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之长生路 > 327石中玉
  刚走了张三、李四,林长生正想往凌霄城走一趟,不想下面的人来报,说“玄素庄石清、闵柔夫妇求见”。林长生笑了一声,道:“在长江上没追到我,竟追到这里来了。”他对左右道:“把二人迎进来吧。”

  很快,石清、闵柔跟着下属弟子进入大殿。两人抱拳,石清直言道:“林帮主,不知我那儿子去了哪里?”

  林长生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道:“石庄主,不知你说的是哪个儿子?是石中玉呢?还是我那弟子?”

  二人齐齐皱眉,闵柔道:“林帮主,还请你告诉我们一句实话,石破天是不是玉儿?”

  林长生摇头,道:“不是。我并没有欺骗你们。石破天并非石中玉。”

  “这……”两人面面相窥,石清想要说什么,张张嘴却又咽了回去。闵柔却没那么多想法,再问道:“那为何林帮主要天儿叫我们爹妈?”

  林长生笑道:“他们不是二位的义子吗?”

  “你……”闵柔暗怒,她身旁石清拉了她一把,道:“林帮主,我们夫妇得罪了。还请林帮主告知,天儿去了哪里?我们收了这义子,却无一日相聚……”说着,他目光突然一凝,惊声道:“赏善罚恶令……”

  林长生左手边,明晃晃的令牌,叫二人心头都是一跳。

  石清脱口道:“林帮主接了赏善罚恶令?”他似有些惊诧。

  林长生拿起令牌,把玩着。道:“不错。”

  “这……”两人对视一眼,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此时,林长生突然开口道:“石庄主、石夫人。侠客岛可是个好去处,不知二位可有兴趣与林某走一趟?”

  “这……”石清暗道:“玉儿不孝,做下诸多恶事,若我石清能走一趟侠客岛,或可抵偿他罪过。”想到此,他大声道:“既然林帮主有此雅兴,石某自然也愿陪林长生走一趟。”

  “好!”

  林长生拍手。道:“你二人光明磊落,行侠仗义,不愧‘黑白分明’之称。”他站起身。走下来,到二人跟前,又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走出大殿,穿过后来回廊。三人前后出了院子。走上林间小道。约莫有百十米后,三人耳边响起流水声,动动鼻子,空气中却满是鱼腥之味。

  又走不长距离,三人到了河边,此时河边却有一些人在劳作,那光滑的青石上,则晒满了鱼干。

  石清、闵柔相视一眼。不明林长生把二人带来这里干什么。突然,闵柔惊呼了一声。指着一人道:“师哥,那人……”

  石清侧眼一看,吃了一惊,道:“那是淫僧渡元和尚……”

  林长生笑了笑,石清、闵柔二人拿眼四处瞧望,越看越是吃惊。这里劳作的人,根本就不是一般农家,而是一个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盗淫贼。

  这几年行走江湖,他们也听说这些人消失了,但却不知被谁除去,不想却都在这里。

  林长生道:“这些人都是恶贯满盈之辈,杀了他们却是太便宜他们了,所以我把他们抓来,废了他们武功,叫他们如农人一般劳作。在养活自己之余,也产出一些作物,供给、救济贫困之人。”

  石清、闵柔二人听了,心中无不钦佩,也大感震惊。他们从没想过,还可这般除恶的。石清叹道:“林帮主抓了这许多恶贼,又多做善尸,当真是功德无量啊。”

  林长生摆了摆手,道:“客气了。我叫你们来这里,不是叫你们看这些恶毒之辈的,而是那些……”他手往另一侧指了指。

  那一侧,也是一样的人在劳作,不同的是,却年轻了许多。对比那些淫贼大盗,这边的人都好似少年、青年。

  石清看那些小伙子一个个身披枷锁,脚带镣铐,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道:“林帮主,莫非这些也是大恶之人不成?”

  林长生笑道:“大恶吗,却算不上,但也不是好人。大多是一些欺负良家子弟的公子哥,也有一些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狂傲自大的。当然,恶人也有,你看那几个……”

  随着他这么一指,石清、闵柔看去后都是大惊失色,闵柔更是脸色煞白,脱口道:“玉儿……”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在地。

  石清忍着心惊,扶住闵柔,惊道:“林帮主,你……你早就抓到玉儿了?”

  三人眼中,一少年正弯腰把地上的鱼干拾入框中,一下又一下,看来似乎很废力气。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石中玉。

  林长生瞥了一眼二人伤心欲绝的面容,淡淡道:“这小子自逃出长乐帮后,便一直躲在扬州花花之地。他也聪明,经常变幻地方,叫人找不到根脚。可惜,这小子没银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来抢劫一番,不然我的人怕还抓不到他。”

  抓到石中玉,绝对是一个意外。对这小子,林长生没什么好感觉,不遇上也就罢了,遇上不杀了他,都算好的。

  手下弟子抓了石中玉,林长生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后来来这里巡视才发现。那时他就在这里了,少年里作恶叫大的人,受的惩罚也重。

  林长生见到他时,样子很惨,脸上白一块、黑一块的,被晒的不成样子。现在,看来好多了,只是皮肤没了往西白皙。

  “林帮主……”闵柔看到儿子受苦,心里大痛,马上就要求情。但石清一把拦住了她,咬牙道:“师妹,不用多言,他在这里挺好。”

  闵柔瞪大了眼睛,似有些不信的看着石清,但见到石清眼中悲痛之色,马上醒悟过来。是啊,在这里虽然受苦,但性命无恙,出去了,可就不好说了啊。

  她忍痛看着一次次弯腰的儿子,耳中似响着铁链的叮叮声,只看了两眼,便不敢再看,扭过头,缩到石清怀中,小声抽泣。

  石清暗叹一声,却也狠得下心来,死死盯着劳作的石中玉。他看看林长生,终究没有把求情的话说出口。或许这样,对他最好。

  不久,三人就离开了渔场,走到了外面。看着闵柔一脸悲苦与不舍的表情,林长生心里不忍,道:“石夫人,你放心吧,我早有过交代,渔场里的人虽吃的不好,却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除了那些大罪大恶之人,其他人劳作两三年,就可以离开了。”

  “当真?”闵柔眼睛一亮,露出一抹喜色。

  林长生点了点头。闵柔喜道:“多谢林帮主。以后,还请林帮主多多照顾玉儿了。”

  石清没有说话,只是对林长生点了点头,相比喜形于色的闵柔,他却沉重了许多。大罪大恶……石中玉不是大罪大恶之人吗?

  怕不是如此吧。

  ‘我石清竟生了这么一个畜牲,唉……’他没有提醒闵柔,或许叫她开心一些,也是好的。

  “告辞!”

  二人抱拳,催马离去。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林长生叹息了一声。这两人在侠客行中绝对当得上一声“大侠”,可他们的儿子石中玉却是那般的人,还真是讽刺。

  “我虽罚了你们一个儿子,但也给了你们另一个儿子。”他无悲无喜的说了一句,语气平淡的没有丝毫起浮,就似在随意的说一件事般。(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