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键盘皇 > 第一百九十八章飞刀快剑
  F1保持沉默,那种沉默,但那种沉默,却给姬云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就静静看着你这个****!

  他干笑一声,这些貌似都是次元世界的‘人’,是无法召唤的,于是心中默想‘小李飞刀’,片刻之后,脑中就出现了这旷古绝今的天下第一刀的修炼之法。

  姬云沉浸其中,面目没有任何变化,但双眼却渐渐开始无神,然后肉眼可见的血丝飞快的浮现出来。

  许久之后,他忽然一抬手,先天罡气化作一柄小巧的飞刀出现在掌心,但他却没有甩出飞刀,而是飞快旋转手腕,他的手腕似乎一下子变成了转椅上的万向轮,灵活而随意的改变方向。

  李曼青教子之时曾说过,小李飞刀的第一关键要素便是手腕,因此他十多年来从未传授过儿子任何飞刀的修炼之法,而是每天让儿子弹琴、务农、做木工活。

  那震古烁今的风云第一刀,背后却有着无数默默的汗水。

  好在姬云的身体早已颇为强大,比起任何武侠次元世界之人的身体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就是说他的根基是有的,因此这个过程他只是修炼了一会,便已经无需再去修炼了。

  布满血丝的双眼缓缓闭上,姬云掌心的小刀开始飞快的消失、出现,再消失,再出现。

  度。

  没人知道李寻.欢身上有多少飞刀,但每次他的手中都会变魔术似的出现一把飞刀,没人知道是如何出现的,人们始终认为他只有一把飞刀,可他在少林寺杀百晓生的时候,却表明他不只有一把飞刀。

  但无论如何,他出刀的度,绝对是神鬼莫测!

  罡气化刀,这个过程看起来并不重要,但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度、精准度、力量、气势,决定了小李飞刀的威力。

  又过了许久之后,姬云额头上早已大汗滚滚落下,须知他修炼的,不再是武侠世界的小李飞刀,而是修炼世界,升华之后的小李飞刀。

  终于,姬云缓缓睁开眼,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小李飞刀的真正威力,是那正义的精神,正义的意志,所以它才能无往而不利,无坚不摧,李寻.欢的个人情操,不是我能够比得上的。”

  人与人之间毕竟是有差距的,修炼的世界与武侠世界的最大区别,就是一个‘侠’字,修炼世界几乎没有侠客,人们所求的也不是小小的一片平静江湖,而是长生。

  那种正义的精神和意志,很难出现在修炼者的世界。

  “小李飞刀旷古绝今,就算后人学会,也挥不出最大的威力,除非重新赋予一种精神意志,这种意志…如果是进取之心呢?”

  姬云忽然就想起了沧浪枪,沧浪枪本身就有一种意志。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纵大浪滔天,吾亦能浪潮之中取神龙级!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这是一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疯狂进取意志。

  如果将这种意志附加到小李飞刀之上,那必然会威力大增!

  姬云眼中精光一闪,立刻就锁定了识海中那道微弱的金芒。

  沧浪枪的枪魂,自打知道此枪是龙族克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用神魂温养过,毕竟这东西是存在于自己的识海中,万一温养苏醒过来,先斩了自己这个龙族血脉的后裔,那岂不是糟了个大糕?

  “温养十必须的,但要让他改变既定的意志,不再针对龙族血脉就行了!”姬云这种以移花接木的办法是最快也最安全的。

  想到就做,他不再醉心于小李飞刀,而是专心以神魂温养枪魂。

  数息之后,他忽然停下,“我用大写键会不会有效呢?”

  按下大写键,心中默想识海中的枪魂。

  “轰…”

  刹那间,脑中一片金光,那枪魂金芒暴涨,整个脑海中一片金黄,姬云大喜过望,果然有效,不过他立刻就停下了,不能将其催生的抬过去强大,趁着这枪魂还未苏醒,正好潜移默化改善其意志。

  然而就在这时,脑中忽然出现F1的提示:“沧浪枪用处颇大,此枪魂之意志乃是历无数年孕育而出,毁之可惜!”

  姬云一怔,缓缓颔,的确,双龙枪是龙族血脉克星,如果能让其彻底认主,此行去潜龙潭,倒也有了一定的保障。

  如此想来,这双龙枪的枪魂还真的不宜去掉,可自己的小李飞刀的精神意志怎么办?如果依靠自己不断的培养,那少说也要几十上百年,甚至更多。

  “对啊,indos键不是可以抽取吗?李寻.欢的正义精神不适用于修炼世界,但阿飞快剑的精神意志却可以啊!”

  阿飞的剑有多快,活着的人不会知道,只有死在他剑下的人才知道,那恐怖的电光一闪,便是死亡!

  阿飞的剑,带着的虽然不是正义的精神意志,但却是那一股一往无前的执着和狠辣,也许它的度并不比小李飞刀,但那股倔强、执着、勇往无前如狼一般的意志,却不是小李飞刀可以比拟的。

  小李飞刀,更多的是救人,而不是杀人。

  但阿飞的剑,不会那么仁慈。

  “抽取阿飞快剑的意志!”姬云想了想,按下indos键。

  “嗡…”

  脑中一声嗡鸣,姬云仿佛看到了一道北极之光,又像是看到了一道‘时光’,下一刻,脑中忽然就浮现出一道身影,茫茫雪地中,这人走得很慢,但却绝不停顿,虽然听到了车响马嘶声,但却绝不回头!

  他既没有带伞,也没有戴帽子,溶化了的冰雪,沿着他的脸流到他脖子里,他身上只穿件很单薄的衣服。

  但他的背脊仍然挺得笔直,他的人就像是铁打的,冰雪、严寒、疲倦、劳累、饥饿,都不能令他屈服。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屈服!

  他的眉很浓,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缝,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脸看来更瘦削。这张脸使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花岗石,倔强、坚定、冷漠,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甚至对他自己。

  他就像一条孤傲的狼。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