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世界 > 第五章又一个小萝莉
  两人逛了一小时这才找了间越来客栈住了去,曲非烟她爷爷也住这里,浩白开间房住了进去。

  过了一会有人来敲浩白房间的门,浩白起身把门打开,曲非烟和一个老人站在门口,那老人应该就是日月神教的长老曲洋了。

  浩白请两人进屋,曲洋道:“老夫是非烟的爷爷,今日多谢少侠把非烟带回来,非烟向来顽劣,想必给少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多谢少侠了”

  “不麻烦,不麻烦,非烟她很听话的”

  “就是就算,我可听话了”曲非烟赶紧接着浩白的话说道

  曲洋:“还没请问少侠大名是?”“我叫浩白,浩浩荡荡的浩,白色的白,前辈叫我小白就好”

  两人谈论一会后,曲洋带着曲非烟就离开了,曲非烟离开时还让浩白有空就去找她玩,浩白见她爷爷没有反对,答应了有空就去找她。之后浩白天天带着曲非烟游山玩水。

  ......

  这一天浩白正在吃饭,见一个男的,带着这一个小萝莉的来吃饭,他们点了一大桌子菜,那小萝莉的似乎并不情愿的样子,听他们谈话浩白明白了,这两人原来是田伯光和依琳。

  但见这小萝莉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她大概只有十五六岁年纪,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说话的声音十分娇媚,两只纤纤小手抓着衣袖,白得犹如透明一般。秀色照人,恰似明珠美玉,纯净无瑕。

  这时二楼的阶梯上,一名身着深蓝道袍的道人,手持佩剑徐徐走上来。

  道人快步走上前来,大声质问道:“谁是田伯光!”

  “你也可以叫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小田田。”田伯光一脸骚气的看着道人,自我介绍道。

  道人面无表情,拔剑就上:“今天!我要为武林除害!”

  此时还在酒楼的食客一见道人拔剑,便鸟飞兽散,只余浩白一名食客,他倒是不必担心受到误伤。

  道人拔剑上来与田伯光交手数招便落于下风,田伯光使的是狂风刀法,旨在于快!出刀如狂风暴雨,所以道人一处被压制,便处处受田伯光压制。

  铛!道人抓住一个机会,瞬间脱离田伯光的压制,离开战场,“泰山剑法也不过如此!”田伯光不屑的看着道人。那道人打不过田伯光一言不发地就走。

  这时二楼又上来了一人,只见他长方脸蛋,剑眉薄唇。

  “师兄!”仪琳看到这名男子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对他靠拢。

  这名男子正是令狐冲,话说,这令狐冲在前几天,来往衡阳城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的路上,便已经破坏了一次,田伯光强迫仪琳的洞房花烛夜。当时令狐冲就已经被田伯光砍的半死,但田伯光却因令狐冲对萍水相逢的仪琳,都能舍命相救,心生佩服,所以没下重手

  “又是你小子,打不死你呀?”田伯光见到他有点头疼的道。

  “哦~我知道了!你小子都看上这位小师父了。”田伯光手点了点令狐冲,然后又做出一副大方的样子道:“行,我田伯光向来是重义轻色!我可以把她,让给你!”仪琳一听这话,看了看令狐冲。马上就低下头来,耳朵通红。

  “你可不要害我!我这人平生最怕三样东西,合称三毒!”令狐冲摇头晃脑地道:“这常言道,尼姑砒霜金线蛇,乃江湖三毒,这尼姑又是三毒之最!”然后站起来附身过去,靠在田伯光的耳边道:“你知道吗!在我们五岳剑派的男弟子中私下都这么说,只要你遇到尼姑,不管是打架还是赌博,没有一样能赢的!正所谓一见尼姑,逢赌必输!”

  “我可不信这些,这是迷信,迷信知道吗?”田伯光笑道:“讲打,你也是打我不过的!”令狐冲道:“站着打,我不是你对手。坐着打,你便不是我对手。”

  令狐冲笑道:“我有一门坐着打的剑法,这剑法不是我恩师所授,是我自己创出来的。”

  田伯光一听,登时脸色一变,道:“原来如此,令狐兄大才,令人好生佩服。”

  令狐冲嘻嘻一笑,说道:“这路剑法臭气冲天。有甚么值得佩服之处?”田伯光大感诧异,问道:“怎地臭气冲天”

  “不瞒田兄说,我每天早晨出恭,坐在茅厕之中,到处苍蝇飞来飞去,好生讨厌,于是我便提起剑来击刺苍蝇。初时刺之不中,久而久之,熟能生巧,出剑便刺到苍蝇,渐渐意与神会,从这些击刺苍蝇的剑招之中,悟出一套剑法来。使这套剑法之时,一直坐着出恭,岂不是臭气有点难闻么?”

  田伯光听了,却脸色铁青,怒道:“令狐兄,我当你是个朋友,你出此言,未免欺人太甚,你当我田伯光是茅厕中的苍蝇,是不是?好,我便领教领教。”

  浩白听到这里知道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了,要知道他还有着改变剧情的任务。浩白站起走到田伯光前面道:“你就是号称“万里独行”田伯光”

  “正是”田伯光答道

  “我是英俊潇洒,貌比潘安,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号称一朵梨花压海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无敌帮的浩白,今日我要为民除害,看招!”

  浩白拔剑向田伯光攻去,田伯光听了浩白的话正在无语的凌乱中就见浩白剑刺来,他赶紧举刀防守。

  田伯光那是浩白的对手,被浩白不断的压着打,只听得浩白喝道:“中!”点点鲜血飞了出了,原来是浩白刺了田伯光肩头一剑。

  这时的田伯光更加抵挡不住,几招过后连剑都被打飞了,浩白大叫一声:“去吧”一剑刁钻刺去。

  把田伯光下面割了

  下面割了

  面割了

  割了

  了

  “啊~!”田伯光大叫道:“你好狠啊!”

  浩白:“这下你应该没法去祸害良家妇女了”

  浩白把剑上的血甩掉,收剑,转身就走,只给他们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令狐冲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转眼间情况变成这样。

  而依琳小萝莉则两眼放光地看向某人潇洒的背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