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雄 > 第1153章户部
  正月十五一过,长安城中的衙署恢复办公,北方开春还得在二三月间,现在天气还冷,官员们陆续开始上班,却也没什么公务可办,清闲的很。

  当然了,忙碌的人总是有的。

  今年开春皇帝要祭祀天地,礼部和太常寺就得早早准备。

  户部就更不用说了,一年到头也清闲不了几天,如今前户部侍郎窦诞另立门户,主掌司农寺,带走了户部不少人手,年前的时候吏部紧着将户部职缺给补的差不多了。

  今年开年,户部上下就得忙的团团转。

  户籍的事情今年必须要给出个结果了,随着户籍记录的完成,接下来就是施行田亩制度的改革。

  去年整个下半年,户部几乎都在忙着这事。

  李破严令户部在春耕之前完成,时间非常紧迫,实际上苏亶已经趁着过年写好了请罪奏疏,就等着春耕时节递上去了。

  因为按照去年的进度来说,户部根本不可能在春耕之前将这些事一道办妥。

  田亩之制要随着修订唐典的进度来,不是户部自己说了算,而且如今各处,尤其是南方施行的田亩制度还有很多的差异,想要整个统一起来,估计起码要两三年,今年是不用指望出什么成绩了,苏亶认为只要不出大错就是好的。

  因为还不止这些,耕牛的饲养问题也在困扰着户部。

  李破为了提高生产效率,正在责令工部改良农具,令人寻找高产作物等等,饲养耕牛只是其中之一。

  而户部如今的第一要务其实就是尽最大可能的恢复生产,其他都要放在后面,耕牛的问题就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项。

  代州牧场倒是养育了不少牛羊,可都是作为肉食存在,想要让那边的牛只成为耕牛,必须进行一定的改良和训练才成。

  其实这个问题早已存在,只是这些年粮食一直吃紧,代州牧场要供应各路大军的肉食和战马,饲养耕牛的事情只能一拖再拖,现在则终于来到了台面之上。

  所以说户部的担子非常重,嗯,也可以说户部的担子从来就没有轻松过……

  ……………………

  户部尚书苏亶起了个大早,外面正下着小雪,天还挺冷,苏亶见之只能暗自嘟囔一句瑞雪兆丰年来安慰自己。

  从人见他神色恹恹,紧着又给他裹了件衣服,家主不喜欢冬天,这个府中之人都知道,可能是在北边留下的毛病。

  苏亶娶的是晋阳刘氏的女儿,给他诞下一个长女,五六岁年纪了,现在随苏亶移居京师过上了好日子。

  出了后宅,他随口问着从人,“阿蛮回来了吗?”

  从人答道:“前半夜捎信回来,在苏郎中府上住了下来,那边说今天再送回来。”

  阿蛮就是苏亶的长女,昨夜长安灯会,她随着伯父苏勖一家去灯市游玩,一晚未归,苏亶对长女十分宠爱,即便公务繁忙,整天的不着家,可还记着昨晚女儿出去有没有回来。

  说起来武功苏氏家大业大,可苏亶因为战乱的缘故,娶妻晚了些,至今未有子嗣,只有一个女儿承欢膝下。

  他在晋阳和长安纳了几房妾侍,至今也没什么动静,女儿理所当然的就成了他的心头肉。

  听说女儿住在了大兄府上,苏亶也就安了心,心里又开始想着大兄的前程。

  苏勖曾为天策上将府咨议,典签之职,还在李世民自建的文学馆当了个学士,身份比较敏感,李渊败亡之后,和其他一些人躲在长安书院教书,任了个学监的职位。

  去年的时候苏亶趁着高慎一案余波未平的时候,将兄长调到户部任职郎中,此事苏亶也算是冒了些风险,因为皇帝已经敲打过他了,说他呼朋引伴,任用私人。

  窦诞能够补户部侍郎之位可能就有这样的原因……

  苏勖年前的时候到弟弟这里坐了坐,让苏亶比较吃惊的是,兄长好像有辞官参加科举的意思,这在苏亶看来自然是得不偿失之举,应该是受到了他在长安书院中的那些朋友们的影响。

  那些人各个自负才学,经历上和苏勖也比较相似,凑在一处自然很谈得来。

  可话说回来了,苏勖既然有他这个弟弟,哪还用去参加科举,传出去那不是笑话吗?

  纯粹的文人之行,让苏亶很是不以为然。

  ……………………

  想着事情出了府门,被外面的小风一吹,苏亶不由缩了缩脖子,心说正月十五都过了,天气怎么还这么冷?

  好在今年不像前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