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布衣荣华路 > 故人相见
  傅云安没什么好收拾,行李也就是几件改父亲旧衣服,书籍早被她尘封好,家里再没什么好记挂。唯一让她特别意,是一支木簪,为父亲清理遗物时他枕头下发现。

  木簪做工有些粗糙,上面刻字却非常娟秀,是标准簪花小楷。奇是,刻字后一笔与整个字体风格截然相反,落笔十分锋利,笔画深入木心,显孤冷绝决。

  上面刻是一首七言,描述是两只相依相偎燕子幸福地生活简单温暖巢里,不料某日游来一条毒蛇,毒蛇吐露着殷虹芯子,巨尾一扫便将暖巢击溃,巢中稚子啼哭,弱小燕无力抵抗蛇凶残,终劳燕分飞,远隔云端。写到这里,是满满地无力,但主人却这时笔锋一转:纵使长虫身遮天,也叫冤魂撞阎殿!

  云安握紧木赞,眉头紧锁。能被爹珍而重之东西,一定是娘留下。诗后明明表达是宁死不屈坚贞,它主人却为什么一转身就另嫁他人?

  云安想不明白,便将东西仔细收好放包裹里。

  胡语从兴奋过后就忙得不行,连夜为她做了件衣服,又将家里干粮都为她装上,一整天又是哭又是笑,即为她解了燃眉之急高兴,又舍不得她走,这一去,就当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了。

  临走那天,胡语将她送到镇口,拉着她手再次叮嘱了她很多体几话,后犹豫了很久才用轻松语气道:“小安,到了外面,帮我留意下我家那口子消息吧。”

  胡语说这话时候是努力笑着,云安却看到了她眼角了泪花。胡婶丈夫从军十几年,刚开始还有消息传回来,近几年就彻底失去了音讯,家里人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胡婶一个独居女人拉扯着孩子,其中许多难堪与艰辛都不足为外人道。

  胡语又沉默了会儿,终于将这些天几次欲言又止话说了出来:“小安,你上次到京城,可有见到他?”

  云安自然知道她说他是指温简,她老实摇头。

  胡语拍着她手苦口婆心地劝:“小安,听胡婶一句,温公子家事人品皆没得挑,这样人啊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若是有机会京城见到他,你可一定要把握住。”

  云安有些无奈,但马上就要分别了,她也没必要反驳她,因此下,胡语无论说什么她都笑着点头,等她絮絮叨叨地念完,马车也就启程了。

  胡语拼命向她挥手,看着远去马车,扯着嗓子大喊:“小安,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啊……”

  云安坐马车里听到这话,鼻尖忽然一酸,她猛地起身推开窗户,边使劲挥手,边用力地笑,直到完全看不到熟悉县城,才软软地坐下来。

  “别再装模作样了,都已经远了。”车厢里坐着另一个女子此刻冷冷出声,厌恶地看着她。

  这次比试,谭县就两人通过,一个是她,一个是县太爷侄女,金妍妍。

  云安低头片刻,等平复好心情,她才抬头看向对面女子。金妍妍不喜欢她一点不奇怪,金家是富得流油大商家,她经常到她舅舅家探望,自小与她表哥关系要好,温简上门求亲被父亲打成重伤,她心里自然不会高兴。只怕还想着她傅云安一介平民根本当不起她表哥半分宠爱吧?

  见她不说话,金妍妍讥讽道:“难怪你当初看不上我表哥,原来是存了这心思。傅云安,看不出来你志向如此高远啊!”

  枉费她曾经还那么佩服她,鼓动表哥去提亲,原来什么文采什么风骨都是装,骨子里就是一攀龙附凤人!她爹刚死就忙着把自己嫁出去,也不想想凭她身份哪有可资格入住王府!

  这心思?什么意思?云安疑惑地看着她。她讨厌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