

  热气腾腾的一份套餐,量过足了,宗瑛吃到一半吃不下,就连同盒子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晚上八点整,还剩两个小时。

  她起身晾了衣服,刷了牙,打开电视漫无目的地看。

  纪录片,五月份的拉普兰德,航拍镜头扫过去,成群结队的驯鹿在狂奔。解说词讲:“结束长达八个月的雪白冬季后,拉普兰德终于迎来了春天。”

  冬季这么长,是个干净冷冽的好地方,宗瑛喜欢冬天。

  距晚十点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宗瑛关掉电视,将证物袋逐一摆上茶几,同时在对面放了一张椅子。

  她只留了玄关一盏廊灯,其他全部按灭。

  屋子里再度黯下来,她点了一支烟,就坐在楼梯口等。

  室内座钟铛铛铛响了十下,宗瑛手里的烟燃尽了。

  她听到轻细的开门声响,但声音来源却是楼上,紧接着是下楼的脚步声,稳当沉着,动静不大。

  她一直耷拉的眼皮这时候倏地抬起,就在对方伸手搭上她肩膀的瞬间,反擒其右臂,同时破坏对方重心,教他摔下了楼梯。

  还没待他反应,宗瑛已用一次性约束带反捆了他双手。

  “宗小姐,我们可以坐下来谈。”来人出声艰难,恳请她松开约束带。

  “你现在就可以讲。”宗瑛并不打算中止这教训,压制着对方,闭眼一字一顿道:“姓名、年龄、籍贯、住址。”

  “盛清让、三十二岁、沪籍、住址——”他稍作停顿,讲话困难却和气:“就是这里。”

  “这里?”、“是这里。”

  简直不可理喻,可宗瑛这一句还没能讲出口,手突然就松了。

  疼痛如炸弹突袭,整颗头颅仿佛四分五裂。

  呼吸愈急促,额颞青筋凸起,宗瑛几近失控,而盛清让终得机会起了身,用力挣开了约束带。

  然而下一瞬,他却俯身询问:“宗小姐,请告诉我你需要什么。”

  宗瑛痛得几乎目不能视,双手指腹紧紧压着头皮,牙根都快咬碎,肌肉紧张得根本无法张口出声,他便又问:“是止痛药吗?”

  得不到回应,他迅速后退两步扯过沙发上的毯子,覆上宗瑛的肩,抱起她送回沙发。

  他记得厨房有一只药箱,遂又快步去厨房将其取来,随后快速翻出止痛药,与茶几上的水杯一起递过去。

  宗瑛连也水也不要,从他手里抓过药片径直吞下。

  七月天里,她颤抖的手指碰到他手心,他竟然觉得冷。

  因此他又从躺椅里拿了一件外套来给她盖上,之后不再扰她。

  变天了。

  夜风推撞窗户,发出哐哐声响。

  盛清让走上前,刚闭紧窗,一道闪电就劈进来。

  轰隆隆一阵雷过后,室内只闻得走钟声与宗瑛沉重的呼吸声,随后雨点密集扑向玻璃窗,夜景一下子就模糊了。

  盛清让关上窗帘,打开一盏顶灯。

  靠窗一长排书架里,陈放着医药相关书籍,以及各类证书与奖杯。所有者显示是同一个人——宗瑛。

  书架旁是硕大一只旧相框,里面密密麻麻贴满照片。

  除童年几张外,之后的宗瑛始终将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没有半点笑意。

  靠墙一大块白板,贴满剪报、病理解剖图片与报告,角落里立着一具骨架模型,嶙峋中透出几分阴森。

  他第一次看到这些的时候,便默认屋主是个瘦削冷酷、板正固执的人。

  他突然凑近书柜,隔着玻璃,在角落里发现一枚极小徽章,中央印着CESA,底下一排英文,其中有“ExtremeSportsAssociation”字样——

  极限运动协会,是新发现。

  他又回到厨房,拧开水龙头接了一壶,打算烧些热水。

  接上电源,壶中水很快咕噜咕噜起来,是热闹的声响。

  他突然嗅到一些馊味,一低头,在脚边的垃圾桶里发现了敞着口的外卖盒,食物已经开始变质。因此又清理了垃圾桶,洗了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