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温侯追美记 > 第一百二十五章朝廷征召
  汉灵帝中平五年八月,汉廷为分大将军何进之兵权,在西园成立统帅部,以宦官蹇硕为统帅,组织起一支新军。就连大将军何进,都要听命与蹇硕。

  新军统帅部共设八校尉:上军校尉宦官蹇硕、中军校尉袁绍、下军校尉鲍鸿、典军校尉曹操、助军左校尉赵融、助军右校尉冯芳、左校尉夏牟、右校尉淳于琼。合称西园八校尉。

  丁原所接书信,便是蹇硕的招兵书信。丁原见此书信,立即修书八百里传于吕布,信上言明已经上报朝廷,着张辽、高顺、张杨三人入西园军。还望吕布考虑此三人的前程,准其赴西园。

  修书之后,丁原立即联系黑山军张燕,邀其共击九原。同时,丁原启程定襄,并事先修书张杨,命其准备行囊,帅军千人赴蹇硕处,并称蹇硕答应,令张杨暂行军司马。

  吕布接到丁原书信之时,正在欢喜楼宴客。近两月九原城来往商旅络绎不绝,薛兰得吕布令,建欢喜楼作为九原城官办酒楼,负责接待贵宾。

  吕布之所以为此楼取名欢喜,便是悼念战莫休之时,焚于老屋的秦欢喜。欢喜楼掌柜的是吕布钦点,只因他长得与秦欢喜有几分连相。

  吕布宴请宾客并不多,从左至右依次是,高顺、张辽、李家婶子,和李家丫头。

  李家丫头年方二八,名唤李虞,取自诗经《虞美人》。可见李家也是书香世家,只是家主早忘,李家婶子带着丫头相依为命。别看李家婶子平时慈眉善目的,眼界甚高,说媒的踏破门槛,也没看上一个。唯独相中了张辽。

  张辽今日穿得便是李虞送的锦缎袍子,当然这是吕布逼他穿的。常年征战,张辽从未想过成家之事,不过这李虞姑娘美貌可人,又端庄秀丽,张辽也就被吕布半推半就的带来了。

  宴上,李虞眉黛含情,却始终低头不语。李家婶子快人快语,给自己家姑娘好一通夸。直夸得李虞两颊绯红,头都要低到桌子底下去了。

  张辽少年老成,断不能驳了李家婶子的面子,唯有跟着应承。李家婶子眼看这一宴已经接近一个时辰,张辽只是附和自己所言,也不表态,向吕布直打眼色。

  吕布点头了然,开口问道:“文远,要我说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了。”说完,吕布又向高顺打眼色。

  高顺正直寡言,但也不呆。见吕布眼色,立即附和道:“是啊,文远。这李虞姑娘知书达理,可为一贤内助。”

  张辽此时,也觉得李虞姑娘甚合心意,刚要点头应承,却见魏越携书信带与吕布。吕布见丁原书信,眉头一皱,随手将书信递给高顺,高顺看过之后,又递与张辽。

  张辽见信,眉头紧锁,看过又交与吕布。李家婶子见三人传信,面面相觑,知道今日之事恐怕是要吹了,连忙带着女儿告辞。

  李家婶子走后,最先表态的便是高顺。他说道:“初入九原,备受冷落,却不知此乃疑兵之计,顺已觉有愧于奉先。今奉先将所部陷阵营交与顺,顺誓死追随。”

  “都是自家兄弟,说什么追随就太见外了。若他日,我得天下,这皇帝我也不干!要是老薛能活到那天,我看让他当个操劳的皇帝行,咱们哥几个此马天涯,赏尽世间美景,又有何不好?”说着,吕布望向张辽。

  张辽闻听吕布理想,颇为诧异。即不想坐拥江山,那有为何要打江山?高顺既然决定不去了,那么这个恶人只能自己来当了。

  想着,张辽对吕布说道:“不瞒奉先,丁原与蹇硕有旧,此一去必遭百般刁难。但伯达兄家眷尚在晋阳,我二人若无一人赴京,丁检验必将发难。家嫂待辽甚厚,辽自当以赴京之事,换得伯达兄妻儿老小。”

  高顺家眷在张辽心里一直是个疙瘩,他也多次与高顺谈及此事。高顺已然心中感念,如今张辽此言一出。高顺立即摆手道:“万万不可!妻儿家小,兄弟执意,二者兼重。”

  说着,从不饮酒的高顺猛灌了一口酒,对二人说道:“若丁建阳当真为难我家小,只能慨叹造化弄人。”

  二人一番对话,吕布面露愧色,高顺家小之时,他竟从未想过。

  “伯达此言,吕奉先先干为敬。”说着,吕布昂首满饮一杯酒,对二人说道:“那就这么定下了,伯达继续领我陷阵营。文远便赴西园军吧!回头我找老郭问问,有没有关系可以帮衬一下。”

  吕布说完,见高顺还要多言,摆手道:“就这么定了!我吕奉先放眼天下,文远此番必扬名京师,他日我俩遥相辉映,大事可成。”

  高顺知说不过二人,只好作罢,说道:“今日不醉不归!”

  高顺生平第一次饮酒,结果可见一斑。吕布、张辽还未尽兴,高顺便一头钻进桌子底下了。

  吕布见高顺如此,笑道:“怂货!等你走了,我和他好好练练。”

  吕布说完,便与张辽道别。张辽命左右侍者将高顺抬入客房,自己则呈着酒劲走向李家。

  李家是严婧街坊,张辽本应与吕布同路,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吕布此人好玩笑,他怕多生事端。

  咚咚咚!

  张辽叩响了李家大门。李家婶子开门一见张辽满身酒气,立即让入屋中,换李虞前来照料。

  李家婶子知张辽这是要酒后吐真言,李虞入屋之后,便关门离开。

  李虞见张辽酒醉,立即泡茶给张辽解救,还给他打水净面。张辽也不拦她,看着李虞忙活,不由想起了死在河内的老母,顿时面有愁色。

  李虞也不多问,只是一直看着张辽。没有外人,她那羞怯的样子,也退却了几分。

  “辽不日便将远赴京师,姑娘之倾慕实不敢忘。只是这一去千山万水……”

  李虞知道张辽要说什么,伸手堵住了张辽的嘴,轻声的说出了三个字:“我等你!”

  李虞的三个字低不可闻,张辽却听得掷地有声。有女如此,夫复何求?张辽真怕误了如此好女子,对她道:“未知归期,实不敢相误。”

  “虞倾心将军,今生再无所恋。若将军有情,可否先行大婚,在赴京师?”说着,李虞抬起头颅,尽扫小女儿姿态,望着张辽,满目情愫。

  张辽铁铮铮的汉子,闻听李虞所言,也不矫情,一把将佳人揽入话说,说道:“明日大婚,此生绝不相负。”

  二人将婚事定下,张辽便别过李虞。此时断不能让姑娘家告诉李家婶子,自己亲自提亲也不妥,只好去找吕布。

  吕布比张辽早些时候到的吕宅,路上特意买了糖人贿赂吕研。没想到今日一敲门,门便开了。

  开门的是严婧,吕研和小丢不在院中,院中却坐着魏文姬。魏文姬一见吕布,便迎了上来,对吕布施礼道:“文姬见过将军。”

  “啊,咋了?”吕布见她有些尴尬,魏文姬忘了与吕布一同经历的所有,严婧可是知道二人关系。如今二人在严婧眼皮子底下交谈,吕布哪能不尴尬?

  “承蒙将军指点,文姬觅得一木工师傅,将水车连于织机,女工工作清闲了许多,特意来谢过将军。”说着,魏文姬再施一礼。

  “可是碰到难处了?”吕布此言,打着官腔,严婧看在眼里,直皱眉头。

  魏文姬见吕布单刀直入,也不客套,对他说道:“织造不临水源……”

  “相中那块地了,明天去找薛兰要。他要不答应,让他写一千字陈情书给我!”吕布继续打着官腔,此时的话,都是复述现世那帮不着调的领导。

  天色已晚,魏文姬见吕布答应,便告辞离去。严婧见二人谈话非常生分,吕布一身酒气还打着官腔,立即询问吕布缘故。

  吕布将来龙去脉对严婧尽数脱出,严婧惊叹,世间竟有如此离奇之事。当然,再离奇的事,发生在吕布身上也不离奇。毕竟他口口声声说,自己跨越两千多年,来到大汉。

  “将军糊涂啊!魏家丫头对你生死不离,怎可如此?我还打算让你纳她为妻,没想到竟……”说着,严婧眉头紧锁。她虽心数吕布,可是吕研还未接纳吕布。如今吕布割据一方,却无一枕边人。

  “两千年后,一个男人娶两个女人,是要抓进大牢的!”说着,吕布见严婧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对她说道:“今生有你就够了。”

  吕布此言,严婧甚为感动,四目相对,含情脉脉。

  “母亲!”一声稚嫩的呼喊,打断了正要相拥的二人。吕研从房内一路小跑,来到二人中间,将严婧挡在身后,对吕布说道:“天色已晚,路上小心。”

  这小玩意,真会挑时候!吕布无奈,把糖人递到吕研手中,然后跟严婧道别,离开吕宅。

  一出吕宅,吕布恰好见到张辽。张辽一见吕布,立即道明原委,让吕布替他提亲。吕布笑看张辽,应下事情之后,张辽对吕布说道:“大婚一过,我便远赴京师,李家婶子能答应吗?”

  “放心,这事交给我了!她要是不答应,我大折她的腿!”说着,吕布心中讪笑,忽然想起来,李家婶子求他说和张辽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答应人家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