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闺 > 第七百二十八章诡夜
  这显然是误会了,周大夫眼神一动,并没有解释。

  “你就没想过法子出去吗?”茧诺知道了这里的规则,心中多了一丝轻松,只要自己找到骨笛,不说能够称霸,至少不必生活在周大夫和老者的阴影之下。

  所以他再次开口,也没有了之前的小心翼翼。

  周大夫眼神一闪,分明也看出了茧诺的想法,“这里不好吗?”

  “额,也不是说不好吧……”茧诺挠挠头,思考该怎么说。

  “那就安心住下吧。”周大夫却没再继续和他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茧诺:“……”这么没礼貌真的好吗?

  好吧,山野之人,怎么会讲求礼貌呢?

  不过……茧诺拦着想要离开的周大夫,“你来就是跟我说这些的?”

  “不是。”周大夫冷冷的道。

  “那你来是干什么的?”茧诺问道。

  “与你无关。”周大夫道。

  这谎话说的,他都差点信了!

  不过,既然周大夫是这里的首领,那么他想要寻找他的骨笛,也许……

  “周大夫,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茧诺想要让周大夫帮忙寻找他的骨笛。

  “不帮。”周大夫躲过茧诺,便离开了。

  “真不是个乐于助人的好人。”茧诺看着周大夫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只是他的眼里却闪过一丝凝重。

  一个酷似大皇子的幽谷首领,一个身手不凡的下人老者,还有不愿意相认的顾颜七。

  茧诺觉得他可能不小心掉进了什么旋涡,而制造旋涡的那个人却不放他出去。

  真是麻烦呢!

  还是尽快找到骨笛才是王道!

  ……

  是夜,万籁俱寂,宁静的有些诡异。

  顾颜七喝了一肚子醒脑的中药茶水,总算是抵抗住了瞌睡虫的来袭。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回想她苏醒之后的每一个情景,试图找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个叫苏醒也就是被她改名荆棘的少女变得太快,让她有种错觉,好像前后并不是一个人一般,但是她很确定就是一个人。

  那么令她作出这些改变的事情或人到底是什么?

  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和周大夫……是不是一伙儿的?

  周大夫的话到底有哪些是可信的?

  越想,顾颜七的脑子便越乱,甚至头还在隐隐作痛,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却冲不出来,一下一下的冲撞,让她忍不住想要尖叫。

  就在这时,一声开门声让她从这种状态中清醒过来。

  此时,她的额头已是一头冷汗,想要擦拭已经来不及。

  她灵机一动,翻了个身,顺手将被子往上一提,蒙住了大半个头,利用被角将额头上的汗擦拭干净。

  这一系列动作刚刚做完,便听到了那略显沉重的脚步声停在了她的床前。

  顾颜七紧张的双手攥紧了被子,要来了吗?

  这个人会是谁?

  他要抽自己的血了吗?

  等了好一会儿,床前的人才有所动作。

  顾颜七努力让自己的状态更加自然,不让那人发现自己是装睡。

  “唉……”一声轻轻的叹息之后。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那人轻手轻脚的将遮住顾颜七大半头颅的被子给拽了去。

  顾颜七的手脚都有些僵硬了。

  但是下一刻,那人的动作却让她有些意外。

  等那人离开房间之后,顾颜七才睁开眼……原来那人是来给她掖被角的。

  是周大夫。

  她猜测错了吗?

  不是周大夫的话,难道是荆棘?

  可是荆棘……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顾颜七想不通这些,慢慢的,她的意识开始模糊,那些中药泡茶的水效果到底还是不如熬制的,能够坚持到现在也是她的意志强大了。

  她不知道的是,等她睡过去之后不久,一个黑影来到她的床边,看了她一会儿之后,便将她的胳膊从被子中拿出,然后用竹针扎破她的血管,收集她的血液。

  而这一切,黑影做的很是熟稔,好像做过很多次了一般。

  夜,依旧宁静的诡异,如同一个血盆大口在张着,时刻等待着猎物的自投罗网。

  而在幽谷中的某处,一个少年被五花大绑的扔在一个台子上,一个老者在他的旁边,用到划开他的手腕,然后他一管不知名液体推入他的手腕中。

  中间不可避免的浪费了一些,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心疼,这些工具还是不趁手。

  而本来面色红润的少年,在被老者强势注入身体中一些不明液体后,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老者像是没有看到一般,静静的给他将手腕上的伤口包好,然后观察着少年的反应。

  “希望能够成功吧……”老者看着少年,低声呢喃道。

  很快,少年脸上的苍白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的青筋直接从皮下鼓出来,分外骇人,好像一不小心那些青筋就会从他的面皮中顶出来一般。

  老者的眼中露出一丝狂热,然后将少年身上的衣服快速扒掉,露出他纤瘦的身体。

  在他的身体上,也有一根根青筋从皮下鼓起来,还在慢慢的蠕动。

  仿佛那不是少年体中的青筋,而是从外面植入的什么东西一般恐怖。

  老者的眼中没有一丝害怕,而是满目的狂热,甚至他还用那有些干枯的手去碰触少年身上的正蠕动的青筋,仿佛在碰触什么宝贝一般小心翼翼充满了爱恋。

  而台子上的少年已经痛苦的脸都扭曲变了形,也从昏迷中彻底清醒过来,嘴中发出小兽般呜呜的呜咽声。

  原来他的嘴中早就被老者给堵上了帕子,就是怕他会大声喊叫。

  “太棒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老者眼中的光越来越亮,看向少年的目光中充满了炙热。

  他的手在少年身上摸来摸去,“没想到这么多人中,倒是你这个不显山水的瘦小子承受能力越强,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而少年此时已经不知道昏过去醒过来多少次了,他的眼里满是绝望,嘴里呜呜的叫着,希望老者给他一个痛快,不要再折磨他了。

  但是老者不但没有放过他,反而眼神一动,犹豫了一下,再次掏出之前的那个竹筒,里面还剩下一些液体,若是再推进一些,是不是也能承受呢?

  一旦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老者的心里就疯狂一般的想要执行,但是害怕失败的他又怕少年不能承受而失败,不过所有的犹豫都在最后化成一抹坚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