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上神王 >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始祖虚影
  顶巅之峰,紫气盘旋。Ww』W

  那生根在万域广阔平原上的太山,忽而云雾缭绕,烟雨缥缈。

  万域中,所有人类,精神陡然一震,不知原因。

  乾坤诸王,暗盟诸王,眼见紫气腾空,纷纷炫目离神。

  在万域中闲逛的邀月公主,也是如此,看到一个个受暗盟庇佑的人族国度中,一丝一缕飞腾又汇聚到顶巅之峰的紫气,口中呢喃:“人道。”

  如此一幕,就算是孟凡,也是心神摇曳,不能平静。

  “人道力量,宇宙洪荒间,所剩无几的我还不能理解的玄奥。”

  今日的孟凡,哪怕是混沌大帝的轮回之力,混沌之力,哪怕是无海隐秘,都已经能够窥探,能够推演,却只有人道,还是他不能理解的玄奥,但此时此刻,当乾坤诸王和万域许多神王,一同加入暗盟,暗盟顶巅之峰,赫然升起人道紫气!

  在诸王的注视下,孟凡一步踏入顶巅之峰。

  沾染紫气,顿时一片祥和宁静,耳中隐约传来各种声音,非常杂乱,如果仔细聆听,能听到有人沿街叫卖,有人弹奏瑶琴,有礼乐之声,有谈笑风生,是万域之中,无数人族国度里的人间百态,百川入海,皆在这里。

  孟凡抬手,掌心,一股威严审判之力。

  这是之前,和审判天王的一次交手,他抓破了第一柄审判大剑,从其中剥离的人道审判之力。

  此刻,在人道紫气的滋养下,这股力量立刻膨胀勃发,并逐渐凝重,隐约要蜕变、升华,却不断进退,总是差了一些气机,始终不能完成转变。

  孟凡皱起眉头,盯着这审判之力良久,忽然间,紫气当中,浮现出一道虚影!

  这虚影高大宽阔,隐约是一个人形,坐于紫气核心,只是坐着,却也有一丈身高,孟凡集中目力,却看不清晰,显然这只是一道虚影罢了,并不是实体,似乎是这不断厚重的紫气聚敛而成的某种灵体。

  “万域……万域啊。”

  虚影,忽然发出声音!

  这声音虚无到了极致,不是用口舌发出,也不是震动天地法则元气产生的共鸣,而是以一种孟凡都无法理解的方式在诉说。

  “人道一途,果然无限可能,万域中居然诞生了人道气息,我没料到,谁能料到呢?”

  虚影感慨万千。

  孟凡拨动紫气,缓缓靠近,可不论他走多少步,那虚影都和他保持着完全相同的距离。

  “哈哈……”虚影一阵轻笑:“不用再尝试着靠近了,你我之间的距离,不是空间,是另一个层级的阻隔。你叫……孟凡?你想知道我是谁?”

  “纪元方舟的缔造者。”

  孟凡轻声道。

  那虚影一阵沉默。

  良久才道:“你如何知晓的?我还想卖个关子。”

  孟凡眯眼:“五分直觉,五分是猜的。”

  虚影开心的仰天大笑,这笑的幅度太大,都飘忽了几下,似乎要消散一样。

  孟凡咧嘴道:“你笑什么?”

  “你们一思考,我就想发笑。”

  孟凡道:“为何?”

  虚影渐渐停止了笑声,但笑意仍然很浓:“人道的无限可能,就是因为思考。动物只管饱腹和生存,只有吃和繁殖的概念,不懂得思考,千万动物机缘巧合蜕变为妖,还要化为人形,用人类的头脑去思考。很久以前,那时我还年轻,真的很年轻,比你现在都年轻的多,那时的人类,和野兽没有区别,只有吃,只有活,只有杀戮或者被杀,不会思考。”

  孟凡全身陡然一震,止不住的嗡嗡颤抖!

  他面容凝重,用了好久才平稳心神,开口说话,但声音仍然止不住的颤抖。

  “人道始祖……”

  “哈哈……”虚影又是一阵轻笑:“那是后来者对我的称呼,我可不叫这个名字。”

  孟凡只觉得口干舌燥,他这等至高神王会口干舌燥,只因面前的虚影……是人道始祖。

  “那……你叫什么?”孟凡竭力平静,同时发问。

  “我叫,‘人’。”

  嗡……

  孟凡的脑海,无数记忆当中,一副画面浮现。

  正是他与造化神尊交谈之时,血脉之中苏醒的那副画面。

  蛮荒时代,和动物没有任何区别的人类,渐渐的拥有了火,拥有了壁画,创造了法律,积攒了财富,繁衍生息,而创造了这一切的那个人类,临死之前,写下了一个字。

  “人”

  在这个字之前,人类,没有文字。

  “人……”孟凡重复着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是你,创造了人道,是你,在上一个纪元破灭之时,用古船碎片缔造纪元方舟,延续了人道火种……人道始祖……真的是你,你居然,还活着?”

  “不,我早就死了。”

  虚影说道,极端祥和。

  孟凡紧锁双眉。

  虚影笑道:“你一定很不舒服,达到了你这种境界,宇宙洪荒间所有神王齐聚一堂,最强大的一列里,必然有你,可你却无法看清我的身影,也想不透,我既然已经死了,又如何与你对话?你现在看到的,不是在悠久岁月前用推演之术留下的幻影,我是真实存在的,和你面对面的交流。

  你掌控了虚空之意,天地之间似乎无处不能去,当然了,无海是个天险,还有一些类似的天险,你很难跨越,却并非不能跨越,可我现在面对面的和你交流,你却无法确定我在何处,不论你如何靠近,我都始终和你保持同样的距离。

  对于神王来说,这种种的看不透,种种的不能掌控,都是很不舒服的,而对于你这等虽然是神王,却超越了大多数神王的至尊人物,这一切,已经不是不舒服,而是痛苦。”

  虚影的声音,很轻快。

  “还是那句话,你我之间,有另一个层级的阻隔,不是空间,不是任何法则的阻隔,你现在还理解不了。”

  孟凡目光闪烁,喃喃道:“是你摧毁了无海古船?”

  “古船是混沌大帝摧毁的,是在那八个年轻人带着许许多多的生灵,踏入混沌大帝的领域,并重创了混沌大帝之后,诸天之源释放纪元大劫,和混沌大帝相互厮杀,但因为身受重伤,混沌那个老鬼,摧毁了古船,为的是彻底封锁他所在的领域,屏蔽诸天之源的一切力量。

  孟凡,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呢?都说出来吧,在百万年的岁月里,我只和一个人说过话,你是第二个,尽管问便好,当然了,有一些秘密,我不会说,以免泄露人道气机,气机泄露,气运就散了。”

  孟凡心神复杂,身体仍然在止不住的颤抖,良久,端坐下来,身体触碰到顶巅之峰,顿时安稳了许多,稍微思考,便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死的。”

  “老死的。”虚影笑道:“就这么简单。”

  孟凡一怔:“老……死的?”

  “但凡生灵,都有两条命,一条性命,一条寿元,性命为肉身,寿元为神魂,我想这些不用多说,你掌握的五大真意中,只有天意我曾掌握过,你拥有造化真意,对于性命的理解,还要超过我。我性命耗尽之后,神魂脱离,也曾血肉重生,甚至寄生胎儿,也有过胎中之谜,出现过记忆破碎,直到我成为神王,算起来,我是宇宙洪荒间,第四尊神王。

  成为神王之后,我的寿元,似乎永无止境,真正的与天地同寿,不过到最后,我的神魂还是衰老,这便是生死法则,于是,老死了。”

  人道始祖,是老死的。

  这在孟凡听到,简直是震撼心神到了极致,哪怕是他,掌握诸多真意,用天意推演万物,能猜测出许多秘密,但人道始祖是老死的,总是跳脱出了他的思维。

  所以他更希望看透虚影的玄奥,既然一个不论性命还是寿元都彻底耗尽,老死于世间的人,为何能够和他面对面的交流呢?

  不过正如虚影所说,这是人道气机,不能泄露,只能他自己领悟。

  “你活了多久?”

  “六个纪元,记不清楚了,差不多……一百一十五亿年?零头就不算了吧,哈哈。”

  “六个纪元……”孟凡*嘴唇:“这么说……”

  “是的,以纪元大劫为分水岭,宇宙洪荒,一共度过了六个纪元,我诞生于第一个纪元,是天地间第四尊踏入神王境界的,在我之前,分别是混沌大帝,洪荒太龙,象主。”

  “这么说……混沌大帝,是一个生灵,不是某种诸天之源的对立面衍化而成的?轮回之力,混沌之力,也不是先天真意,而是混沌大帝创造的?”

  孟凡的提问很快,现在的他,有些急促了。

  虚影沉默了片刻。

  发出笑声。

  “是啊,孟凡,你真的,非常会思考。”

  这一句话,虚影故意断开了几个音节,几乎是一字一顿,说的极为铿锵有力。

  孟凡脑中闪过一道光华,似乎是某种气机,从他脑海中划过。

  “混沌,与法则对立,轮回,与生死对立,混沌大帝并不是诸天之源的对立面,宇宙洪荒,万事万物皆要遵循诸天之源的法则,所以不可能诞生出先天的对立真意,是混沌大帝创造了一个……诸天之源的对立面。”

  孟凡声音隆隆,几乎要激动的站起。

  虚影应声:“是的,在混沌大帝的领域,万事万物,不受诸天之源的支配,而是受混沌大帝的支配,当他掌握了混沌和轮回,第一个纪元最早诞生的四尊神王,只有他,跳出了生死,仍然活着,而且一日,比一日强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