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491章顾玮开价
  王洪走后没多久,顾玮便过来了,句誕笑呵呵的请他坐下。

  “弘道老弟,高,算无遗策。”句誕笑呵呵的竖起冲他竖起大拇指,弘道是顾玮的字。

  顾玮矜持的笑了笑,抬手给句誕倒上杯茶,然后才说:“行百里半九十,大人,咱们还差最后一着。”

  句誕点点头:“弘道说得对,接下来该怎么作?”

  顾玮笑了:“大人照旧,这小人呢,还是下官来扮。”

  “好,”句誕拍手大笑,脸上的病容荡然无存:“不过,弘道兄,你还是给我透个底,接下来要作些什么。”

  顾玮略微沉凝便点头说道:“大人,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要他们接受朝廷的盐政革新方略,另外嘛,八百亩盐田才卖出三万七千两,我也心疼,太便宜了,这笔钱得让他们补上。”

  句誕睁大眼睛,半响,才指着顾玮哈哈大笑:“真有你的!弘道老弟,真有你的!”

  顾玮也报以一笑,句誕想了下,向前在顾玮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顾玮含笑频频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陆峤便带着林楮和三个人在钦差行营门口求见,但顾玮却没叫他进去,让他们等了半个时辰,才让他们进去,不过,却不是带着他们到行营正堂,而是带到后院。

  到了后院,陆峤便看见句誕顾玮俩人面对面坐在花厅里,句誕穿着一身便服,顾玮则是正正规规的官袍,句誕的神情轻松,顾玮则十分严肃,神态间似有不忿之感。

  “青枫,来坐这。”句誕招呼陆峤入座,陆峤也丝毫没有谦让,冲句誕和顾玮拱手,一撩袍角,在俩人中间坐下,林楮和其他三人依旧站在那。

  “弘道,青枫,大家有点误会,坐下来摆在桌面上聊聊,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谈,你说是不是,青枫老弟。”句誕笑嘻嘻的说道,然后对外面说道:“三位也请坐,大家坐下说话。”

  下人给三人搬来案几和坐垫,又给三人送上茶,然后悄悄退下。

  “哼,大人,”顾玮冲句誕抱拳:“如果这样作,朝廷法度何在?”

  “顾大人,咱们这样做,也没违反朝廷法度,那几个人不过是夜入民宅,也没伤人,枷号几天就行了,再说了,过几天就要举行第二场拍卖了,不要被小事分散了精力。”

  几句话下来,陆峤听明白了,俩人正为如何处理被捕的那几个杀手有了分歧,显然句誕因为昨天的那几百两金票打动了,可顾玮手握证据,似乎有点不卖账,但因为盐政革新的事,又在左右为难。

  “青枫老弟,你说两句。”句誕不等顾玮开口,便问陆峤。

  陆峤心里苦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什么可以说的,略微沉凝,陆峤开口道:“两位大人,朝廷在扬州推行盐政革新,扬州上下自当一力支持,前段时间,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受人蛊惑,作了不该作的事,幸好没造成什么损害,我已经惩处过他了,大人,现在我想我们应该齐心协力,推进盐政革新,为皇上分忧。”

  陆峤这话说得很有技巧,姿态很低,可若细细咀嚼,里面也暗含了强硬。首先告诉顾玮,我已经处理了我儿子,你若还要追究,最多将儿子交给你处理,但由于没有弄出人命,你也无法作出更严重的处理,最多也就是发配充军,但若如此,就别怪我在盐政革新上不配合了。

  果然,陆峤这番话后,顾玮神情略微和缓,显然读懂了其中的含义,不过,他的怒气依旧,似乎心有不甘。

  “这话说得好,盐政革新,才是当今国策,重中之重,”句誕赞赏的点点头:“弘道老弟,咱们不能因小失大。”

  “下官也不想因小失大,”顾玮冷声道:“可自从朝廷宣布要进行盐政革新,扬州盐业同业协会趁机要挟,希图不当利益,甚至更发生夜入盐号宅院,希图不轨之举,大人,扬州盐政革新的最大障碍便是这同业协会!”

  林楮脸色发白,那夜派来的人中便有福盛盐号的护卫,现在顾玮直接将矛头对准了盐业同业协会,更确切的说是对准了他林楮,一旦他要翻脸,福盛盐号和林家势必首当其冲。

  陆峤沉凝片刻,抬头看着顾玮问道:“大人,不知大人要如何才肯放过小儿?”

  句誕含笑看着顾玮,顾玮张嘴欲言,句誕忽然咳嗽两声,顾玮闭嘴,想了想,才心有不甘的说:“第一,不得再阻挠盐政革新;”

  陆峤点点头:“这是自然,听说再过数天,大人将组织第二次拍卖,林掌柜正想竞拍几块盐田。”

  林楮连忙站起来,冲句誕和顾玮施礼:“是,是,小的们正有此意。”

  另外两位盐商也急忙起身施礼,齐声说道:“请大人放心,小的们正有此意。”

  顾玮哼了声,神情大为和缓,句誕笑道:“如此甚好,弘道,这下放心了吧。”

  “八百亩盐田,才卖了三万七,为什么?”顾玮板起脸,厉声追问:“不正是你们这些人阻碍吗?”

  “唉,”句誕叹口气,看着陆峤说道:“这话不错,八百亩,三万七,是少了很多,本官和顾大人正为难,不知该如何向朝廷向皇上交代。”

  陆峤心中腾地冒起一堆火,可看看句誕又看看顾玮,勉强笑了下才说:“他们给朝廷造成损失,自然应该补偿,只是,不知大人希望多少?”

  “八百亩上品盐田,按照惯例,至少四百两银子一亩,八百亩便是三十二万两银子,”句誕沉凝道:“一次让你们补偿这么多,是太为难了,这样吧,七天后,举办第二次拍卖,这次拍卖一千二百亩盐田,再过十天,将举行第三次拍卖,这次要拍卖两千六百亩盐田,这笔银子就在这两次拍卖中补足吧。”

  陆峤略微想了想便明白了,他轻轻舒口气,点头应道:“好,晚生回去与同业协会商议,一定让两位大人满意。”

  “那就好,”句誕满意的笑了,拍拍手,两个下人过来,句誕吩咐道:“去叫一桌酒菜,今儿本官请客,与诸君共贺盐政革新成功!”

  这一场交锋,句誕顾玮大获全胜,其实,这不算交锋,陆峤几乎没有还手余地,只能任由句誕顾玮开价,好在,句誕顾玮开价并不高,三十万两银子对别人来说很难,可对十大盐商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

  “主子,今儿晚上还来吗?”青青一边伺候柳寒穿衣,一边腻声问道。

  柳寒轻轻一笑,在那高耸上轻轻捏了捏,青青趁势向他怀里钻,柳寒搂着软软的身子坐下,心里还略微感慨,这美妖娆从身到心完全臣服,在他面前完全曲意奉承,任凭他予取予求。

  手自然而然的伸进去,青青稍稍让开点,好方便他的动作,大清早,虽然天气依旧比较冷,可青青却穿得很单薄,软软的红绸制的肚兜,套在身上诱人无比。

  一记长吻后,在****上轻轻拍了下:“好了,馋猫,爷该走了,这几天比较忙。”

  “嗯。”青青不舍的站起来,将外套拿来伺候柳寒穿上,忽然在柳寒耳边低声说:“爷,下次要不要把妈妈叫来。”

  柳寒闻言小腹一股火便冒起来,这两个妖娆要放在一起,其中风月令人向往,不过,说来挺对不起秋三娘的,自从张梅负伤后,他还没上过她的小楼,倒是在青青这待了几晚。

  张梅伤好后变得勤奋起来,每天早晚都练剑,柳寒也将从清虚宗得到的剑的剑法传了她几手,只是,剑的剑法并不是剑招而是剑意,以意驭剑,讲究速度,以快取胜,但这快可不是独孤九剑,没有内力都行,而是建立在深厚的内力基础上,没有深厚的内力为基础,好些转折变化压根使不出来。

  俞美的伤势也渐渐好转,现在已经可以练功了,柳寒也不禁止张梅将剑招上的领悟传授给她,毕竟,俞美的修为提高了,可以保护张梅。

  至于左兰,那一晚风流后,竟然再没找到机会重温鸳梦,柳寒对她娇嫩的身子倒有些贪婪,心里总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再来一次。

  从青青的小楼出来,半道上遇见了三娘,柳寒略微愧疚,三娘一般不会这样早出来,显然是专门来见他的。

  与往日相同,早晨的百漪园很安静,小径上看不到人,秋三娘俏生生的站在那,犹如一个盼望情郎的小女孩,而不是风情万种的成熟妇人。

  “这么早就出来了,不多休息会。”柳寒走到她身边,毫不避讳的将她揽进怀里,感到她浑身冰凉,有些痛惜的说道:“你看你,也不多穿点,这要着凉了,可怎么好。”

  秋三娘撅起嘴,有些赌气的问:“那样你就会来看我了吗?”

  “说什么傻话。”柳寒双臂紧了紧,秋三娘静静的贴在他胸口,柳寒在她耳边低声说:“作我的女人,不许吃醋。”

  秋三娘在他腰上轻轻拧了一把:“谁吃醋了,你到我这园子来,却不上我的楼,我就那么招人待见。”

  “唉,”柳寒轻轻叹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三娘,我知道,”说着在她耳边低声说:“要不下次,我让青青到你楼上,咱们三宿三飞。”

  “去你的!”秋三娘在他胸口捶了两下,柳寒呵呵一笑,噙住她的耳垂,三娘身子顿时发抖,柳寒知道她的敏感点有三处,这耳垂便是一处。

  “别,别,”秋三娘轻轻讨饶:“你要再这样,奴家可不管了。”

  柳寒微微一笑,松开了她,秋三娘整整衣裙,依旧偎在他怀里,低声在他耳边说:“昨晚接到飞鸟传书,甄娘在那边拿下了八百亩盐田,另外虎贲卫拿下了试图对她下手的陆家家将。”

  柳寒眉头顿时拧成一团,陆家怎么会出这样的蠢招,秋三娘低声说道:“还有,奴家想起来了,甄娘在帝都有个男人。”

  “你说什么?!!!”柳寒惊讶万分,双目直愣愣的盯着秋三娘。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