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旅人 > 53.699号公寓(1)
  薛选青只错过一两分钟的谈话,顿时不明所以。

  她不晓得在拉下脸逐客之前,宗瑛就已经好脾气地劝说过大姑离开。

  那会大姑刚被盛秋实的话噎了一下,一时间不晓得说什么,宗瑛便同她讲:“已经这个时候了,回去休息吧,这里不需要人守着。”

  大姑紧接着却说:“我这种辰光还待在这个地方,又不止为你,昨天夜里宗瑜又下了病危,到现在还不晓得情况怎么样。”

  她脸上布满忧愁,蹙眉叹道:“你讲我家怎么这样子倒霉啊,宗瑜病危,你也住院,接下来还要做手术!我听护士讲你这个病还蛮危险的,怪不得你前阵子急急忙忙处理股份,是不是担心手术出什么意外呀?”

  她说着又去拉宗瑛的手,接着叹道:“你要是那个辰光就讲清楚,那么那天也不至于为这个事情吵了呀!你们这些做小辈的,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宗瑜现在也越来越不懂事,听说非要填什么遗体器官捐献申请,还讲阿姐能填为什么他不能填?”

  骤顿,又问:“你以前读医学院的时候不会真的填过吧?”

  大姑看向宗瑛的目光里藏满欲盖弥彰的探询。

  宗瑛再不谙人情世故,也读得懂她漫长、自以为聪明的铺垫之后,最后那一句话的意图。

  千言万语,不过是想试探——

  你签过遗体器官捐献协议没有?

  万一你手术失败,那么也不至于浪费一颗心脏。

  宗瑛握起拳逐她出门,然在这声“请你出去”之后,是大姑拒绝离开的辩解:“你勿要多想,我没得其他意思,就想你好好养病,顺便有空的时候上去劝劝宗瑜,叫他不要填那个什么申请,他年纪还小,许多事情根本拎不清——”

  话没讲完,大姑突觉后边有人抓住她手臂,猛地将她揪起来,一阵连推带搡竟然出了门,还不及反应,病房门就“砰——”地关了,里面彻底锁死。

  大姑回过神,隔着小小一块玻璃,看到薛选青的脸,手指着她质问道:“你算个什么角色,插手我家的事情?!”

  薛选青毫不客气地回瞪她一眼,一言不发却紧紧握拳,颈侧血管根根凸起。

  大姑一向欺软怕硬,薛选青凶起来却是浑身上下一股煞气,大姑避开她视线又叨叨了两句,最后还是悻悻转个身走了。

  “我就不该让她进来。”薛选青转过身看一眼宗瑛,“她刚刚又搅了什么是非?”

  宗瑛紧紧握拳,愤怒到了一定程度,根本不晓得怎么开口,薛选青见她不吭声,走过去一把拉过盛清让出门,甫关上门就问:“到底什么情况?”

  盛清让几乎一字不漏同她复述了大姑的原话,说完视线转向门内——宗瑛现在努力克制的风平浪静,反而更令人担心。

  薛选青听完就一拳砸在防撞扶手上,压着一口气骂道:“老缺西!就她那个侄子命重要!是不是只要宗瑛签过捐献协议,他们还要为了一颗心脏串通搞谋杀?歹毒得简直——”薛选青语促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缓了缓才叹道:“真是好狠毒啊,摆出一副设身处地替别人想的模样,却满是算计人的坏心肠!”

  她咬牙又捶一拳,循盛清让目光看向室内,顶灯白光与屋外蒙蒙亮起的晨光交织中,宗瑛捏皱了床头柜上的纸杯。

  盛清让急忙推门入,却被薛选青一拦。

  她抬头瞥一眼医院过道里的电子钟,冷声警告盛清让:“如果不打算在这个地方消失,那么你现在该走了。”

  时间不早,神经外科病区楼层太高,在这里消失或许意味着要高坠丧命。

  盛清让深吸一口气,薛选青握紧门把手催促他:“宗瑛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不要操心,赶快走!”

  因此六点整,盛清让顺利消失在了医院对面的烤肉店门口。

  宗瑛站在病房窗前目睹了他的离开,天际初亮,街道上店铺未开、行人寥寥,他像幻影一样凭空消失,路上一切依旧,就像他从没有存在过。

  她忽然闻声转头,薛选青来给她送早饭。

  薛选青关上门,将饭盒搁在床头柜上,讲:“你不在,最近队里事情又多,领导死活不肯给批假,有个急事我要去处理一下,下班我就马上过来。”顿了顿,又叮嘱她:“那个老缺西要是再来骚扰你,你马上打电话给我。”

  宗瑛叫她不要担心,吃了早饭,送她离开,等查房结束,宗瑛在走廊里来来回回地逛,最后穿着病服披了一件开衫下了楼。

  迫切想抽烟时,身上一支烟也没有,宗瑛又去戏剧学院和医院之间的那个小店买烟。

  老板讲:“BlackDevil缺货,你拿这个先应付着吧”,遂扔给她一包别的烟,暗蓝包装上,印了小小的一只银色和平鸽。

  宗瑛借了火,站在柜台外抽烟。

  接连抽了三根,最后一根快抽完时,老板瞥一眼她的住院手环讲:“你住院还抽这么多,不太好啊。”

  宗瑛闻言抬头,天气好得离奇,不热不冷,年轻养眼的学生们三三两两从校区里走出来,每个人都生机勃勃,她心中却是难以言说的苦闷——

  一心想要划清界限,却得来如此“关心”。

  在他们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盛放心脏的容器。

  宗瑛没有再抽,将余下的烟收进口袋,回头看一眼店内的挂钟,剩下的都是无所事事的时间——

  工作暂停,严曼的案子陷入停滞,手术要等,1937年的事情不用她插手,她彻头彻尾成了一个闲人。

  薛选青来得很晚,风尘仆仆赶到医院时,已经是晚十点半,直奔病区瞥了眼宗瑛,见她在睡觉,陡松口气,身体一软,转个身在走廊排椅里坐下来。

  一身疲惫,一身味道,头发也油腻腻,但她累得不想起身去洗。

  突然有人在她身边坐下来,薛选青扭头一看,正是盛清让。

  她转回头,看着空气问:“从哪过来?”

  盛清让一身潮气,显然1937年还在下雨,他答:“公寓。”

  一问一答,陷入沉默。

  过好半天,薛选青突然坐正:“宗家那帮人急起来什么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