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权谋妻 > 第5章 第5章
南榕神情一亮,唇边扬起的弧度明显大了些,语气也多了丝不易察觉的跃跃欲试与轻松:“温公子不必如此客气,还请告知何事,若能做得,我必义不容辞。”

  温景州看着她泛着亮光的皎颜,眸色渐深,“观南木姑娘听觉敏锐,好似有可听声辩位之能。我有一对玉铃铛前些时日不慎被偷走一只,本非是珍贵之物,但成对者缺少其一总觉有憾。近日有下人回禀,道是每日午时曾在城中有听到玉铃铛响起之声,但城中往来百姓众多未能寻得为何人所戴,也不好牢动官府,故,便想请南木姑娘劳驾,辩听一番。”

  话落还未等她说话,仿是才想到什么,语气微有沉吟道:“只不知南木姑娘可愿与我出府?你若有所顾虑便莫要勉强自己,既已有了头绪左右再多费些时日功夫也可寻回,上都地大物博人流众多,若令你心有不安反倒不好。”

  南榕心中对要离开相对熟悉的地方下意识产生的抗拒,因他后一句为她着想的顾虑微微减轻了些,她眨了眨眼暗暗深吸口气,摇头笑道:“若能帮得上忙我自无不可,虽我不知能否帮得上忙,但定会尽全力,到时还请温公子和春来姑娘多加照料才是。”

  几日过去她回去的路还一无所获,便是现下不愁吃住,可到底寄人篱下。

  固步自封非是长久之事,既有此机会,出去了解下外面的世界,于她来说利大于弊,只是不可将安危全权托付在他人身上,要提高警惕不能与他们走失,也要防备,此行会否是另有意外发生。

  温景州背在身后的手打了个手势,而后衣袖翻动置于她身前说道:“南木姑娘放心,人终是比物重要,你的安危自是此次出门重中之重。姑娘高义,请。”

  南榕纵心中有所准备,但当乘坐马车出了门后,渐渐听到有人声喧嚣之声后,不可抑制的便绷紧心弦,初时失明时对一切都抗拒排斥惴惴不安的脆弱不期然重覆心头,被收成约一尺长的导盲棍被她紧紧握在手中,面上的神色也不自觉凝紧起来。

  红润的唇微微抿起,心跳逐渐加快令她喉间干涩,口渴缺水,下意识以舌润了润唇,但此无异于杯水车薪,口渴之感只是比先前更重。

  正要张口讨水时,一道氤氲着温醇茶香的味道倏地闯入鼻息,淡淡的热气也在脸旁不远处蒸腾,

  “此乃今春新采的清茶云雾,请南木姑娘一品。”

  许是这杯茶来得太过及时,也许是对方的话恰到好处的善解人意,仅仅是一杯茶,一句话,就令南榕心防隐破。

  她定了定神,松开微潮冰凉的手掌,朝泛着香气热气的方向迎接去:“谢谢。”

  她的手比上次碰到他时要冰凉许多,被她几只指腹探寻着覆在指背上时,温景州皱了下眉,待她接牢后,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却是合握成拳,拇指似觉不适般,在那几根仍残留柔软凉意的指背上摩擦了瞬。

  “再往前行便可到上都最为繁华的上街,天下万物,奇珍异宝,应有尽有,年节庙会满街红灯高挂,一时情景美不胜收。城内城外皆有清湖,供人泛舟对月把酒吟诗,再过些时日便是春游好时日,绿水青山天青一色,届时还请南木姑娘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带你出城踏青。”

  南榕紧张的心情随着他温文尔雅不紧不慢的介绍中渐渐松缓下来,纵她看不到,却可想象得到他简言两语中所描绘的是怎样令人欣叹向往的画面。

  尤其城外踏青一说更引得她意动,她从前虽也出门,但都是两点一线,家与超市。外出旅游或是逛街踏青,这些她都喜欢,后来却心有所虑不敢出门。

  曾经唾手可得的,如今反而越成了她想要拥有和体验的执念。

  “那我便先谢--啊!”

  南榕话未说完便被身下突然骤停的马车颠得身形不稳,短促的惊呼了声,她来不及扶着什么东西来稳住身形,甚至连杯子都来不及放下,便一头栽进坐在对面,反应迅捷散发着沉静冷香的男人怀抱之中,

  温景州身稳如山,双手扶着投怀送抱的女子柔软馨香的身子,清冷深邃的眸垂看着她云卷长发洒了满怀,乱了气息手忙脚乱欲起身却寻不到支点的柔弱失措模样,

  扬了声语气微重斥问车夫:“出了何事?”

  随后,车夫余悸未定的慌乱请罪声便传入车厢:“公子恕罪,方才有一小童突然穿路而过,小人应变不及让公子与姑娘受惊了。”

  “可伤到行人?”

  “回公子,并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