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林如海相当的不好意思!

  妻子那日在荣庆堂的表现,他之后也知道了,自然很不赞同妻子的做法。

  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尽管他才刚刚复官,可该帮忙的还是要帮忙。男人和女人的思维不同,更加看重情义还有官场上更大的利益。

  大舅兄贾赦在京畿府混得风生水起,就连他这个刚刚返回京都的妻舅,在与友人同年聚会时,都没少感受到众人对他的重视,其实也就是对大舅兄的重视,这是切切实实的好处,让他以更快速度熔入了京都文人圈子。

  勋贵又如何,只要在官场达到了一定层次,照样有数不清的进士举人巴结讨好,希望能够抱上大树好乘凉。

  大庆朝立国六十多年,每三年科举取士一次,除了有两次因为战火缘故中断之外,足足进行了十八次春闱大比。

  每次取士起码都有二百名,十八次加起来足足有近五千进士!

  能够当官,甚至当上实职官员的不足三分之二,还有不少都处于坐冷板凳等官的状态。

  高高在上的进士尚且混得如此艰难,更别说数量更加庞大的举人了,起码有数万之众,其中能够在官府衙门做底层官吏的却是不足五分之一。

  别看读书人名声好,受人尊敬还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实际上要是不能在官场有个好的开始,日子一样过得苦逼无比。

  不然,想要投靠勋贵豪族,在官场混出名堂的进士怎么会那么多?

  林如海本身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如今两位亲舅兄混得相当不错,对他以后的前景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要不是看好他的前景,那些同年和同窗们,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将他接纳进来,成为圈子里的一员?

  尽管大舅兄突然遭到有‘铁面御史’之称的同年王炎弹劾,刚开始他确实有些担心彷徨,可是等脑子清醒过来,又听到妻子转来大舅兄的原话,揪着的心放下半颗,大舅兄这次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是妻子下意识维护自己的做法,却是叫岳母一家心生不快,这才是叫林如海比较头疼的地方。

  当然他没有说妻子什么,只是很委婉的表现,以后不用如此,毕竟是一家子亲戚,弄得太过生份以后不好相处。

  无论是孤家寡人一样的林如海,还是需要娘家支持的贾敏,在这时候怎么都无法脱离荣国府的支持,不然他们在京都的日子将无比苦逼。

  再多说什么,反而有讨嫌之疑,林如海干脆默默的做了,直接以同年身份拜访了王炎,只是结果却叫他相当失望。

  此时的他并不是后来的巡盐御史,还没经历官场磨砺修炼到家,并没有发觉王炎语气中的不自然。

  只是回来后,有些苦恼的他还是找到了二舅兄贾政,将事情一说果然二舅兄相当重视,在大朝会开始前找到大舅兄一同探讨应对之策。

  “无妨,你们不要插手,我自有决断!”

  淡淡扫了林如海一眼,贾赦瞬间明了其心思,直接说道:“都是一家子亲戚,用不着如此客气!”

  林如海闻言一愣,一张俊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心中又是尴尬又是惊讶,大舅兄好利的眼神,根本就不像妻子所言那般不堪。

  “好了,府里不要胡乱妄动,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贾赦淡然轻笑,转头看向一脸忐忑的贾政,叮嘱道:“老二明天的大朝会,估计王炎那厮要向我发难,你不要妄动由我来应对就成!”

  贾政无奈点头,说老实话他也不敢跟王炎呛声,毕竟起‘铁面御史’的名声在外,对他这样自诩正经读书人的威慑还是相当大的。

  “嘿嘿,就让我来会一会,所谓的‘铁面御史’究竟有多厉害!”

  贾赦嘿嘿一笑,露出叫贾政和林如海都感觉心头发毛的冰冷笑容。

  三人吃了一顿不知味道的晚膳,便各自散去不提。

  不知为何,整个荣国府都笼罩在一片片阴霾之中,所有的主子心情都沉甸甸的,有种雄闷气短的憋屈感觉。

  就是巴不得贾赦倒霉的王氏,都不敢露出丝毫幸灾乐祸的表情,同时心中也是相当忐忑,万一要是贾赦真的完了,他二哥同样讨不了好啊。

  显然,这样的气氛影响到了旁边的宁国府。

  晚膳过后,邻府的贾敬亲自跑来,问贾赦需不需要帮助,他父亲发话了,真到了关键时刻,他拼着惹当今不喜,也要保住贾赦的官位。

  贾赦表示了感谢,不过却是谢绝了邻府的好意,表示这事他自己能解决,真到了关键时刻,他自然不会客气云云。

  贾敬此时也在关键时刻,他在翰林院苦熬了三年,能混个什么官就看这几个月的奔走了,宁府最近一直都在为此发力,贾赦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欠下了宁府大人情。

  当晚,贾赦把亲随柱子招来,问他孙六那边可有好消息传来?

  “老爷,根本就查不出王炎任何问题!”

  柱子苦笑,他为这是也着急上火呢,无奈道:“王炎这厮没啥坏习惯,不好酒也不好色,同样对黄白之物也没太大兴趣,住的是家里传下来的小院子,吃的穿的都相当普通,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难道就没什么比较奇怪的地方么?”

  贾赦却是不信,王炎这次明显被人当了枪使,以他这些年在都察院的经历,怎么可能看不出问题?

  可是他看出了问题,依旧老实当了人家的枪,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厮的把柄被人给抓住了,而且还是相当重要的把柄。

  “别的倒没什么,只是他家里出了妻子还有两个读书没啥天赋的儿子外,还住着一位同族少年,小小年纪已是秀才身份,在府学读书王炎十分看重,经常亲自指点其功课!”

  柱子摸了摸脑袋,有些迷糊道:“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吧?”

  贾赦却是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十分不可思议的念头,突然问道:“他的两个儿子,还有妻子是什么反应?”

  柱子摸不着头绪,但还是老实回答:“王炎之妻倒是好脾气,对那位王氏家族的少年秀才态度很好,他那两个儿子却是很不爽!”

  贾赦脸上挂着古怪笑意,淡然道:“是不是觉得其父太过偏爱外人?”

  “正是如此!”

  柱子满脸敬佩,古怪道:“说起来也真是叫人摸不着头脑,王炎对那少年秀才的态度,比他嫡亲膝下的两个嫡子都要好,辅导功课带其出去宴请会客,简直比亲儿子还亲儿子!”

  “嘿嘿,这事真说不准!”

  嘿嘿一笑,贾赦脸上露出莫名笑意,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吩咐道:“等会你摸黑去一趟震远镖局,让王总镖头立即派精干手下,去一趟王炎的家乡,帮忙查看一下那位少年秀才的底细!”

  柱子更是糊涂,不过还是老实应下:“好的,老爷我等会就去!”

  “恩,告诉王总镖头,主要查看那位少年秀才是不是单亲家庭,与母亲相依为命,而他母亲是不是王氏族人?”

  嘴角翘起露出满满的冷笑,贾赦连声吩咐道:“记得,叫他们派去的人手,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说着,摆了摆手示意柱子可以离开了。

  柱子心中一动,似懂非懂点了点头退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悄无声息从角门溜达了出去。

  “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消息!”

  等到书房只余他一人,贾赦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满脸冷厉自言自语:“希望你不要叫我失望啊,否则你这‘铁面御史’的名头就成为历史吧!”

  第二日大清早,贾赦会同贾政两兄弟一同坐马车出门,趁着混暗的光线前往人声鼎沸的御街。

  林如海跟着一帮府中女眷,满脸担忧看着兄弟俩离开,林如海此时才正七品,还没够到最低正五品的大朝会资格。

  一路上马声粼粼灯光点点,如果在高处观看的话,就会看到一副美不胜收的奇景,一条由灯火组成的灯龙,弯曲蔓延在御街会合,如此景象着实壮观。

  两兄弟的车马很快就融入长长的灯龙之中,慢慢抵达御街从马车下来,放眼望去不下数百身着金紫或者青蓝的官员,聚集在宫门前等候。

  见到贾赦和贾政两兄弟到来,原本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数十双眼睛齐刷刷望了过来,让人感觉十分不爽。

  贾政这怂货显然心理承受能力极差,竟然只是被人行注目礼,脸色就发白脑袋耸拉着一副斗败公鸡摸样。要不是这是亲兄弟,贾赦真想一脚揣出去,尼玛有没有这么拖后腿的?

  “哟,这不是京畿府风头无限的贾大人么?”

  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等候在宫门前的官员好似波浪一样向两边分开,一位身着金黄蟒袍,头戴紫金玉冠,年纪轻轻却气度不凡的男子,在一干镖悍护卫的簇拥下,呼啦啦从官员让出的通道中走了归来,一副盛气凌然的架势叫人心生不爽。

  来者不善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