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荒兽主宰 > 第六百八十章火上浇油
  “轰嗤……”

  一声震人心魄的轰响之声,从利爪与尖角之间爆发,同时一圈透明波纹,朝四面八方汹涌开来。

  这是至强与至硬的对决,不光是燕澜,几乎所有人都想知道最终的结果。

  六指青鹰巨大的身躯猛地一震,利爪之上青光流转,此刻,灵瞳犀牛尖角之上,隐有丝丝裂纹扩散开来。

  胡毛眼芒一寒,压下脸上的惊异,双手掐诀,竟是朝燕澜偷袭而来。

  “先天剑意!”北风一步踏前。

  “天生曜瞳!”石旭眼瞳大亮,直击胡毛双目。

  “三剑合一!”桐荛、玺尘、墨璃心领神会,将情剑无常三道剑悟融为一体,化为一道浩荡剑罡,直捅胡毛。

  他们几人,早就知晓胡毛心怀不轨,心神高度集中,连之前的凶兽对抗,都未曾关注。

  他们不想一直成为燕澜的累赘,既然踏上了这条修炼之途,那么面对任何灾祸,都不能再躲避在燕澜的护荫之下。

  胡毛先觉灵魂被万剑刺中,继而双眼目力尽失,六感迷茫,随之一道锋利剑罡,宛如从天而降,直直地轰在他的丹田位置。

  “噗!”

  即便强悍如斯的胡毛,在三道绝技轮番轰击之下,也免不了受伤,当即连喷数口鲜血,身体倒飞而去。

  “敢伤我,我要你们全部都死,男修永世为奴,女修永世为婢……”

  胡毛周身气息翻涌,无法感应到四周状况,只能胡乱散发力量,护住血流如注的肉身。

  此刻,赵青腾空而起,高喝道:“伤燕澜者,死!”

  话音一落,一道集聚赵青最强威力的掌印,霸道地烙印在胡毛身上。

  “嘭!”

  胡毛肉身炸裂。虚弱的元神当即要朝天边逃去。

  燕澜抬起双目,手诀一动,便掳了胡毛的元神,并将他的储戒一并占有。随后拍了拍手,笑道:“四衍婴变期修士的元神,毁了有些可惜!”

  从石旭与北风出手,到燕澜收回胡毛元神,不过眨眼瞬间。那些跟在胡毛身后的修士,竟未能缓过神来。

  不是他们反应迟钝,是他们习惯了跟在胡毛身后耀武扬威,每次胡毛怒而出手,皆是手到擒来,哪会想到像今天这般,眨眼之间,便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吼!”

  此刻,灵瞳犀牛仰天咆哮,六指青鹰的巨爪。已经抓在了它的头颅上。

  三条金鳞王蟒蜂拥而来,将灵瞳犀牛死死缠住。

  六指青鹰毕竟比灵瞳犀牛排位靠前,自有其天生的骄傲,见灵瞳犀牛抵死反抗,当即嘶鸣一声,利爪青芒爆闪,“轰”的一声,竟将灵瞳犀牛巨大的脑袋生生捏爆。

  眨眼之间,灵瞳犀牛的灵核与肉身,便被金鳞王蟒和六指青鹰抢食殆尽。

  数千里之外。幽蛋瞬间瞪大眼睛,嘴唇微抖几下,方才说出话来:“这几个年轻修士,好强的实力。我本以为高看了他们,可还是看轻了。他们是谁,怎会入我大匪山中心地界。他们难道不知,这大匪山背后的势力,是谁么?”

  幽蛋目光闪烁不定,若是不给来犯者一点教训。他们从今往后,便失去了在这地域耀武扬威的能耐。

  因为,他们只是那个势力豢养在此的一条狗,狗若给主人丢了面子,主人岂会继续豢养?

  能有命活着,就不错了。

  幽帮众修,可不似幽蛋那般想得深,他们浑然忘记了自己匪修的身份,被千里之外的景象所震慑。

  瞬杀胡毛,片刻之间灭四衍婴变期灵瞳犀牛,这等实力,就算是他们幽帮出手,也断不可能做得到。

  胡帮二十余名修士,更是面露惊骇,其中一名修为最高的修士喃喃道:“你……你们是驯兽联盟之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燕澜冷笑道:“是又如何?”

  燕澜不惮把自己搅的这趟污水,泼给驯兽联盟。毕竟,驯兽联盟招惹过他,而且,以驯兽联盟的实力,相信也不会有什么势力,敢去寻驯兽联盟的晦气。

  “阁下既然是驯兽联盟之人,可有驯兽联盟徽章?”

  一道阴沉的声音赫然响起,来者正是幽蛋。大匪山的尊严,系于他身上,他虽心有惊惧,但还是咬着牙来到燕澜一众身前。

  幽蛋身后,幽帮众人也随之赶至,不过,他们的神色却不似往常那般嚣张阴狠,而是被犹豫惊惧笼罩。

  赵青眉头一凝,掌心一翻,拿出一枚徽章,阴沉道:“驯兽联盟徽章在此,你是何人,为何触犯我等?”

  幽蛋目光扫过那枚徽章,察觉到那只是一枚驯兽联盟初级分盟的徽章,心神稍稍一缓,颇为有些底气来,轻咳一声,道:“我乃大匪山之主,幽蛋。你们擅闯我们领地,乃大不敬,我们要杀尔等,理所当然,有何不可?”

  墨璃望着极为狂放的胡毛,嘴角一扬,掩嘴笑道:“幽蛋,哎,不雅不俗,难听至极,还不如叫黑蛋来得直白。”

  玺尘连忙点头道:“是啊,还是黑蛋好听,多亲切啊,就像是邻家小娃娃一般亲切。”

  “泥垢了!”幽帮人群中,一个瘦小修士站出,阴阳怪气地吼道。

  玺尘眉头一紧,撇了撇嘴道:“泥垢了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没对你家黑蛋泼泥水!难道说,你们干过用烂泥将蛋包裹起来腌蛋的事?哎呀,这黑蛋肩膀上的这颗蛋,得用多少泥水才包得起来呀!”

  墨璃继续插嘴道:“关键是,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腌得透!”

  “侮辱我帮帮主,泥们垢了!再说一说,要泥们命!”瘦小修士又大吼起来,只是声音更为尖锐,以致于产生了一些破音。

  幽蛋紧握拳头,额上青筋隆起得更高。

  “啪!”

  一名老者站出,一把将那瘦小修士扇飞起来,没好气地哼道:“臭娘蛋,口齿不清,还在这丢人现眼,要不是看在你有些胆量的份上,老夫早就一巴掌扇死了你。”

  随后,此老者转过头,朝玺尘墨璃喝道:“二位贱修,老夫知晓你们能听懂我帮之人所说乃是‘你够了’之意,但你们却借此生事,衅我幽帮,辱我帮主,今日不给我幽帮一个说法,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大匪山。”

  半空之中,赤脚老鬼隐匿身形,望着下方怒气摩擦的众人,咧嘴笑道:“嘿嘿,燕澜啊燕澜,这帮人或许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啊。不过,我倒要看看,你是否又能把这把火点起,然后再亲手灭掉。那背后的势力,啧啧,似乎还与你有些渊源,狭路相逢,或不久矣……”(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