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武龙皇 > 第335章不堪一击
  小香和小媚满脸焦急,却又帮不上什么忙,两双媚眼都要流出泪来。

  “少爷怎么样了?”领头的修妖者走到近前,当他看到徐兆文的双手紧抓着裆部,顿时间便明白了少爷受到了什么伤害,前面的这人真的太损了。他甚至感觉自己口中都有苦水要渗了出来,扭头吩咐道:“快请老爷过来。”

  一个汉子领命化作一道剑光奔射出去,苏哲也不阻止。

  领头修妖者吩咐道:“你们两人小心看护着少爷。”他面色阴沉,上面笼罩着淡淡的黑气,朝着苏哲走了过去,手中的飞剑更闪烁出道道紫黑色的光芒,整个大堂的温度顿时间阴冷了下来,道道纵横交错的剑光中,大堂里气氛变的无比的凝重。

  小香和小媚虽然是修妖者,但是却十分惧怕大杀,因为徐兆文能够保护她们两个,才会选择魅惑她,现在见到此时情景,早已吓得面无血色,她们抱着徐兆文蜷曲的躲在角落中,犹两名结婴期的修妖者小心看护,生怕自己被即将发生的战斗给波及到。

  对付这些人,苏哲根本就不用动用封狼剑,他环抱着胳膊,一脸从容淡定的样子,口中十分挂着淡淡的微笑,就好像接下来不是战斗,而是要玩耍一般。

  “上,杀了他。”领头的修妖者大声喝道。

  苏哲稍一凝住心神,顿时间,周围人的动作都变的很慢,就好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所有呼啸的剑光都被他十分从容的躲避着,一道剑光朝着保长打了过去,苏哲伸出两指夹住,手腕用力一震,飞剑便断裂成为两半。

  “拙!”苏哲轻喝一声,剑光便朝着那修妖者射了过去,速度比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

  “哎呦!”

  那修妖者只见到光芒一闪,然后低头一看,自己的腹下竟然已经多了一个透明窟窿,顿时间,他便感觉到所有的妖力在体内飞快的流逝,结婴也被那剑光中带动的诡异光芒给禁锢住了,身体就像歪倒的木头疙瘩一样倒在地上,除了眼睛能够四下张望以外,其余的地方冬夜不能动。

  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苏哲已经接连用手指夹断了七八把飞剑。

  领头的修妖者看到这一幕之后,吓得赶紧的将飞剑收回来,他心中惊骇无以言表,他甚至怀疑这飞剑倒地是不是用石灰做的,太容易碎了。

  “砍死他!”领头的修妖者大声的叫着,指挥者。

  一个修妖者举起飞剑朝着苏哲刺了过来,他很幸运,到现在还没有被苏哲给弄断飞剑。

  “当啷!”飞剑正砍在苏哲的手臂上,金鸣声响,火星四溅。苏哲手掌随即抓住飞剑,两手运起星辰之力,稍一揉戳,飞剑便在他的手中变成了碎末,而后抬脚朝着修妖者抬腿踹了过去,这修妖者迷迷糊糊的便已经被苏哲给踹飞了,他感觉自己的肋骨竟然在这一脚之下全部折断,低头一看,吓得他差点晕过去,胸口竟然塌陷下去了一大块,这时候无边的疼痛才席卷而来。

  “轰!”

  修妖者撞破了墙壁,接着便听到一声沉重的落地声,还有下人的尖叫声。

  领头的修妖者还没有真正的攻击苏哲,他已经气馁了,苏哲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些结婴境界的修妖者在他的身前竟然就如同小孩子一样。

  “你,怎么不过来了?”苏哲邪笑道,伸手一指领头的修妖者,眼中尽是轻蔑的神色。

  “快……快去,你……你磨蹭什么……哎呦……”徐兆文怒吼着,他双眼昏花,脑中一片混乱,现在要看到有人将苏哲大卸成八块才甘心。

  那些侥幸没有受伤的修妖者都好像老鼠看到了猫一样,一脸畏惧的看着苏哲,别说上前来了,他们就是连施展术法朝着苏哲攻击都是不敢,生怕引起了苏哲的注意,遭受到灭顶之灾。

  苏哲一撇嘴,说道:“没劲,竟然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草包,真不知道你们是如何修行到结婴境界的。”他冷声说着,双眼犹如冷厉的电光一样,环视着周围众人,指着领头的修妖者冷冷的说道:“患有你,身为一个出窍境界的高手,竟然连动手都不敢,丢不丢人啊你!”

  “啊!”领头的修妖者终于忍受不住苏哲的羞辱和徐兆文给予他的压力,他咆哮着朝着苏哲冲了过来,随手挥出一团团黑色的烟雾。

  一股腐臭的味道在空中传来,苏哲面色一愣,知道这又像那日独臂修妖者用结婴魂魄炼制的阴邪之物一样,心中杀机顿生。星辰之力涌于手掌之中,爆喝一声:“破军之力!”

  这一招破军之力,用的根本就没有当时三分之一的功力,但是却直接将前面的团团黑雾打散,而后重重是撞在了领头修妖者的身上。

  领头的修妖者痛叫一声,浑身的战甲顿时犹如爆碎的蛋壳,四下翻飞,他整个人接着被狠狠的甩了出去,生死不知。

  这一下,屋内所有的修妖者都被深深的震撼了,那可是合体期的修妖者,竟然禁受不住苏哲的一击,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太变态了。

  “什么人,竟敢在此放肆!”苍老的声音在天空中想起,犹如平地间炸响开一个怒雷一样,震的整个大堂都颤了两颤。声音形成的冲击波更是让整个毛毯都卷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这些战战栗栗的修妖者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们的大当家的,坐镇百草堂的化神期的修妖者徐开庶终于出现了。

  大堂屋顶,轰然炸碎开来,木屑纷飞间,一个苍老的身影飘然落下,他身周星辰了一道十分古怪的能量波动,所有的木屑都不能够靠近他一米之内。

  “果真是化神期中期。”苏哲淡淡的一笑,跟保长说的一点都不错,看样子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的修为还是没有着多么大的精进。

  徐开庶的样貌可不像他儿子那般丑陋,但是却也并不帅气,因为他面容消瘦,须发皆白,高高的额头,两眼深陷,高高的鼻梁和薄薄的嘴村,宽宽的下巴上生长着一副难的的山羊胡须,打理的十分的整齐。白如霜雪的两道长眉下,深陷的双眼皮裂开了一道窄窄的缝隙,露出冷厉如电般的光芒。

  他一身黑色的袍服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非棉非绸,上面还秀着一些灰色的暗纹,颜色古朴的。巴掌宽的青色腰带上面上缀着一块两指宽紫黑色的玉符,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保长小声的说:“苏大人,这人便是应该就是百草堂的堂主,徐开庶。”

  苏哲冷笑一声,他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徐开庶,只见他苍白的面孔上面似乎也浮现出淡淡的黑色雾气,这好像是黑雾妖族中高手所固有的特征。

  到现在,漫天的木屑才逐渐全部都飘落在地上。天空中闪烁着一层淡紫色的光华,那便是防御大阵所形成的屏障。徐开庶知道,高手之中的战斗波及在所难免,所以一开始便狠心将阁楼炸毁。

  徐开庶静静的站在那儿,强大的气场充斥着大堂中每一个角落,他不怒自威,淡淡道:“谁能告说我,这是怎么一回事?达儿呢?”

  “爹,孩儿在这。”墙根处,徐兆文倚墙而立痛苦的说,他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两手捂着裆部,显得十分痛苦。

  徐开庶眉头皱起,身形一动,如一阵风吹过,他便来到徐兆文身前,关切的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过老爷。”小香和小媚赶紧施礼问候,在这样的决定高手面前,她们不敢露出丝毫的妩媚之意。

  “爹,这两个修妖者上门挑衅滋事,趁孩儿不备便偷袭孩儿,是想让你断子绝孙。”徐兆文满脸委屈的说。

  徐开庶倒抽了一口凉气,重重的哼了一声,将手搭在徐兆文脉搏上,闭上眼睛,几秒钟之后,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还好……没有什么大碍。”说完,深深的朝着小香和小媚看了一样。

  小香和小媚在一旁听得满脸羞红,但眉宇间却露出一丝极其妩媚的笑意。

  “你们两个好好照顾少爷,把他扶回房间休息。到药房中给他拿几颗固本炼筋丹和养元丹服用。”徐开庶关切的说:“达儿,你也要保重好身体,老子是还等着你给我延后呢、”

  “是,孩子知道,不过父亲千万不能放过这两个修妖者!他竟敢使用……使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偷袭的孩儿……以后……以后孩儿有个三长两短的,跟他逃不了干系。”徐兆文对苏哲恨之入骨。在两位美丽妖女的搀扶下离开大堂,养命根子去了。

  徐开庶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大堂内满目狼藉,双目隐隐露出杀机,冷声叱问:“你们二人,好大的胆子,竟敢跑到我品丹堂来闹事,今天若不能给我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苏哲邪邪的一笑,说道:“是你管教不严,他放纵那个小兔崽子了。”

  徐开庶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咬牙说道:“你叫我儿小兔崽子,那么我岂不成了老兔崽子?你,该死。”他缓缓的朝着苏哲走过去,随着他每一步踏落,地板不断咔吧作响,脚下的青石碎为齑粉。轰隆隆的炸响声不断传来。

  在距离苏哲还有五六米的地方,徐开庶停了下来,看着大堂中这些狼狈的修妖者手下,冷冷的说道:“你是什么人?!”在他看来,能够以一人之力对付这么多的修妖者,而且还能够保持气定神闲,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这种修为不能够不让人感觉到害怕。当他看到苏哲双眸的时候,心中竟然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双眉紧紧的皱起,他明明感觉到苏哲只有合体期中期的修为,这种现象实在太古怪了。

  “老子是谁,用得着你操心么?”苏哲的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他站在那从容、淡定,在他的周围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在场的人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个时候,那些结婴期的修妖者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似乎想要朝着苏哲拜服下去。

  “怎么了?小老头害怕了么?”苏哲调侃着说,他的神情似乎极其轻松,似乎将要展开的战斗没有对他造成的压力。

  “什么,他竟然叫我小老头?”徐开庶恨得想要抓狂,在这涌进城中,他虽然很少外出走动,但是他的名声谁不知道,作为天极界十分强大的妖族黑雾妖族中的高手,无论是什么人见到他之后,无不毕恭毕敬,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了。

  徐开庶记得,上一个跟他这样说话的修妖者已经被自己将他的结婴炼化,那个修妖者将永远受到精神的折磨,比死还要难受百倍、

  他刚想要动手,但是看到苏哲气定神闲的样子之后,心中不禁犹豫了起来,前后仔细斟酌了一下,说道:“臭小子,你虽然出言无礼,但是我一项宽宏大量,只要是你能够当着涌金城所有人的面亲自像我道歉认错的话,老夫可以饶你一命。”这已经他能够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哈哈。”苏哲怒极二笑,巨大的笑声就好像雷鸣炸响一般,他突然停了下来,冷声说道:“放屁,让老子给你们道歉,天塌下来也不可能。”

  “你找死。”徐开庶咬牙切齿的说,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忍耐,不管是谁,竟然敢接连挑战他的耐心,徐开庶一定要让他后悔,心中的愤怒让他抛弃了所有的顾虑。

  “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合体期中期的修妖者究竟能够有什么样的本领,你又如何能够对付的了我。”想罢,徐开庶一跃而起,速度之快,在众人的眼中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影子。

  “好快。”保长打了一个冷颤。

  苏哲神识出动,双眸中闪烁出明恋的光华,时间的流转似乎都便的缓慢了许多,他看到了徐开庶的动作,十分的快,枯瘦森白的手指带起一股强悍的黑色劲风,当劲风从他的身体侧面擦过,轰炸在地面上的时候,整个大堂都在颤动,地面上更是直接炸开了一个直径一米有余的大口子,破碎的青石四下飞溅,如同豆腐一样不堪一击,呼啸的风声更是震耳欲聋,大有势不可挡的架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