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旅人 > 11.699号公寓(11)
  为什么放弃了医院?直到造影结束,直到第二天出院,宗瑛也没有想出答案。

  答案不重要,她对当下工作的感情,并不亚于当初对神经外科的热爱,明确这一点就足够了。

  取报告是三天后,小戴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宗瑛刚从一个高坠案现场转移到殡仪馆,手续单填到一半,她接起这个电话。

  “师姐你还是赶紧来一趟吧。”

  “我手头事情还没做完,有空我会去拿报告的。”

  她语气不慌不忙的,好像这个事跟她没什么切身关系,并不需要太上心。反而是小戴,在电话那边叹口气讲:“师姐你怎么好像有点消极啊?”

  “没有的。”宗瑛说,“初筛结果我看过,什么情况我心里有数,急也没有用的。”她搁下填表的笔,走到门外,看向郁郁葱葱的墓园:“不如你同我讲讲会诊结果?”

  电话那边的小戴好像酝酿了一下情绪,说:“会诊意见是虽然情况复杂,风险较大,但还是建议及早手术,不然万一发生破裂——”后果宗瑛应该很清楚,小戴也就没有讲下去。

  “恩,我知道了。”宗瑛低头看一只豆粉蝶从花坛里飞过去。

  “那么你要赶紧入院的呀,把方案定下来就可以动手术了,你要是不放心我们院,那么转去盛师兄那里更好。”

  小戴在电话那边不断给出建议,宗瑛全部都听进去了。

  可她最后还是慢条斯理地说:“手术的事再等等吧,我有一些别的事要先处理。”

  “有什么事不能手术之后再说呢?”小戴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但讲完她就后悔了。

  她是医生,更应该考虑到手术的风险,尤其这个病例复杂棘手,手术成功倒是完美,不成功则一切枉然。万一出了意外,届时可能连勉强活下去的愿望都没法实现,更别提“处理事情”了。

  宗瑛这时开口:“小戴,我准备好了会去的。”

  在小戴眼里,宗瑛一贯的有主见。既然宗瑛这样讲,她也没必要再徒费口舌,只说:“那么只能先吃药控制一下。”

  “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去忙吧,注意休息,尽量控制好情绪。”

  宗瑛挂掉电话回去继续填表,小郑在一旁穿防护服。

  他一边穿一边问:“宗老师,你觉得这个高坠案的死者是自杀、意外还是他杀呀?”

  “从现场看,自杀的可能性大一些。”

  “哎,年纪轻轻为什么要自杀呀?她小孩才多大,她死了之后小孩可怎么办呢?太自私了吧。”

  宗瑛填好手续单,抬眸看他一眼。

  小郑想起平日里薛选青叮嘱的“不要随便评价死者”,马上刹住话头,将防护服给宗瑛递过去。

  外面烈日当空,蝉鸣愈嚣,解剖室里是散不去的热量和特殊气味,宗瑛穿着闷气的防护服,一边操作一边同小郑讲解,汗从鬓角流下来。

  结束了关腹缝合,宗瑛放下器械,摘下双层手套,俯身对死者鞠了个躬。

  小郑跟着照做,余光瞥见宗瑛侧脸,莫名觉得她今日表现出来一种特别的郑重。

  他没问,宗瑛当然不会讲。

  和殡仪馆工作人员交接完,两个人走到门外抽烟。

  宗瑛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远处的墓园走神。

  小郑偏头瞥她一眼,突然想起她每次来殡仪馆总是这么看着墓园,于是问:“宗老师,那边有什么好看的呀?”

  “我妈妈就睡在那里。”她没有避讳,低头弹落烟灰,叹息一样说道:“她也是死于高坠。”

  小郑一听,意识到自己开错了话匣,连忙又递一支烟过去给宗瑛。

  宗瑛低头瞥一眼,说:“不抽了,我打算戒烟了。”

  “啊?”小郑以前听薛选青讲,他们这些跑现场的,因为味道重压力大,几乎没有不抽烟的。他遂问:“真不抽啦?”

  “慢慢来吧,总能戒掉。”宗瑛说。

  太阳刺眼,树叶纹丝不动,气象预报一遍遍发布高温预警,在市民的抱怨声中,又一遍遍地进行倒计时预报:“高温还将持续两天——”、“高温天气预计明日结束,未来几日将会迎来一个强降雨过程——”

  终于,经历了连续十个高温天之后的上海,因为接连几场雨迅速降了温。

  公众对723隧道案的关注热度似乎也跟着降了,只有遇难者家属仍然上蹿下跳,希望争取更多的支持。

  药物研究院这时候出了声明,表示邢学义藏毒属个人行为,与新希及药物研究院无关,新希的注射用抗肿瘤药物将如期上市。

  纵然这样撇清关系、强调新药上市,新希股价仍持续下跌。

  宗瑛虽然持有新希的股份,但她毫不关心股价下跌的消息,在部门同事议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