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布衣荣华路 > 镇上比试
  刘姨见她不耐烦,赶紧笑着伸出一只手指她面前晃,“镇里正有个什么诗文还是什么什么比试,哎呀,记不清了,这个不重要。重要是,那比试规定只有女子能参加,夺冠者不止能得这个数,还能给送往京城继续参赛,听说终奖励大得吓死人呢!”

  若是往日胡语根本不会理会这些事,她只管踏踏实实做好她活就行,但近实是想银子想疯了,眼神儿直勾勾地盯着那竖起手指,巴巴地问:“这是多少啊?一两?”

  刘姨笑着摇头,胡语眼睛一亮,喜道:“十两?”

  刘姨笑意扩大,坚定地摇头。胡语尖叫起来,声音都颤抖:“一、一百两?”一百两,那得买多少大米?!

  “一千两!瞧你那没见识样儿。”刘姨就着那根手指捅捅她肩膀,“怎么样,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吧?唉!我女儿要是学问好我当即就送她去了,可惜你也知道,像咱们这样人家,别说请夫子了,能喂饱肚子就不错喽!”

  胡语傻楞楞地摇头,岂止她没见过,这镇上又有几个见过?一千两银子,多得可以砸死她了吧?这是什么人家这么财大气粗?

  胡语赶紧抓住刘姨胳膊,追问道:“哪里?那比试设哪里?”

  刘姨拍掉那只把她握疼了手抓,奇怪道:“我说你着什么急啊?人家只要云茵未嫁闺女,你猴急什么?一大把年纪了,不害臊。”

  胡语懒得跟她拌嘴,作势不再理她,刘姨赶紧顺毛道:“好好好,姑奶奶,我怕你了成不?我说我说,谁叫这方圆几百里就你胡婶绣功好呢。县西边月老阁前,人家已经开始了,要去看热闹趁早啊。”

  胡语一听说开始了,哪里还有时间去打探情况啊,赶紧跑回去将消息告诉云安,拉着她风风火火地往镇西月老阁飞奔去。

  镇西月老阁算是镇子里高大好酒楼,酒楼前立了尊月老雕像,种了棵姻缘树,特色鲜明,绝无二家。

  两人到时候酒楼里已经围满了人,一楼大堂正中间搭了个高高台子,但台上只十来人,倒是台下排了支长长队伍,清一色打扮地花枝招展姑娘。

  云安看着一众明显精心打扮过女子,愕然问:“不是说斗墨吗?怎么像是选美……呢?”

  胡语哪知祥情,她现只知道再不点没准那千两银子就飞走了,到时候云安怎么去京城?哪有资本京城崭露头角?“先别管那么多,走,咱们排队去。”

  胡语不由分说地把云安送到队伍里,排前面女子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见云安一身男装脂粉未施,顿时没什么兴趣扭过头去,完全无视她。

  这反应,让云安越加怀疑这只是选美,尤其是看见好些貌美姑娘都被淘汰后,她加没底。但有胡婶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实走不得。

  好排到头时,她终于知道因果,也放下心来。其实这关非常简单,仅仅是测试女子们识不识字而已,但很不幸地,县上绝大部分姑娘都不会,倒叫她轻松捡了个便宜。

  第一关对云安来说轻而易举,第二关辩画也不难,台上画都是出自史上大儒,只要有点学识都说得出几句,可就这耳熟能详画,台上竟然也有几人被刷下去。

  第三关倒是很常规,按规定写诗,不常规是那规定,云安看着“边关”两字有些意外。考女子不是考德容言功就够奇怪了,写诗不写春闺秋怨夫纲女德竟然写边关?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奇怪比试。云安摇摇头,思索片刻,提笔便走。

  傅云安一旦全神贯注做一件事情,就很容易忽视周边情况,因此下,她根本没看到台下那几个个熟人。

  月老阁二楼一桌倚栏八仙桌上坐着几个儒生模样年轻人,其中一个穿丝绸长袍公子满脸愤怒盯着台上,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枉我表哥对她一往情深,她竟然移情别恋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我呸,这个傅云安,我以前真是瞎了眼了才会把她当朋友!”

  “可不是嘛,温公子当年对她可是掏心掏肺好,甚至为她不惜下——”被公子眼神一瞪,与他同仇敌忾这人赶紧把话咽回去。男儿膝下有黄金,况且官宦世家向来极重颜面,当年温简抛却身份行为,他们捂着都还来不及,怎么能让人说出来?他今天真是怒过头了。

  同桌青年责备地看他一眼,添好茶推到公子面前,笑道:“金兄何必为这种女人生气,来,喝口茶,降降火。”

  “我表哥那是一时鬼迷心窍!”他表哥从小被夸到大,文学武功那样不是顶尖,这不过是被那女人迷惑了,很就会改正过来!金公子猛地灌了口茶,狠狠刮了傅云安一眼,恨恨道:“我立马就跟表哥写信,让他看看这姓傅真实模样,免得他京城奋力拼搏,到后为他人作了嫁衣!”

  云安答卷交上时候绝大部分人还皱眉苦思,大概是都没想到会出这类题,而先交上比她提前太多,不是绝顶天才就是直接放弃,这小镇上,通常都是后者。

  整个赛程安排她看来并不合理,前两关太容易,后一关不能说特别难,但特别偏,偏到一个不慎就可能出局。但凡涉及文章这种并无明确答案试题,谁也不能说自己百分之百能过。

  一千两银子对现傅云安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遥远得太不现实,没抱什么希望,她考完后根本没关注过。胡语本来满腔热情,被她一通分析后,脑子一回温,也觉得这事就是闹着玩,转身就忙自己事去了。

  所以当第二天傅云安被县里来人告知通过时候,两人第一时间连什么事都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就彻底蒙了,再反映过来就是胡语又哭又笑地抱着云安乱跳。

  胡语这么些年来第一次认同傅远冲教女儿读书。唯一可惜是刘姨给她说得并不全对,赢了有一千两银子是不假,却是得赢了红川城选拔才有,至于县上这个,只有一百两,还得人到了红川城才给发。

  这件事完全出乎云安意料,让她不得不将去京城计划提前。县上已经下达了通知,她必须与另一名通过女子一起去红川城,由专门马车护送,并且行程很急,就隔天。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