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权谋妻 > 第8章 第8章
温景州不知自己为何会站在一个女子房门外,只是听着里面压抑着情绪的闷喘声,平静到冷酷的心湖竟罕见的升了一丝恻隐。

  但也仅只是如此了,中途出了这等变故让她受了惊吓委屈,确是与他脱不开关系,如他先前予她的承诺,他会补偿她的。

  待里面的声息逐渐恢复平静后,温景州眼眸微动朝侧后方看了眼,正欲离开,就听得这几日下人曾报来她时常自言自语的声音,

  想到今日她将那银色细棍一分为二,且还隐有雷光闪动,一击便令那贼人没了还手之力的,异物,

  清冷幽深的眸暗色愈深,却下一瞬便又听得里面那柔婉脆弱似一碰即碎却又格外坚强勇敢的女子,似是崩溃的饮泣声。

  隐约流出的声音又清又柔,又带着如被抛弃的委屈,及,向往渴求。如此充沛真切的情感流露,只怕是要让听到的人心都要碎了。

  然温景州终只是神色平静的站了会,便动作极轻的悄然离开。

  “人呢。”

  跟随在侧的左平立时回道:“回大人,已被送去大理寺。”

  “听者呢。”

  “正在静尘院外等候参见。”

  温景州脚下不停,如平常般不急不缓,“能力不足办事不利,封了口,永不再用。”

  那听者此次被选中,也是自众多擅专者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只一是将此能作谋生之机为训,一是以此为生存之机为生,二者相遇自是后者胜。

  且一出马便出了如此纰漏,已然被大人所弃,不值惜。

  左平未有犹豫便躬身应命。

  “告诉大理寺卿案件已破,将人提到府中。”

  “是,大人!”

  “姑娘,姑娘,姑娘?”

  “走开!”

  南榕惊呼着睁开眼腾得下坐起身,意识还停留在梦魇的阴影中,身体已经迅速挪移到床榻里侧,双腿极力的向后藏起,抬起不离手的导盲棍便挥了过去

  春来被她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忙向后闪了腰虚避开了她突然的袭击。

  想到她会如此的因由,忙用怕惊到她的声音极尽轻柔道:“姑娘,是婢女,春来,咱们已经回府了,您安心,奴婢是来请您用早膳的。”

  南榕却就这般浑身戒备的保持着防备的姿态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神经紧张到耳中嗡鸣的状态消失,黑暗中除了一道女子轻柔的说话声外,安静的没有任何其他的响动,

  身后是冰凉坚硬的墙壁,鼻息间是可以顺畅吸入带着让人身心舒缓的熏香与干净的空气,方才有什么缠绕着她的窒息,令她挣脱不得的恐惧与绝望已全然不见。

  南榕蓦地睁大双眼,她屏着气息仍不敢放松,缓缓将举到僵硬酸痛的手臂迟疑落下,却仍是先抬手微颤着抚到脖间,待触及一片光滑温热,无有任何外物附着的肌肤时,终于深深松了口气。

  而后才感觉身上发冷,呼吸发热,身体也似背了什么自内而外的沉重无力。

  春来见她不再防备才小心试探的接近她,离得近了才发现她此刻脸色煞白,大大的眼睛怔怔的望着虚空,额头也覆着细汗,整个人脆弱又柔弱无助到了极点,看得她都忍不住心疼。

  “姑娘您莫要害怕,那歹人昨日便已被官府审讯压入大牢择时判决了。您昨日回来便滴水未进,又梦魇不安,奴婢先伺候您洗漱,您用些膳食奴婢带您去花园散散心可好?”

  说话间她已取来小几上备着的锦帕欲为她拭去额上冷汗,却还未碰到便被她警惕的闪躲开来,

  “我自己来,多谢你春来。”

  南榕一开口才觉喉中干痛,说出的话亦是沙哑沉闷,昏昏沉沉间她分析自己是神经紧绷受惊过度,加之又未盖被子受凉所致,正欲开口请她帮忙叫大夫,便忽地脑中一沉人便失去了意识。

  “南姑娘!”

  静尘院-书房

  一身穿绯色官袍上绣孔雀飞禽,头戴官帽的中年男子正向书桌后迎光而坐,清贵俊雅面若冠玉的年前男子恭声敬拜:“此次能堪破卷宗失窃案,全有赖大人指点,下官头上乌纱能得以保住,也全托了大人洪福,大人之能,之智,下官佩服!大人之恩,下官亦铭记在心,定深以为报!”

  温景州将他欲呈递君前的折子阅毕后推至桌边,抬起头,清贵静邃的眸看向他谦逊的眉眼,淡淡道:“乌大人过谦了,若无大理寺日夜寻踪觅迹,这贼人也非能如此快就落网,此折陈上,圣上定会龙颜大悦,乌大人之位,自也会稳如泰山。”

  乌大人由四品越级直升三品执掌大理寺,除本人确有才能外,其行事手腕也极为圆滑,前两任上得快撸得快,只他懂得变通投诚,此次卷宗失窃案一结,可算作他的升迁考校也圆满达成,而他自更不敢忘却谁是助他一步登天的贵人。

  “下官能有今日全赖大人提携,下官定会克己奉公为国效力,不负您的恩德。”

  温景州未再置词,只食指轻扣桌面,始终未曾坐下的新任大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