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旅人 > 19.699号公寓(19)
  门打开的刹那,一个强作镇定,一个抬眸审视。

  薛选青挑眉问:“找谁?”

  盛清让从声音辨出她就是先前撬锁的那位女士,于是立刻寻了个借口:“抱歉,我可能走错了楼。”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薛选青瞥一眼他手里的钥匙,讲:“不对吧,这把钥匙就是这里的。”紧接着继续揭穿他:“大概不是走错门,而是不晓得锁换了吧?”

  话说到这份上,盛清让避无可避,索性不打算避了。

  他收起钥匙看向薛选青:“那么请问,宗小姐是否在家?”

  薛选青没料到他问得如此理直气壮,但还是如实回:“不在。”

  盛清让问得委婉:“我记得这是宗小姐的房子,是她邀请你来的吗?”实际却是同样在揭穿薛选青“不问擅闯”的事实。

  薛选青冷不丁被将了一军,显然不爽,冷眼反问:“她邀不邀请我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她什么人,怎么会有钥匙?”

  “朋友。”盛清让如是答道。

  “朋友?”薛选青借着门口廊灯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人从头到脚透着一股老派作风,连公文包都是复古风格。她问:“哪种类型的朋友?”

  “比较特别的朋友。”

  说法敷衍但值得深究,薛选青下意识觉得他同宗瑛最近的异常表现有直接关系,因此侧身让开,请他进屋:“既然都是朋友那就进来坐坐,说不定宗瑛过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说是伐?”

  “是。”盛清让在这个时代除了这间公寓外本就无处可去,当然赞同她这个提议。

  他从薛选青身边走过时,薛选青敏锐捕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气味——火药味、血腥味,甚至消毒水的味道。

  薛选青察觉到其中怪异,低头瞥了一眼他裤腿,隐约可见血迹。

  她默不作声关上门,进厨房取了一只透明玻璃杯洗净擦干,往托盘上一搁,拎起水壶将杯子注满。

  薛选青将盛着水杯的托盘往茶几上一放:“不要客气,喝水。”

  盛清让道了声谢。

  薛选青摸出烟盒点了一支烟,抬眼看向茶几对面的盛清让:“贵姓?”

  盛清让不落痕迹地抿了下唇:“免贵姓盛。”

  “名字呢?”

  “这不重要。”

  “那么盛先生是伐?”薛选青抽着烟,开门见山地问:“大晚上来找宗瑛有什么事?”

  “这属于**范畴,我是否能不回答?”

  “那你早上是不是和宗瑛在一起?”

  “你是在审问我吗?”

  薛选青的确一副审问架势,但这审问没有任何强制效力,对方完全可以拒不作答。

  她看他拿起水杯,原本绷着脊背突然稍稍松弛,放任自己陷进柔软的沙发里,问话态度亦委婉了一些:“盛先生,我也是宗瑛的朋友,今天既然遇见你也是难得,不妨认识一下,留个电话?”

  她说着已经掏出手机,盛清让却搁下水杯,答:“抱歉,我没有电话。”

  没有电话怎么可能?薛选青掐了烟说:“你在开玩笑吗?”

  盛清让稳稳坐着,有理有据答道:“我从法国回来不久,因此没有国内的号码。”

  “那法国的号码呢?”

  “房子退租了,不方便透露房东的电话。”

  “法国的手机号?”

  “停用了。”盛清让说完从公文包里取出手记本和笔,翻开一页空白朝向薛选青:“不如你留个号码?”

  反客为主。薛选青垂眸盯了片刻,最后拿起笔,唰唰唰在空白页上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

  写完搁下笔,薛选青端起托盘起身,径直走向厨房。

  厨房灯没有开,一片暗沉沉。薛选青从橱柜里抽出一只保鲜袋,背对着盛清让,面无表情地将托盘上的空玻璃杯放进去,封好口。

  她又随便找了个纸袋装好,转过身说:“盛先生,既然宗瑛还没有回来,这里也不方便久留,我们还是走吧。”

  盛清让却坐着不动,他讲:“我想再等一等。”

  “这不好吧。”薛选青看出他留意强烈,可她偏偏不想让他如愿:“你能进来是因为我开了门,那么如果我要离开,你又怎么能留在这?我既然开了这里的门,得保证走的时候里面和我来之前一致。你说是伐?”

  盛清让见识过薛选青的执着。只要她想,最后无论如何都会让他离开。

  他不想同薛选青有太多纠缠,也不想给宗瑛添不必要的麻烦,因此起身,同意了薛选青的提议。

  薛选青目的达到,提着纸袋走到门口,当着盛清让的面重重将门一撞,颇为故意地锁了两道,将崭新钥匙收进包里。

  盛清让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两人一道坐电梯下楼,薛选青去取车,盛清让就在699号公寓门口的梧桐树下站着。

  他身无分文,一整天没有进食,在这个时代,无处落脚。

  薛选青坐进车里,打开手机,翻出刚才偷拍的照片,抬头望窗外,就能看到树底下的盛清让。他原地站了很久,看起来居然有一种无助的茫然。

  她敛回视线,瞥一眼副驾上的纸袋,发动汽车驶离了街道。

  比起盛清让,留在盛公馆的宗瑛要安逸得多。

  她睡了一觉,醒来时凌晨四点多,小妹就睡在她旁边,手里还抓了本书。

  宗瑛坐起来,惊动了对方。盛清蕙抬手揉揉眼,哑着声音讲:“宗小姐你醒了啊。”大概是没有预料到自己竟然就这样睡着了,清蕙解释道:“我坐着看书来着,后来好像太困就睡了……”

  宗瑛仍隐隐头痛,但并不碍事,她看清蕙下床,又听其絮叨完,才开口问:“盛先生呢?”

  “三哥哥吗?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盛清蕙坐到梳妆台前整理头发,“二姐昨天还因为这个事在走廊里骂了好一阵呢。”

  看来自己又被留在这个时代了,宗瑛想着,揉了揉太阳穴。

  她低着头问:“二姐似乎对盛先生有不满?”

  盛清蕙撇了撇嘴,扭过头压低声音讲:“那么当然了,毕竟二姐和三哥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