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间派的最后传人 > 第一百五十四章糗大了
  赵无极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好人,相反的,他一直遵循着师父给的那些告诫,宁小人,勿君子。宁做负心汉,别做痴情男。

  赵无极经过研究、总结、简化后把这两条告诫并成了一句话,并把这句话当成了自己的人生信条。

  他的人生信条就是,做坏人,做坏男人,做一个大坏人。嗯!虽然只是简化了三个字,但却精炼了不少。

  如今赵无极自问已经与好人两字渐行渐远,杀过人还能算好人么?可离坏人却还有很大的差距。

  好人做不了,坏人算不上,这就很尴尬了。

  比如刚认识的时候,赵无极可以做到对崔莹莹厚颜无耻,卑鄙下流,可如今两人熟悉了,他却反而说不出谎,狠不下心,白白放走了一颗水灵灵的嫩白菜。

  要走的路还很长,要达到的目标还很远,要继续努力啊!

  嗯!从眼下做起。赵无极看了看四周的健身器材,既然来都来了,那就跑呗!发泄下多余的精力也好啊!

  赵无极捡起垫子上的那个耳环,揣进口袋,然后往一旁的跑步机走去……

  跑了一身汗的赵无极回到了宾馆,先冲了个澡,然后开始吃路上买回来的早点。

  今天要离开羊城了,车票是下午的,和陈-丹、王卫约好的是中午一起吃午饭,所以赵无极只买了自己一个人的早点,没去打扰他们两个。

  正吃着,收到了一条微信,是陈-丹发来的。赵无极还以为她今天会睡到很晚,没想到才七点半她就醒了。

  下雨?天惹,居然在下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然后是一个抓狂的表情。

  赵无极回道,不就下雨么?老天想下就下呗!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可是下雨的话问题很严重。

  呃……难道是你晒的内衣被淋湿了,今天没内衣穿?

  滚!讨打是不?

  那请问你所谓的很严重的问题是什么问题?

  下雨,我不想出门买早点,但是肚子却好饿好饿。

  赵无极一看顿时无语,完了,一不小心入坑了。赵无极挣扎着想从坑里爬出来。

  要伞么?我可以借你。

  不需要,我更想借的是你的双腿。

  赵无极一脸暴汗,这还没出坑呢,自己又滑了一跤,跌的更深了。要不要说的这么直接?这让我怎么回?

  赵无极正想着该怎么拒绝,陈-丹又发了条讯息过来,你吃了么?

  赵无极又傻眼了,这又要怎么回?吃了!那你怎么不给我带?没吃!那你赶紧去买啊!顺便帮我带一份。

  赵无极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我正在吃……以为你们没那么早醒,所以就没给你们带。

  吼吼,早点分我一半。

  呃……我买的是小笼包,你要吃吗?

  吃啊!你拿过来,我们一起吃,我胃小,吃两三个就饱。

  得!只要不用再出去买就好。赵无极拎起早点去隔壁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陈-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衣裙,吊带很细,香肩就那么露着,白的晃眼。

  睡裙的长度快到膝盖,但薄薄的衣料贴着大腿,完美的腿型还是能一览无余。

  在黑色睡裙的衬托下,她裸露出的肌肤看着比雪还要白上几分。

  赵无极深吸一口气,这大清早的一个个都干嘛啊?组队来考验我的定力么?

  崔莹莹这样,陈-丹也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进来。”陈-丹白了赵无极一眼。

  “要不要穿这么清凉?也太不把我当男人看了吧?你就不怕引狼入室么?”赵无极抱怨着进了屋里。

  “就你?撑死也就一只拉布拉多。”陈-丹反手就把门关上了。

  赵无极一脸懵逼,“拉布拉多是什么鬼?”陈-丹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呵呵,没文化真可怕。”赵无极……

  “放哪吃呢?”“搁桌上吃呗!难不成你还想上床吃啊!”

  赵无极把早点往桌面一放,搓着双手道,“嘿嘿,如果能上床的话……吃不吃我其实无所谓的。”

  “去死!”陈-丹一拳就砸在了赵无极的后背。咚!好么!她这是直接把自己当成鼓来捶了。

  房间里就一把椅子,赵无极把小圆桌拖到了床尾,陈-丹坐床尾,赵无极坐椅子,两人相对而坐。

  陈-丹打开塑料袋,“哇!还热着哩!这么多个你一个人吃得了吗?还好现在有我帮你。”赵无极……

  赵无极把还没喝的豆浆往她那边一推,“豆浆只买了一杯,你喝吧!”

  陈-丹摇头,“不用,你自己喝就好,我这有牛奶,我去拿。”

  陈-丹起身去床头柜上放着的袋子里拿了瓶牛奶过来。

  赵无极看了看她放在桌面上的牛奶,问道:“还有么?”

  “怎么?你想喝?可惜没了,就剩这一瓶了。”

  “哦!没事,那咱俩换换,其实牛奶吧,上火。再说了,豆浆营养也不差。”

  赵无极说着就拿起了牛奶,插上吸管喝了起来。

  陈-丹无语,只得喝豆浆了。拿起吸管插了插,没插进去,又插了几下,还是没插进去。

  “真没用,这都做不了,你还能做什么?来,给我,让我来。”赵无极把牛奶往边上一放,接过陈-丹递来的吸管和豆浆。

  赵无极左手拿豆浆,右手举起吸管,猛的往下一插,啪!吸管折了。

  “呵呵……”陈-丹呵呵两声表示对赵无极的嘲讽。

  赵无极尴尬的用食指摸了摸鼻子,讪笑道:“没想到这层膜还挺结实,这样捅都捅不进去。”

  陈-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一红轻叱道:“呸!你这个流氓……”赵无极……

  再来一次,这次要是还插不进去的话,那干脆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赵无极凝神,运劲,出手快若疾风。噗!

  用劲猛了,封膜破太大,豆浆飞溅了赵无极一身,这下糗大了。

  陈-丹默默起身上前,看了看只剩半杯了的豆浆,然后拿过赵无极手里的吸管,把牛奶瓶里的那根吸管拔了出来,递给赵无极。

  “拿着,你继续喝你的豆浆吧!反正都喝半杯了不是?我还是喝原来的牛奶就好。”

  陈-丹说着把新的吸管插进了牛奶瓶里,吸了两口,然后优雅的用两只手指捏起一个小笼包,放到嘴边咬了一口,嚼了嚼,点头道:“嗯!真香啊!味道好极了。”赵无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