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宝 > 第62章巧取豪夺
  中年人看了一眼男子。男子的警惕性似乎很高,迅速穿好了所有衣服,接着就要离开。

  中年人微微皱眉,突然对要离开的男子开口道,“这位先生,你怎么了?”

  说话之间,中年人手上的动作竟一时快如闪电,直取男子的肩头。

  而这个男子,竟也不是庸手,肩头一晃,居然躲了过去!同时喝道,“什么人!”

  不过,他躲过了中年人的一只手,却没有躲过另一只手。中年人的另一只手,仿佛捏了个形状,在他眼前转了转。

  男子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中年人一手扶住男子,一手却悄无声息地将他胸前挂着的一个玉件取了下来,同时大喊道,“服务员,有人晕倒了!”

  有服务员手忙脚乱地上来,也有人拨打了120。

  中年人和小余,却在此时离开了碧海云天。

  辉腾车驶出市区,驶向高速公路。

  “门主,这是个什么东西?值得您亲自出手?”小余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中年人摩挲着手里的玉件,“这个挂绳很粗,明显是腰挂的配绳,好在也挺长,所以能被这个人挂在了脖子上。他穿衣服的时候,手一直在胸前遮挡,这说明他知道这件东西是个宝贝!怕被别人看见。”

  小余道,“您见的宝贝还少么?这直接取了,有点儿······”

  “哈哈哈哈!”中年人大笑,“有点儿像强盗是吧?天下宝物,天下人共享之,谁强,东西就该是谁的!这脱胎美玉,我的确也是有年头没见过了!”

  “脱胎?”

  “这是一件战国玉器,脱胎玉龙,看半圆的样子,应该是一对。”中年人道,“这件东西,就当替我去去晦气了!正好,一并安排人手在南城查查这个人是谁。功夫不赖,年纪也不大,能有这么一件东西,想来也不是普通人!”

  辉腾车到了高速公路入口处,却停在了路边,停在了一辆挂着燕京牌照的房车后面。

  中年人下了车,立即有人打开了房车的车门。

  房车进入高速公路,向燕京驶去。

  南城就位于京沪高速线上,从南城到燕京,不过三小时的车程。傍晚,房车驶入燕京,开进了南郊一处偌大的独栋别墅。

  铁门缓缓合上,灯光一时大亮。

  中年人从房车上下来,看了看别墅的主楼,“十年了,我戴九天又回来了!”

  “恭迎门主回归掌舵!”主楼门前站着的七八个人,齐齐鞠躬,异口同声说道。

  戴九天笑了笑,上前一一握手。

  “辛苦老哥儿几个,今晚不醉不归!”

  此时,隋东辰和罗南羽也正准备开始在家里喝酒,董云帆走了进来。

  “隋爷,戴九天提前出狱了!”董云帆道,“不过,却没有直接回燕京,不知道去了哪里。”

  “噢?”隋东辰道,“戴九天什么时候也这么低调了?”

  “是他早年收养的如同义子的余飞龙一个人去接的。这个从监狱方面能了解到。他们确实很低调,接车的是一辆帕萨特,后来在淮城就换了车,至于换的什么车,就不清楚了。”董云帆应道,“我已安排人手,去燕京那边打听了。”

  隋东辰点点头,“好,不过也不用牵扯太多的精力。有事再说。”

  罗南羽笑道,“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万一有事儿,我们几个老骨头,也该聚聚了。”

  ······

  常乐所在的酒店房间。

  烟灰缸里,烟头已经满了,地上还散落着一些。

  “什么人有这么厉害的功夫?”孙中原深吸一口烟,“而且,看起来像是临时起意!”

  常乐摇头,“这不是功夫,像是什么奇门异术,他另一只手并没有碰到我,但是我却好像看到了一个怪异的符文,接着就晕过去了!”

  “到底长什么样儿?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吗?”

  “本来应该有,可是醒来就记不住了!应该是个中年人,当时他身上裹着毛巾。别的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孙中原叹了口气,“这也没法报警啊!”

  常乐狠狠将烟头摁灭,“都怪我,一时兴起去什么洗浴城!罢了,这东西反正不是我的,去了就去了!正好了了一桩心事!”

  “话是这么说!”孙中原道,“但是这直接巧取豪夺,实在是特么的太狠了,心里憋气!”

  “那还能怎么办?”常乐郁闷道。

  孙中原来回在房间里踱了几步,“事到如今,如果罗南羽还没有离开南城,我看,不妨告诉他!”

  “告诉他?我拿了他的东西,眯了将近一年,丢了再告诉他?”

  “你怎么知道是他的东西?直到我遇到他之后,咱们才开始推测而已!”孙中原接口,“而且,咱们这不是一直在商量么?告诉他,就说刚推测出来可能是他的东西,也不算说谎啊!”

  常乐看了看孙中原,“也是。现在东西被这么抢走,实在是可气!再回到我手里,那是不太可能了!但是,借助罗南羽的势力,说不定能追回来!这样,也算出了一口气!”

  孙中原道,“那好!明天我就联系老隋,把这事儿说说!你今天别多想了,早休息。”

  孙中原离开酒店,回了小区,走到健身器材区,却发现一个人影靠在双杠边,似乎在想什么。

  这不是黎千千么?

  孙中原快步走上前去,“大晚上的,你这是干嘛?”

  黎千千一看是孙中原,指了指天上的半个月亮,“等到中秋节,月亮就圆了。”

  呃。这没头没脑的!

  孙中原在她身边也靠上了双杠,“你好像有心事。”

  “我今天好像看到他了。”黎千千叹了一口气,“不过,我没有回头,只是一种感觉。”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孙中原点了一支烟,“我看,你不妨有什么心事彻头彻尾说出来,你放心,我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冒,记不住。这样,你心里也能舒服些。”

  黎千千忽然转过身来,拍了拍双杠,“好,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表面上冷冰冰的,其实心肠挺好,何必呢?有什么疙瘩不能解开?”孙中原点点头,“说吧,我也不去想乱七八糟的事儿,好好听你说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