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布衣荣华路 > 他人母亲
  正月十九,正是每月庙会。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宫贵胄,但凡向佛,都会前去拜上一拜。安乐王妃向来深居浅出,平时根本看不到人,也只有这一天,才能确定京都能见着她。

  上阳街干净宽阔,位于京都西轴线上,街道两边都是些高档茶楼、珠宝和古董店,往深一些便是高门大户。平日里这里很安静,但每月十五都是一个例外。因其场地宽广,视野辽阔,正街中心,便成了舞龙专场。每到节日庆典,这高档住宅区都会变得亲民,百姓们这里围了一层又一层,敲锣打鼓,极热闹喧哗。

  云安远远地站人群后,她想,她可能这辈子都没这么好运过。

  侍卫前面开道,两个气宇轩昂男子打马领头,后面一辆宽敞马车缓缓自人群中驶过,停远处挂着“安乐王府”四个龙飞凤舞大字门匾下。

  安乐王卞青并非皇帝之子,他是先皇亲封异性王。

  先皇英明神武,位期间政绩斐然。他平内乱,招贤良,大力改革政策,深入发展农业。他定西隅,平安东,扫蛮夷,创建一支铁血骑兵,所向披靡。先皇开创了一个盛世,引八方归顺四海来朝。

  安乐王曾是先皇得力助手,战功赫赫,功勋卓越。先皇一封再封,直封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王爷,并将帝师之女许配给他。

  许是知道这功劳要是再建下去,皇帝屁股就没法坐稳了,安乐王娶妻后便真像他封号一样安乐,兵权也交了,宝刀也束之高阁了,早朝不上,政事不理,闲时练练书法,偶尔弄弄花鸟,整天陪着娇妻,日子要多悠闲就有多悠闲。

  若不是“安乐王府”这四个字笔风犀利,收尾处还带着凛然煞气,只怕没有人会想起它主人过去。

  云安远远地看到一只白皙手缓缓捞开帘子,一张轮廓优美脸露出来。秋水般眸子散发着盈盈辉光,白色丝巾遮了女子一半容颜。紧紧是半面妆,却瞬间让傅云安激动难言,那是她娘亲,一定是她娘亲,心中强烈波动告诉她,不会错!

  马车上妇人云鬓高挽,身着鹅黄束腰纱裙,她轻提起裙摆微微弯了腰,垂首仔细踩上秀墩,下得地来。

  云安双眼紧紧地盯着她,垫高了脚尖越过晃动人群去看。奈何人实太多,她怕一个晃神那人便会不见,索性一提衣摆挤开人群便往那方跑,连身后一直对她虎视眈眈两个壮汉也顾不上。

  云安纤细地身子被人群挤来挤去,好不容易冲出重围,她弯腰大口喘着气,情不自禁勾起嘴角,抬起头来。

  然后,正要踏出脚步一顿。

  “娘亲,抱汐儿下来。”甜美女音从马车里传来,紧接着一个俏丽地紫衣女子钻出马车站车门前对妇人张开了双手。

  “你呀你呀,都十五大姑娘了,娘亲哪里还抱得动你。”妇人宠溺伸手点了点她鼻尖,含笑说道。

  话虽如此,她却当即伸出柔荑轻轻拉着少女手,温柔叮嘱道:“小心点,踩稳木墩,千万别再蹦跳下来吓唬娘亲了。”

  少女一手搭紧妇人手,另一手却趁妇人不注意时顽皮地抱紧了妇人脖子,将自己整个身体重量往妇人柔弱身体上压去,得意笑道:“哈哈,才不呢,就是要娘亲抱,娘亲身上好软好香。”

  云安脸色瞬间煞白,双眼惊恐地看着妇人像是要被折断地腰肢和往后倾倒身体,想也不想大喊一句:“小心!”

  声音尖利嘶哑,硬生生地将身后喧哗切断。

  下一刻,一道身影迅速从打头马下冲到妇人身后,稳稳地将她抱怀里,同时万分紧张地问:“柔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来人,马上请太医。”

  “王爷,妾身没事。”宁涵柔揉了揉自己后腰,宠溺地摸了摸怀里宝贝女儿头顶,柔声对身后人道:“别怪汐儿,她可是我宝贝。”

  卞汐自知犯了错,赶紧爬起来乖乖蹭到同样冲过来哥哥身后,努力被王爷爹爹忽视。娘亲偏爱她,爹爹可是一视同仁。

  “不行,先让太医看看,我不放心。”卞青小心将她抱怀里,无奈瞪了女儿一眼,忽想起刚才那一声凄厉呼叫,转过身去。

  “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小心。”宁涵柔同时也想起了,往前方看去,却没见到疑似人,只看到那场热烈庆典还盛大地举行,人们一片欢歌笑语。

  “应该是个好心路人吧,已经不了,我们走吧。”卞青将她护怀里,也不怕人说闲话,抱着便稳稳地往王府走去。

  宁涵柔轻轻蹙着秀眉,忍不住探起身来,透过他肩膀再度人群中搜索。刚才那声音那般凄厉,若不是饱含浓烈感情,又怎会担忧至此?可她实想不出这京城之中除了家人,谁还会那么为她担心?

  “卞严,你看什么?”卞汐睁大水灵灵眼睛循着自家哥哥视线看去,却没看见什么特别,忍不住扯了扯他袖摆,把他往门口拉,“走啦走啦,爹爹和娘亲都看不见影子了。”

  卞汐与卞严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双胞兄妹,卞汐大小姐向来娇纵,从小就囔着要当大,卞严自然不干,卞汐当不了姐姐,就从来不叫卞严哥哥。

  卞严皱着俊朗眉头,脚步跟着卞汐往后退着,眼睛却不屈不饶地人群中搜索着什么。刚才,他是被那声凄厉呼喊叫回头,恍然一眼,他似乎人群中瞥到了母亲脸。是错觉吗?毕竟与那人距离并不太短。可是,为什么只一个瞬间那人就消失了呢?俊眉紧皱着,直到脚跟差点被门槛绊倒,他才肯钻心回头走路。

  直到安乐王府人都进了门,云安才回过头来,透过两个壮汉肩膀定定地看着紧闭门,目光迷离。

  她母亲已经有了女儿,还有体贴丈夫,富贵满门,奴仆成群,一生安乐。多么完美啊!那她呢?父亲呢?他们又算什么?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