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驱鬼录 > 第四百三十三章温馨夜晚
  卫清补充道:“不是死而复生,而是我压根就没死,我被你们的老冤家给救了。”停顿了一下,他变换了语气,又说道:“看吧,齐羽把我设立在‘敌人’的位置上,你还和我走这么近,你就不怕他来个清理门户嘛?”

  暗夜猎手摇了摇头,“不会的。”

  “他一定会的!”

  “我才管不了那么多呢!我喜欢你,我就是要和你成为伴侣,不论以后会怎么样,我都无怨无悔”

  一瞬间,卫清的心被深深的触动了。那双碧绿色的眸子里,闪动着对感情的执拗,更映有他的影子。曾几何时,他不是这般的执拗吗?他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可以抛开一切,甚至连自己的安危也不顾。

  他惧怕她,又很崇拜她,从她的身上,他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另外一面,那种执着的精神。从这一刻开始,他和她的命运纠葛在一起,如果其中一人离开,另外一人的世界也会因此面暗淡失色,那么,总有一天,两人都会陷入到无限的悔恨中。

  “谢谢,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的感情,我只能说谢谢这两个字!”他抓起她的一只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

  这一次的亲吻,不是隔着面巾与厚厚的手套,而是肌肤的无间接触。

  肌肤相亲,他动了情!

  青春促使着他,心跳急速加快,**开始萌动。在这样的时刻,还有什么比心爱姑娘的手更可亲的呢?

  然而,一吻过后,他便又慌忙移开她的手。

  对爱的感情的严肃、谨慎,约束着他下一步的行动。

  他的心里还存在着这样一种想法:时间会冲淡她的这份执着!

  他真的忍不住想要接受她的爱,可是,他又没有做好准备。

  不管怎样,这对他们而言,总是一个开始

  远离城市的地方,空气总是很清新;吸着新鲜的空气,嗅着姑娘的芬芳,他沉浸在其中。

  两人肩并肩依偎在篱笆木桩上,勾勒出一幅和谐的生活画卷。

  暗夜猎手,也陶醉在其中!不知不觉,她将脸颊枕在他的宽阔的肩膀上。

  “清”

  “嗯?”

  “不如我们今天就把关系确定下来吧!”

  “我想我还是离开好了”

  “算了,我不提了!”

  这种温馨的气氛并没有进一步发酵!

  卫清,刻意和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现在是战争时期,男女之事,还是等到和平到来以后在谈。

  虽然爱情并没有展开,但这温馨的气氛已经足够吓人的了!如果被凌雁知道,估计一定会大骂卫清犯了神经病、中了美人计

  美人计?

  美人计??

  暗夜猎手的痴情,会不会是齐羽施展出来的一出美人计呢???

  也许,不会!

  因为种族的差异,就算要施展美人计,那也应该派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美丽女子才对啊!

  就拿这名暗夜猎手来说,她已经是典型的西方美女了,可她在卫清的眼里,却被冠以怪异与丑陋。齐羽还不会拿一个丑陋的女子去施展美人计吧!

  中计一说,绝对可以被直接否定。

  俩人的亲昵,只能是单纯的男女感情。

  不知不觉,天色昏暗了下来。

  白天,结束了!

  看着逐渐降临的夜幕,卫清又在心里盘算起了营救风雪的计划

  巴黎城,被保卫者防守的滴水不漏,要想接触到风雪,简直是难上加难。然而,到底该怎么实施呢?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比例,营救成功的比率是百分之零点零零一。

  他迷茫了,他自暴自弃!

  想的太多,只会把自己搞糊涂,他把自己弄糊涂了。

  也许,他的营救计划操之过急。

  也许,他应该慢慢的等待时机;也许,他应该回国,回去向张朗他们求援

  犯起糊涂的卫清,开始昏昏欲睡,就连站姿,也不稳定了,开始变得摇摇晃晃起来。

  暗夜猎手从他的肩膀上仰起脸庞,“清,你怎么了?”

  “啊?”卫清回过神儿来,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那个我累坏了!如果不介意,我想我要睡觉去了。免得,你继续拿着我的肩膀当枕头,甚至更糟糕,会枕的我上半身瘫痪。”

  “你是要离开嘛?”暗夜猎手依依不舍。

  环顾周围陌生的环境,卫清一阵摇头,“如果不介意,能留下我嘛?”

  暗夜猎手莞尔一笑,“介意才怪!你留下来更好。”

  卫清确定着又问了一遍:“你是说,你不介意我留下来?想想看吧,我留下来确实很不合适,这会遭人非议的”

  接下来,卫清就留下来了。

  自从来到欧洲,他连一个安稳觉也没有享受过。最开始,是带着风雪盲目地寻找凌雁;然后,又只身一人在巴黎城外盯梢;然后,又跟踪着齐羽一路跑到千里之外的罗马;然后,又是一跑跑回巴黎

  床铺的滋味是什么样的,他都快要忘记了。

  其实,如果真的感觉留下来不合适,他完全可以赶回巴黎城找家客栈住宿。

  不过,巴黎城对于他来说,那太危险了!

  在眼下这个孑然一身的时刻里,能够和这名身后不凡的暗夜猎手待在一起,无疑对安全有着很大的保障

  “清”

  “又干嘛?”

  “你的生活环境是怎么样的?”

  卫清反问:“干嘛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想知道!”

  “我我不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我并不邋遢,只是没有洁癖罢了!我很满足健康的环境。”

  “好,你被录取了!”

  “录取?”卫清大为疑惑。

  “是啊!难道,你不高兴吗?”

  卫清问道:“做什么?”

  暗夜猎手伸手一指遍布灰尘的房舍,说道:“帮我整理家务。”

  “好的!”卫清点头同意,“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人了。”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话说回来,你给我多少钱?”

  对于索要酬劳,暗夜猎手有些无语。当下,双手一摊,“我没钱!”

  “没钱?”卫清的兴致减消了一大半,“没钱也不是不可以,但,有没有其他的东西啊?”

  “你想从我这里索要什么啊?”暗夜猎手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嗯~”卫清思忖片刻,随之竖起手指,一一说道:“我需要一杯牛奶,一碗锅巴,一碗水煮面条,外加一盘蛋炒饭,最后还要两个包子,馒头也行”

  “我以为你会说出另外一番话来”

  “我才不会说呢!”这句话,卫清是在心里嘀咕的。继而,明说道:“没有食物提供,我才不去卖体力呢!”

  暗夜猎手面露愁容,“很抱歉,我这里没有你需要的食物,你应该去中国城。”

  “那么你都有些什么食物?”

  “我事先没有准备!不过,附近有一家毒蛇养殖场,劳动过后我给你弄几条毒蛇尝尝。你你以前没有吃过毒蛇肉吧?”

  “你现在就杀了我吧!求求你动作快一点,我不太能够忍受中毒身亡的痛苦”

  一番闲谈的同时,俩人开始着手打理家务事。

  俩人分工明确,暗夜猎手清理灰尘以及其他,卫清专职捕捉老鼠。

  这栋房舍,已经很久没有居住了。里面不但有老鼠的粪便,更有一窝一窝的老鼠在肆虐。如果说打扫灰尘与清理蜘蛛网是轻而易举的,那么,捕捉老鼠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半个小时过后,暗夜猎手将阁楼打扫干净;卫清连一只老鼠也没有抓到。

  一个小时过后,暗夜猎手将楼上楼下全都打扫干净;卫清,还是连一只老鼠也没有抓到。

  两个小时过后,暗夜猎手到镇上买来干净的被褥及生活用品;卫清,依旧连一只老鼠也没有抓到。

  抓老鼠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因为要跟着老鼠上窜下跳,一不小心,还会把脑门上磕出一个疙瘩

  追着老鼠奔波了半天,卫清直有些吃不消,又气又急,一怒之下,亮出了枪械!

  “该死的老鼠,看我不消灭你们!”

  愤愤不平,哗啦一声,就将枪械上了膛。

  正巧,暗夜猎手购买生活用口回来,一脚踏进门,正撞见卫清举枪瞄准。这,可把她吓了一跳!“清,你在干嘛?”

  卫清放下手臂,解释说:“那些该死的老鼠在太狡猾,我一个也抓不到。”

  “那你也犯不到使用枪械啊,你想拆了我的房子不成?”

  卫清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暗夜猎手放下购买来的物品,翻找出一包药粉递过去。“我买来了老鼠药,老鼠吃了就会被毒死。”

  “好主意!”卫清接过药粉,继而,又问:“可是,如果老鼠不吃呢?”

  “笨~”暗夜猎手鄙视一番,说:“你把药放进老鼠的嘴中不就行了!”

  “这个主意真是,在此,我表示我无能为力!”卫清被逗乐了,有些无语。

  接下来,卫清站在一旁歇息,暗夜猎手亲自上阵抓老鼠。

  看着那包老鼠药,卫清还抱以庆幸的心理,“哼!我看你怎么才能抓得到!”

  紧接着,他这看笑话的心态就彻底的转变成了震撼。

  只见,老鼠刚一从家具下露出头来,暗夜猎手抖手一个石子儿射过去,那老鼠就被砸晕了

  就这样,一屋子的老鼠,很快就被她全部消灭了。

  由始至终,卫清瞪着一双眼睛,不停是吞咽着口水,暗自惊骇:“我的乖乖,这也太暴力了吧!”

  打扫家务,至此结束。

  看着那成堆的被砸晕的大老鼠,卫清问道:“请问,既然你有这么好的手段捕捉老鼠,那你还购买老鼠药干嘛?”

  暗夜猎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色彩,“这是给你吃的?”

  “什么?”卫清被吓到了,真的被吓到了,“你想谋杀啊?”

  “哦~!我差点忘了告诉你,那不是老鼠药,而是我特意给你买来的感冒药。”

  “那你又说这是老鼠药。”

  “我逗你玩的。”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万一,这不是感冒药,而是真的老鼠药呢!!”

  “吃不吃随你。事先告诉你,我可没有购买那么多的纸巾供你擤鼻涕”

  舒展筋骨,二人开始在月色下共享晚餐。

  晚餐,是暗夜猎手跑到巴黎市区的中国城的买来的!

  看来,她对卫清的态度真有够亲昵的。

  不得不说,这份执着很令人钦佩。

  一边使用着丰盛的晚餐,卫清又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那个你自己一个人住在偏僻的地方,不会感觉孤单吗?”

  “孤单?”暗夜猎手疑问一下。似乎,她不太理解这个含义。“我可不觉得孤单,应该说是无拘无束才对,拥挤的生活,会让我想起以前在暗夜学员时代的残酷竞争!看看眼前,古朴的房屋,平坦的小院子,还有属于自己专属的秋千;如诗如画,妙不可言!”

  一边听着,卫清竟然也被感染了,“真是无拘无束,温馨的家啊!”

  暗夜猎手看向过去,似是随意,说道:“这算什么家,顶多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窝而已!有你的加入,那才叫家。”

  “咳咳咳”卫清被突然呛到了,不停地咳嗽起来。

  咳嗽,只是一个掩饰,他只是刻意规避这个问题。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