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狱 > 第857章有妖气
  “可是……带来的点心都在先前逃亡时,跟那辆被追上的铜车一起被妖龙毁去了。”

  “那就不要将这些东西拿上来!与其勉强自己咽下这等难吃的点心……宁可扔掉,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退下!”

  对答间,伴随着一阵慌手慌脚、物摔盆倒的声响。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通天古书一阵嘿嘿冷笑,个中意味不言而喻。

  罗丰不做回应,揭帘入内,只见一名侍女狼狈地拿着一盘寻常可见的果脯蜜饯,匆匆擦身而过。

  和其他车厢中只是寻常房间不同,此处车厢中的空间不仅十倍于罗丰先前乘坐的车厢大小,而且各处家具装饰得富丽堂皇,翡翠珊瑚,金雕玉马,随处可见,墙壁上雕刻着蟠龙青鸾,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出自大家手笔,其精美奢侈堪比皇庭宫阙,而且每一处镶嵌的宝石都充盈着灵力,显然非是凡物。

  无论罗丰还是屠百灵,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有半分惊叹,两人很快找到了先前的声音的主人,可惜瞧不见对方相貌,只因对方身处一席洁白的胧纱后,只能隐约看到一道风姿绰约的身影,其体形娇小,比屠百灵和司镜柊都要小一圈,推测年龄不会太大,倒是符合先前的判断。

  这层胧纱有隔绝灵识探测之效,当然罗丰真要窥探的话,这么点东西决计挡不住,只是他并没有这样的兴趣,只隐约探查出对方的修为应当还没有达到金丹期,但是无限接近,应该就差最后那一步。

  玉蟾真人作揖道:“殿下,这两位便是出手助我等全灭飞龙军的隐宗高人。”

  “唔?他们二人就是……”

  胧纱传来蕴含疑问的声音,想来是瞧见罗丰和屠百灵的相貌过于年轻,和上古宗门隐修的形象一点也不符。

  但她似乎顾虑到自己的身份和相应的理解,并没有好奇的询问,而是以一种正式的语气问候道:“当此妖盛人衰,遍地浩劫之世,两位肯替身而出,为人道贡献一份力量,着实是人族之幸,若天下人人皆如两位这般急公好义,何愁妖祸不平。”

  看来十有*是皇亲国戚的身份,否则断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尽管听起来是一些冠冕堂皇的虚话,但罗丰还是从中找到了可用的情报,而通天古书也评价道:“看来是个被出身绑住的可怜鬼,因为行事必须遵守与身居来的条条框框,所以永远跳不出去,难怪会说出之前那般傲慢不合时宜的话,不是她没脑子,而是她的身份让她必须要这么说。”

  “身为人族的一份子,不过是尽些该尽的责任,既为了这世道,也是为了自己。”罗丰自然也是以冠冕堂皇的话回应。

  “仙长非我汤昌子民,犹能说出这般大义之言,可笑有些人呐……”

  玉蟾真人咳嗽了一声,胧纱后的少女醒悟过来,没有继续往下说,改口道:“几位仙长的援手之恩,我等没齿难忘,待数日后抵达王都,本……人再一尽地主之谊,届时若有我等能尽绵薄之力的地方,还望不吝开口。”

  罗丰装作没察觉异样,接着用空虚的礼节言辞敷衍了几句,便告退离开。

  待走出车厢后,玉蟾真人满怀歉意道:“此地主人身份特殊,不以真面目示人,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也是为了不让两位道友惹上麻烦,而非有意怠慢,若两位有觉得被得罪的地方,还望海涵。”

  “无妨,毕竟是被强敌追杀,小心些也是应该的,我等非是不明事理之人。”罗丰表示能够理解。

  待送走玉蟾真人后,通天古书便开口道:“估计是个涉世不深的贵胄少女,‘援手之恩’而不是‘救命之恩’,嘿,不经意间就暴露了自己有能力击退追兵的真相,所以才有底气对我们这样的‘救命恩人’不冷不热,骨子里透着傲慢和自矜。她方才的言语里虽然感觉不到诚意,但也挑不出刺来,想来不是皇族出身,就是世家贵胄,否则不可能如此精通那些没用的礼节。”

  “她的身上有妖气,”罗丰的着眼点截然不同,开口就是惊人之语,“应该是人妖混血,虽然竭力用某件法宝遮掩了,可终究瞒不过圣极大道,唔,想来他们的金丹期与玉洲修行体系的元丹期存在差异,都没有特意防备大道之力,这是一个盲点。”

  圣极大道至洁无暇,凡是混杂之物都无法逃出它的窥探,除非对方的境界远高于罗丰,否则任何遮掩对罗丰来说都只是一张薄纸,轻轻一指就能戳透。

  “居然是人妖混血,我都没看出来!”屠百灵掩着小嘴惊讶道,“我只是觉得,她这么说话不嫌累吗?小时候爹爹倒是曾给我找过教贵族礼仪的先生,后来大概是觉得这种知识对修士没什么用,就给辞退了。”

  “人妖混血,又是皇族贵胄,在这种人妖大战的世道……”罗丰略一思索,便想到了答案,“原来如此,保护宝物只是明面上的借口,他们真正保护的对象其实是此人。”

  通天古书疑惑不解:“在这动荡的乱世,人命贱如狗,就算她是当朝皇帝的女儿,也没必要这般兴师动众吧。在眼下的时代,强大的力量远比所谓的高贵血统来得有用,此女的修为又不算高,保护她入京有什么用?难道那位帝国皇帝脑洞大开,想要跟妖族和亲,所以才挑了这么一个人妖混血的女子?”

  都打到这份上,战争必然是以某一方惨败来结束,而惨败的一方将沦为奴隶都不如的处境,如果认为嫁个女人,就能化干戈为玉帛,那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

  罗丰道:“我倒是有几个猜想,不过都无所谓了,终究是些不值得在意的人。”

  接下来数日,罗丰从灵宝派的道士口中询问到了关于此方世界的情报。

  不似玉洲大6按照修行门派的势力范围划分出数个国家,此方世界中原一统,立汤昌帝国,因军伍、贵爵、世家中不乏合体强者,甚至明面上有三位炼虚期强者坐镇帝国,故而国家的权势力量凌驾于各大修行门派之上,修行门派虽然不需要向帝国纳税,但明面上必须奉帝国皇帝为天子,天下共主。

  汤昌帝国当代天子是一名合体期强者,虽然他通过弑兄登基,手段狠辣,但不可否认是一位雄主,在他大刀阔斧的改革下,帝国在经过初时的阵痛后,国力蒸蒸日上,有条不紊的步向繁荣,正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世。

  如果不是妖族突然崛起,汤昌帝国的盛世至少还能持续百年,然而这一场妖祸,生生将一个正值上升期的帝国掐住了脖子,止住了上升的势头,眼看着就有盛极而亡的征兆。

  另一方面,罗丰偶尔泄露出的一些关于三千大道的认知,也令灵宝派的道士们有种耳目一新的感受,毕竟这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修行文明,是由无数前辈们用生命总结出来的精华。

  所有的内容并非由罗丰一人虚构,而是一个数万年传承下来,经过不断改进的完整体系,甚至比此方世界的修行体系更加完善和强大,各方面都经得起推敲,可谓尽善尽美,故而哪怕罗丰只是偶尔泄露出来的只字片语,也足以带给此方世界的修士们强烈的冲击,而这更坐实了罗丰等人出自上古隐宗的身份,就连一直心怀质疑的玉蟾真人也变得将信将疑起来。

  若说罗丰是为了欺骗他们而特意编了一个谎言,那这个谎言未免编得太完美!编得太有深度了!

  此方世界的修士没有武修、器修、术修之分,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器修,通过法宝对敌,但也不缺乏术法手段,唯独武道却是半点苗头都没有,被视作江湖武夫的把戏,入不得修行者的法眼,勉强能牵上关系的也就是一些炼体功法,但也甚少有人修炼。

  武道不兴,炼体功法自然也强不到哪里,除非境界修为相差太多,否则很难用肉身去抗法宝,而此方世界的斗法以法宝为主,术法为辅,因此斗法者根本不需要接近,远远的射击就能分出胜负,炼体的价值也就变得微乎其微。

  受这种先入为主的意识影响,就连黄泉以天蚩魔枪群杀飞龙的壮举,在他们看来也是归功于天蚩魔枪这件法宝的神通之效,而联想不到黄泉本色你的武技身上,就连见多识广、知识渊博的玉蟾真人也不例外,这和聪明与否毫无关系,单纯是“隔行如隔山”。

  虽然将法宝炼化成显眼的长枪有些不合常理,枪形法宝远不如针形法宝来得隐秘,但个人爱好也没啥可指责,就算对方把法宝炼成了痰盂模样,只要神通够强,其他人也只能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好厉害的八荒*伏神痰盂”。

  另外,此世界并无佛门传承,绝大多数修行门派都是道家的路数,连儒家也只是一个雏形,偶尔有些人以此为灵感,创造出与浩然正气有关的功法,也只是形似。

  若非路上的时日太短,罗丰没办法完整阐述玉洲修行体系的结构,不然就连玉蟾真人也要信以为真,至少相信罗丰的确出自一个拥有非凡传承的宗门。

  若是相逢在妖乱生之前,玉蟾真人说不得要请罗丰上灵宝派做一次法会,相互探讨对大道的理解,以它山之石攻玉,触类旁通,或许能从中找到振兴灵宝派的机缘,甚至在修行界掀起一场惊天骇地的变革。

  可如今,他却是没有这样的闲情了。

  三日后,车队终于歇了下来,但并非是抵达了王都,而是来到了一座重兵镇守的大城,尤其这座城里有一名炼虚期强者坐镇,配合守城大阵,哪怕妖皇来了,也能挡上数个时辰,更重要的是从此以后都是人族的地盘,不必担心再有妖族的追杀,此趟护任务可说是成功了九成,接下来都不会再有危险,因此众人终于能松一口气。

  所谓劳逸结合,哪怕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长期精神紧绷的折磨,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自然没人愿意错过。

  不过正如通天古书猜想的那般,那位不曾目睹容貌的车主的确是一名有着尊贵身份的人,因此她必须去拜访坐镇这座城池的城主,亦是那位炼虚期强者。

  罗丰同样受到了邀请,但他知道对方并没有放下提防,而他也没有兴趣去应付试探,于是直截了当的予以了回绝。

  事实上,他还打算就此和这批人分道扬镳,之前所谓的效力云云,不过是客套话罢了,对方也不会较真,何况罗丰就算想为此方世界的人族做些贡献,也没必要非得和他们混在一起。

  就凭罗丰的实力,直接去找汤昌帝国的皇帝,对方也要好生招待,稍微露出些愿意对抗妖族的意思,一个宫廷大供奉的位置是少不了的。

  有些事情,皇帝能做,其他人不能做,也有些人,皇帝有肚量去接纳,其他人哪怕有肚量也要装作没肚量。

  只有没本事的人才想着挟恩图报,端着一分小小的恩情不敢放开,唯恐错过了就再也碰不上晋身的机会,而罗丰从不担心这一点,他也不曾把救人的事情放在心上,仅仅顺手而为罢了。

  但好歹同行了一路,又是刚入世界就撞见的第一批人,多少有些缘分在,散伙饭还是要吃的,加上罗丰暂时找不到歇脚的地方,于是便也答应了参加本城城主举办的接风宴,只是没有和玉蟾真人一道前往主殿,而是和那些侍卫、道士们一起在偏殿用食。

  各种美食接连被容颜姣好的侍女捧上来,一道接一道,幸而在场中人都有不凡的修为傍身,倒也不怕吃撑了,一个个肚子像是无底洞,上来多少就吃掉多少,只将那厨师们忙得够呛。

  不同世界的食物,有着不同的美味,罗丰对口食之欲兴趣泛泛,于是浅尝辄止。

  屠百灵也没什么兴趣,用膳时举止格外优雅,如此度自然快不起来,她现在的情况不谈,至少在以前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山珍海味,蔬果野菜,各种风味的美食早就尝了个遍,这里的食物虽然特色不同,却也不足以引动她的食指。

  司镜柊则是化身为吃货,大快朵颐,上来的东西全部吃得干干净净——在悬命峰上和罗丰这样不在乎口欲的人住在一起,她的情况可想而知,记忆中就没遇见过这么好吃的美食。

  黄泉的表情和以往相同,看起来和罗丰一样,对食物没什么兴趣,然而只见她下箸如飞,也没见着多么夸张的动作,可偏偏吃东西的度比司镜柊还要快,上来一道就吃完一道,那种沉默不语、丝毫不为外物影响的飞快用餐姿态,颇有点让人心里毛的感觉。

  宴席进行到中途,气氛正热,酒意酣然,一位身子曼妙的少女捧着长剑,缓缓行至殿堂中央,其身穿深黑色纱裙,将外露的少许肌肤衬托得如雪似玉,衣袂轻扬,行走间颇有分花拂柳之感,飘飘若仙,她的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黑色面纱,使人看不清具体容颜,不过朦朦胧胧间,反而让人在心中勾勒出一幅自己最为喜爱的长相,更添向往。

  此女宝剑一竖,端正行礼后,剑光一展,在座诸人顿觉有一道光芒亮起,像是雷霆闪现,震动四方,于是不由自主凝神看了起来,剑器翻滚,时而快似奔雷,时而矫健仿佛游龙,既将翩翩起舞的妙曼身影衬托得如诗如画,又有剑器的凌厉、锋锐无可遏制地传出,震撼人心,随着剑光纷飞,细碎光芒散逸,如梦似幻。

  不难看出,此女身负相当的修为,但并不被在场的侍卫和道士放在眼里,尤其是后者,再高明的武艺,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小术罢了,只要能抵御偷袭,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因此无论舞剑女子展现出来的剑艺多么高明,他们都没有放在心上,单纯的以一种欣赏的姿态进行观看。

  蓦地,罗丰则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望着场中情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通天古书好奇的问:“怎么了,莫非这女人有问题,是高手假扮?我怎么看不出来呢?”比眼力,他还是有信心胜过罗丰的。

  “这女人没有问题,说到底,除非她同我一样来自其他世界,否则武艺再高,在这个武道不兴的世界里也上不得台面。”

  通天古书接着猜测:“那……是这里的食物有问题?里面下了剧毒?”

  罗丰在此否定:“不,这里的食物毫无问题……有问题的,是这座宫殿。”寻思间,他暗中下了指令,并通知其他三人。

  片刻后,已有人酒酣倒下,倏然周遭环境突变,宫廷玉壁消失不见,转为沾满了粘液,正在不断蠕动的腔壁,一股浓烈的妖气冲霄而去。

  罗丰叹道:“果然是妖族,看来人世的局面远比我想象的更加恶劣,连人族的炼虚强者都向妖族投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