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爱原则 > 481母亲的办法
  当邱则拿着假造的体检证明和安妍一起回到智赢会所,把证明放在母亲面前的时候,真的是没有想到本来还是满心的欢喜,想着过了母亲这一关就催促赶紧领证,免得夜长梦多,可是这想法,只是邱则个人的一厢情愿。

  到底是智赢女王,潘莹只是随意地扫了眼证明,漫不经心地说:“呀,怎么你的证明是这样,我这里还有一张证明,和你的这张有出入呀到底我们俩谁的才是正确的。”

  邱则非常的意外,拿过母亲手中的证明一看,是正本的复印件,一下子就有些傻了眼:“妈您怎么这样呢,在这玩套路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呢,不合适不合适。”

  潘莹淡淡的笑了笑:“噢,不讲理呀儿子,不说你跟我这搞欺骗,反倒挑我玩套路,我还没说你呢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敢欺骗老妈,也太不像话了。”

  邱则有些尴尬:“妈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怎么叫欺骗呢,我不是怕您不高兴吗。”

  “我能高兴吗,这么大的事,别说我,你爸,你爷爷他们能答应吗。”

  安妍也连忙跟着道歉:“对不起阿姨我们错了,我们,不该瞒着这件事,不过请您相信,我们绝对是真心相爱的。”

  对安妍说话,潘莹当然是有些气了:“当然是你们错了难不成还怪医院,真心相爱管什么用,养不了孩子是大事。天作不和你们这叫是孽缘知道吗,还跑了趟五台山我看八成也是跟我扯了个弥天大谎,我相信我相信管什么用,我相信小则是绝对不会这样糊弄我这个当妈的,一定是你出的馊主意。”

  邱则连忙摆手:“得,妈您打住,这还没进门呢就要婆媳不和是吗找茬挑事的,这事跟妍没关系,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什么人。”

  其实潘莹和邱则的母子关系,最开始不是这样的,虽然潘莹几乎没有太严厉过,但是板脸生气的还是有的,也搭着这些越来越不管用,而邱则,却是随着年龄的长大找到了更好的办法处理母子关系,从邱则懂的追女人开始,当然了那些主动贴上来的女人一般的男人都没什么兴趣,邱则也一样想满足一种征服感寻找刺激,越是对他带搭不理的女人他越感兴趣,慢慢的也就油嘴滑舌了会哄女人开心,并且对待母亲这一招也非常管用,而潘莹,也是很享受这种花言巧语,于是潘莹的强硬,就完全的展现在了家庭之外,而在家里,甚至有的时候会和儿子闹甚至撒娇。

  听到邱则这样袒护,潘莹当然着急了:“好啊你个臭小子,这还没进家门呢就这样向着了,这要是进了门我们邱家还不得改姓安,养不了孩子就甭想进这个家门,你小子胳膊肘也甭给我往外拐。”

  邱则摇了摇头:“妈您知道的,安妍对我很重要,我们走到一起真的不容易,不能因为一个孩子您就这样拆散我们俩吧。”

  “你重要,你还知道什么叫重要吗我看你已经糊涂了,你个臭小子我们邱家可是传统世家,你爷爷是老司令声名显赫人人敬畏,你爸爸是政府干部也是位轻任重,智赢也是民营国字号企业,这些都需要有人继承的在你心里还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吗,就因为这么一个女人,这些你全都不要了吗。”

  邱则又是摇头:“我没说不重要啊,我也没说不要,反正,要我放弃安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啊臭小子你是太不知道轻重了。”潘莹上前拍了两下邱则:“长大了管不了你了是吧,去打电话给你爷爷,你不是有什么事都找他拿主意吗,再问问你爸,看看他们怎么说。”

  “妈您可别,我跟您说真要是现在告诉了您可就把我给毁了,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呢再把我逼出个好歹来,您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潘莹生气的跺着脚:“好啊当着外人的面你敢这样气我是吗,还来威胁我了,我可是智赢女王,真是的早知道这样咱家真该早立点家法,省得到现在不好收拾,怎么就忘了这茬呢现在遇到这样大乱子,不逼你是吧不逼你也行,告诉你有我在,安妍就甭想进这个家门,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这个家有我没她,是要娘还是想着媳妇你自己选吧。”

  “我当然两个都要了,所以妈您必须同意。”

  “两个都要,我看你是净想着媳妇了吧,不对,她还不是你媳妇,也不可能成为你媳妇,我是不可能答应的你必须要听妈的话。”

  “我没说不听您的话呀但是您要答应我们,安妍对我真的很重要没有他我活不了的。”

  潘莹继续上前一步步逼着邱则用手连连拍着儿子:“好啊你个臭小子什么时候你变得这样了,有过这样和妈说话的时候吗,我看你真的是被她给迷惑了居然跟我这玩花样,还能造假了本事大了是吧,你知道吗你找的是刘广明我找的是中安院长,溶血症还好说要不了孩子的女人是绝对不可以进我们家门的。”

  邱则连连的后退:“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别老逼我呀,疼真的很疼哎您别拍了,我们都商量好了不要孩子,再说还可以领养。”

  潘莹也是有些心疼,终于停下了手,当然气不可能停:“呵还领养那能一样吗,不要孩子,那你要妈嘛,我问你,要是我跟安妍到河里了你先救谁。”

  正常人都反感无聊的问题,邱则有些不耐烦了:“妈,不带您这样的您也是有教养的人,怎么这么没水准呢说这样的话,您说您跟这争什么争。”

  “嘿我还就没水准了,我要你回答,你要是不回答,”潘莹看了看旁边的安妍,上去拉住了她的手:“走妍,跟我跳水去后院有游泳池。”说完拉着安妍转身欲走。

  邱则忙连跑带跳的挡在了两个女人面前伸开双臂:“干嘛呀妈跟我玩真的,儿子受不起呀您别难为我。”

  “怎么叫难为你呢我要你跟我说。”

  安妍也连忙晃着被抓的手劝慰着:“救您呀阿姨当然是先救您了,别说邱则了连我都要跟着一起救您的,真是的您是邱则的妈呀如果没有您哪来的他呀,十月怀胎降生之难养育之恩如果人不孝那不又回到畜生群类了吗,我妈跟我说过做人事要感恩的人不能只有一己之欲,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先救您。”

  没想到安妍的话,真的如同镇静剂一般,潘莹不闹了,细细地看了眼身边的女孩:“你是说真的,你是这样想的。”

  安妍点了点头:“对呀,世间万物皆存情,人和动物的区别不就是有思考知道感恩吗,所以叫人道,只有动物世界才会有孤老无靠悲惨的死去,人是应该先考虑别人的,如果真有您说的那种情况,夫妻是家是一己之险,是亲情有责任,但是长辈,除了亲还有嗯呀。”

  潘莹冷静了许多:“这是谁跟你说的。”

  “我的两个妈妈都说过,再说了我们生儿育女谁还没有这点私心呀,这是生息繁衍的私心就是对未来的希望,如果塑造的是没有寄托的生命,那这个世上人会少一半就都不去生孩子了。”

  潘莹长出了口气:“对你说得对,是啊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没有想到今后同样也会遭遇这问题情景,人都是会老的,小则说的也对,这问题是够没有水准的,今天真的是让你这个外人看笑话了我们母子间,像这样还是第一次。”

  邱则也来了劲:“怎么会看笑话呢妈,妍又不是外人。”

  小年轻二人把潘莹掺回到沙发上坐下,潘莹非常平静地摇了摇头:“好了我们都不闹了这要传出去,可能都会笑话我们,不过小则你又说错了,妍对于我们来说,真的不能是家人,你可以对她好,妈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可以关心她照顾她给她许多钱让她幸福,但绝对不能成为家人,是你曾经有过那次车祸,有安鸿的原谅,所以妍可以说是我们的恩人,对吧妍我们是你得罪人,”

  “妈,”邱则想辩解什么,但被潘莹拦了回去。

  “你先听我说,不要插嘴,”潘莹摆了摆手,接着又拉起安妍的手:“妍啊这一点你必须要原谅,阿姨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也不是没有水准的人,刚才的问题,是一时情急逼到那了。”

  安妍点了点头:“我知道阿姨,您说吧。”

  “对吧你知道,其实大道理你知道的更多,人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刚你说的生息繁衍,包括动物也是一样,这就是人道,是责任,不能只图舒服安逸享受,所以说刚那个问题,即便是真的发生,也不是问题,母爱绝对不是说说那样简单的我会义无反顾地把希望和寄托在我儿子身上,让生命延续,所以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选择也够不成什么问题,只能说还有选择的人是愚蠢的。”

  安妍挑了个大拇指:“阿姨您真的通情达理。”

  潘莹摆了摆手:“你先别着急现在说你们两个,妍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只要是我能办到的能给的起的,我都无所谓,但是我们家的情况不一样,他爷爷九十多岁了一直盼着四世同堂,对吧我记得你妈也说过我们要尽力不让人带着遗憾,对吧老人家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年轻时更忙四十左右才有的孩子,现在就我们家老邱还在,别看他只是个宣传干事,但在官场是有一定地位的,你在说我吧创下这偌大家业,那是必须的我要个孙子的其实我想要的很多,遗憾的是我事业当初很忙的邱则上边还流产过一个,所以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小则身上,对他不敢打不敢骂的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真的是不争气呀到现在这孩子我管不了了,妍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希望你能体谅我这个当妈的心思。”

  安妍连忙地摇头:“阿姨您快别说了我知道的,您和我母亲一样都很伟大,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邱则在一边不高兴了:“什么该怎么做了你知道什么,妍你不是说过这事听我的吗,妈您这可不够磊落呀干嘛专找软柿子捏,您冲我来呀。”

  “混账,这还是在跟妈说话的样子吗。”潘莹生气地瞪了一眼。

  邱则连忙摇头:“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求求您立刻就放过我们一马吧没有妍我真的活不下去的,再说这也是鸿姨临走前的嘱托我不能不信守承诺,您想您的儿子是个不重信誉的人吗您可是个商人呀,注重承诺这是最起码的呀,我爷爷那里好办,爸爸那里也没什么的只要您不说,等我和妍结婚以后我们找个地方领养一个,出去一段时间再回来就说是自己生的,他们不会怀疑的。”

  潘莹生气的笑了下:“哈哈你想的还挺全面这办法都想得出,是你能瞒过他们但是我这你就过不去,我还跟你说结婚根本不可能的,现在户口本没了你就是黑户,真是的什么电视剧呀先斩后奏的不教什么好,妈不得不防省得你们偷着领证,我还告诉你就算你领了也不管用我不承认,除非。”

  “除非什么,妈您快说。”

  “除非你答应我在找一个,”潘莹看了看安妍:“妍我这不是在教儿子坏,是我们家真的需要有自己的后代呀,现在看见你们这样,什么孽不孽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要孙子,要孙女,要有些后代,只要妍你能容得下。”

  没等安妍说话,邱则不耐烦地站起身:“妈您甭说了,这叫什么事啊有跟未来儿媳这样说话的吗真是的不知道您怎么想的,您放心除了安妍我谁都不娶,您要是不答应,那我打一辈子光棍算了一样的我爷爷还是抱不上重孙子,到时候我看谁着急,反正怀胎还得十个月呢现生来不及。”

  潘莹锤了捶自己膝盖:“都不用你爷爷,我着急我着急行不行,你崩跟我弄这一出还一辈子不娶,真那样你气死我算了今晚上我不吃饭了,真是的养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东西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饿死我得了。”

  邱则也跺了跺脚:“妈您怎么这样呢,人家安妍的妈,为这事人家妍少吃一口她妈还都舍不得,只是一说立马就答应了,同样的作为母亲怎么做人正好相反呢人家还是继母,妈您应该多跟刘姨学学,怎么还跟儿子闹绝食呢您可别来真的啊,少吃一口都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